看《星漢燦爛》原著才知道:凌不疑對付情敵袁善見,只需一句話

wang 2023/01/14 檢舉 我要評論

凌不疑和袁善見是情敵。關于這件事情,只有他們兩個當事人知道,連作為引發這件事的核心人物程少商都不知道。因為袁善見沒有公開表白過,還用「毒舌」掩蓋了他的愛意。這也正是凌不疑這個正牌男友的為難之處。

如果袁善見敢明目張膽地挑釁,那還好辦,可他偏沒有,只是時不時地毒舌一下。這也不奇怪,必定袁善見是文人,動粗這樣的事情,他是不會的,打嘴仗倒是他的強項。那凌不疑也只好「入鄉隨俗」了。他的嘴皮子并不比他差,一句話就可以讓袁善見敗下陣來。

在少商和凌不疑的定親宴上,袁善見逮到機會,就諷刺凌不疑早就覬覦別人的未婚妻,他說,「是我眼拙了,當初在別院時,就該看出妳對少商君有意。」這分明就是在罵凌不疑無賴,對別人的未婚妻有非分之想,要不然人家早上退完親,妳下午就把人給收了。

其實我覺得袁善見更想說的應該是:一點機會都不留給我。

凌不疑從來都不是善茬,雖然他善于打仗,但打嘴仗,他也從來沒輸過,「都說善見公子深得皇甫夫子言傳身教,可別連姻緣之念都學了去,不好好娶妻生子,閑來無事只知惦記別人的妻室。」

袁善見再善辯,對于自己恩師的姻緣,怎敢有任何的評判。只能服軟,「姻緣天定,吾不敢妄言。」但袁善見也不是好欺負的,妳凌不疑不讓我痛快,妳也別想痛快。

「將來吾定是要去尊府墻外唱歌的,什麼衛風鄭風,吳都要一一唱遍。」

袁善見所說的衛風鄭風,都是有關男女的歌,他的意思很明顯,他有挖凌不疑墻腳的打算。

凌不疑并不氣惱,也并不打算和袁善見糾纏不休,他只用一句話就結束了這場「爭斗」,還出了一口惡氣。凌不疑只問了袁善見一句話,「善見公子還在相親嗎?」袁善見就全然沒有了斗志。

他和凌不疑一樣,雖才二十一歲,可在那個時代,已經是大齡青年了,沒看到文帝對于凌不疑的婚事都急成什麼樣了。袁善見也有同樣的苦惱,可奈何他把全都城能夠配得上他的女娘都看了一遍,依然覺得沒有合適的。相親這個話題,就是袁善見的痛處。凌不疑深知這一點,故意戳他的痛處,也真是夠腹黑的。

可袁善見并沒有因此而收斂,只要一有機會,就會表達他對少商的關心,毫不避諱凌不疑這個未婚夫。

在得知梁尚被殺之后,少商和凌不疑就一起來到了梁府,而袁善見作為梁家的外甥,也在梁府,看見少商后,還沒說上兩句話,他就忙著關心少商,「少商君,那日過后,我才知道皇后壽辰前一日妳落了水,妳身上可有不適?」

當著人家未婚夫的面,關心人家的未婚妻這合適嗎?可袁大公子覺得很合適。少商也覺得沒有任何的問題,因為她從來不知道袁善見對她有想法,于是還老老實實地解釋:「我原本就沒什麼事。其實我會游水的,那些推我下水的下場更慘」

一旁的凌不疑臉都黑了,這還聊上了,當自己不存在嗎?對于自己的未婚妻,他沒辦法,但還拿捏不住袁善見嗎?

「袁公子,您的親事相看如何了?」

意思就是說,妳還是管好妳自己的事情吧,別人的新婦妳少擔心,和妳無關!凌不疑對付情敵袁善見,每次都只用了一句話,便讓他毫無還手之力,真是即聰明又狠毒。

大家喜歡這樣的袁善見和凌不疑嗎?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