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漢燦爛》王延姬從溫柔賢惠,到差點團滅主角團,只因深情而已

古月 2022/11/25 檢舉 我要評論

都說天若有道,自不會讓有情人分離,奈何終究是世事無常。

有的人,被壓制了半生,受盡了命運的不公,最終奮力一搏,卻走上了絕路。

有的人,因痛失所愛,從癡情溫柔變得無情毒辣,靠仇恨支撐著的人生,終究是一場毀滅。

夫婦一體,這是王延姬自嫁給夫君樓犇之日起,便認定了的事情。

他們之間,一個是溫柔賢淑,蕙質蘭心的大家閨秀,一個是名滿天下,才華橫溢的謙謙君子。

夜月一簾幽夢,春風十里柔情,沒有什麼,比自己心悅之人,也深愛著自己,更令人覺得幸福的了。

所以,即便樓家表面平靜,實則復雜,而樓犇所在的二房,更是不斷遭受大房之人的打壓,但只要能夠與牛犇相守在一起,王延姬也是覺得無比知足的。

兩情相悅,恩愛繾綣,又對彼此溫柔以待,明明他們可以做一對神仙眷侶,卻終究為世間俗物所累。

他們是這世間,最了解彼此的人,盡管樓犇郁郁不得志多年,可王延姬卻始終相信,她的夫君,終有一日,會實現自己的抱負,令才華得以施展。

事實上,王延姬真正想要的,從來都不是名利,地位,財富,于她而言,只要可以與樓犇相守在一起,無論面對怎樣的困境,她都可以忍受。

但是,樓犇一心為國效力,想要入主朝堂,成為國之棟梁,所以,王延姬雖然心疼樓犇的遭遇和隱忍,卻也絕對支持,他的理想與抱負。

只是她沒有想到,為了這個理想,終究還是令他們夫妻離散,陰陽相隔了。

樓犇為了可以順利入朝為官,走了歪路,令一代才子就此隕落,王延姬痛失摯愛。

愛的反面就是恨,雖是樓犇犯錯在先,可王延姬還是將夫君的離世,歸咎在了別人的身上。

從美麗優雅的名門淑女,變成為愛黑化的瘋狂復仇者,王延姬的善良,在夫君死去的那一刻,也都消失殆盡了。

承載著無盡的恨意活著,雖生猶死,而復仇便成了支撐王延姬唯一的動力。

最悲哀的就是,在她為復仇而不顧一切的瘋狂舉動之下,隱藏的卻也是一份,炙熱沉痛的深情。

一代佳人,為愛瘋魔,王延姬的膽色與心計,是極為厲害的,不然,也不會在她的隱忍屈辱,謀求算計之下,不動聲色的攪動朝堂,還憑一己之力,差點令三個主角團全軍覆沒。

可惜,一個如此足智多謀,又堅貞不屈的癡情女子,終是為了愛情,將自己逼上了一條不歸之路。

今夕何夕,見此良人。

相遇與相愛,都是一種緣分,而有情人終成眷屬,則是一種福氣。

人海茫茫,有的人,光是相遇便花光了運氣,有的人,難得相愛,卻終難相守。

所以,從相遇相知,到相親相愛,再到結為夫妻,王延姬與樓犇,都無比感激他們之間的緣分。

諷刺的是,樓犇因痛恨家族打壓,才外出游歷,本想眼不見心不煩,卻沒想到,竟遇到了此生的摯愛。

樓犇自幼好學,并且有著過人的天資,奈何只因家族由大伯一家掌權,所以縱然自己滿腹才華,卻不得施展。

樓家是追尋文帝奪得天下的有功之家,樓家老太公更是曾為文帝立下汗馬功勞,因此,天下初定之后,論功行賞,樓家得了爵位。

當時,朝中有明文規定,同族兄弟,不可同時為朝中重臣,所以,樓太公死后,長子樓經承爵,深得文帝重用,還做了太子的老師。

而樓經的弟弟樓濟,才華能力都不遜于兄長,奈何因為這個規定,若留在都城,便也只能做個小官,所以,他便選擇了外派。

離開都城,便可以大展拳腳,盡情施展自己的才華,樓濟在外派的那些年,表現十分亮眼,一路晉升,官職地位,直逼兄長而來。

然而天妒英才,樓濟早逝,留下了妻子和兩個年幼的兒子,在樓經只手遮天的樓家,艱難的生存著。

樓犇自幼聰慧,像極了他的父親,在樓家同輩的孩子之中,是最出類拔萃的。

他功于心計,目光長遠,懂得規劃,與呆萌單純的弟弟樓垚,截然不同。

雖然兩兄弟個性不同,但并不妨礙,樓犇長成了一個寵弟狂魔,在他的光環之下,給了弟弟一個悠然自得的成長環境。

年少之時,樓犇曾去往白鹿山求學,與袁慎是同窗好友,更是一眾學子之中,爭相學習的對象。

在白鹿山學習的日子,樓犇十分刻苦上進,始終都在朝著自己的目標而努力。

所以,在他的努力之下,迅速成長,不但能文能武,還以十分優異的成績,順利畢業。

可是,樓犇雖然學成歸來了,卻依然改變不了,遭受大房打壓的現狀。

樓經身為樓家家主,一心護短偏私,擔心樓犇若在朝中任職,成就會超越自己,威脅自己的家主地位,便明里暗里的使絆子,阻止樓犇入仕。

樓犇不愿意像父親那樣,外派為官,只想留在都城,一展才華與抱負,卻一再遭到大伯的阻礙。

家族舉薦的機會,本應是屬于樓犇的,可樓經與妻子,卻為了自己的兩個廢物兒子,道德綁架樓犇,讓他放棄入仕的機會。

樓犇無力改變困境,只能妥協,然而心高氣傲,不愿受此委屈的他,一怒之下,便離開家門,四處游歷闖蕩,增長見聞。

在游歷的路上,樓犇依然沒有放棄入仕之心,沿途繼續學習,結合實際情況,寫出了一篇篇各地見聞,風土人情,屯兵積糧,施政之策。

都說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在樓犇身上,體現得淋漓盡致,樓犇寫出的文章,傳閱甚廣,就連文帝讀了之后,也贊不絕口。

而王延姬,就是在樓犇游歷天下之時,意外相遇,并牽扯出了一段美好姻緣的。

在那個封建禮教極其森嚴的時代,能夠自由戀愛,與彼此鐘情之人,從相遇,相知,相愛,并組成一個小家,是極其幸運的事情。

當時樓犇在外,因身無長物,便親手為王延姬,打造了一面銅鏡,作為定情信物,寓意著,心如明鏡,白首互不疑。

此事傳揚開來,還一度成為了人人羨艷的佳話,就連后來的程少商聽后,也羨慕不已。

自遇到王延姬開始,樓犇的身上,除了寵弟狂魔的人設,又增加了一個寵妻狂魔。

他極其擅長書法,為了表達對王延姬的愛意,便用各種字體,在那面銅鏡的背面,刻下了一首《蒹葭》。

因此,那邊銅鏡,便被王延姬視為無價之寶,千金不換。

結發為夫妻,恩愛兩不疑。

王延姬明知道樓犇的處境,卻還是義無反顧的嫁給了他,雖然在樓家,經常受委屈,卻因為樓犇,而讓她原諒了所有,在樓家遭受過的,不公平的待遇。

她本就是極其聰明的姑娘,雖是內宅夫人,隱藏了鋒芒,可無論是誰,若是欺負她的夫君,她也是毫不客氣的。

夫君在樓家的處境并不好,所以王延姬為了不給夫君添麻煩,經常隱忍一些對自己的攻擊和嘲諷。

在柔弱美麗的外表之下,王延姬藏著一顆堅貞不屈的心,和一副睚眥必報的堅強個性。

但是,因為樓犇,她卻甘愿收起自己所有的鋒芒,因此,在程少商來樓家議親之時,她才會溫柔的,提前告知程少商,以后嫁過來,可能要受委屈了。

樓犇想要做什麼,王延姬從不阻攔,她百分之百相信自己的夫君,終有一日,可以實現自己的夢想。

可是,若她知道,樓犇為了順利入仕,做出了不可饒恕的事情,踩著無辜者的性命上位,也許她說什麼,也都會阻止他的吧。

樓犇的才華,是連高冷孤傲的少年將軍凌不疑都敬佩的,凌不疑在與樓犇打過幾次交道之后,便將他介紹給了太子。

太子為人善良,沒有事業心,一直都不愿意做這個太子,奈何他的母親是皇后,所以自幼便被封為了太子。

因此,太子做事并沒有什麼主見,十分依賴于師傅樓經,以及義弟凌不疑。

凌不疑舉薦樓犇之后,太子詢問師傅的意見,樓經的一句年紀尚小,不堪大任,便否定了樓犇所有的努力,也再次拆了樓犇入仕的階梯。

也許,從那一刻起,他便決心黑化,親自去搶回屬于自己的一切,而這一念之差,也令他就此踏上了不歸路。

既然正常的渠道走不通,他便只能以陰招取勝,為了能得到一次莫大的功勞,他在文帝舊部,鎮守蜀地的樊昌將軍,起了謀反之心的時候,利用一城的百姓們,和有骨氣有氣節的縣丞的性命,自導自演,策劃了一場慘烈的戰爭。

樓犇勾結叛軍,害死了太多太多的人,只為營造自己立功的形象,還順利的得到了文帝的嘉獎。

從小到大,樓犇那有才華無處施展,一次次的受弟弟的盤剝,和大伯的壓制,樓犇再也無法忍受,可他最不該的,便是犧牲無辜之人的性命,畢竟做下的孽,是要還的。

樓犇想要將自己做下的壞事,推到樓家大夫人的身上,幸得凌不疑明察秋毫,與太子一起,查到了真相。

事情敗露的樓犇,遭受凌不疑的圍攻,而王延姬則拼死想要護下夫君,卻無能為力。

眼看著夫君前途盡毀,王延姬十分心痛,但無論夫君如何,她早已打定主意,會不離不棄。

可她萬萬沒有想到,樓犇為了不連累樓家,和自己的妻子,弟弟,竟然以自盡的方式,結束自己的性命。

對于王延姬,樓犇最對不起的就是她,所以,他從未告訴過她,自己的計劃和行為,只是不想讓她被牽扯進這件事情中。

當時的樓垚與何昭君成親,程少商得知樓犇的事情之后,為了保住樓垚,便與何昭君通信,讓她以自己全家皆殉國而死為由,懇請文帝,放過自己現在唯一的依靠。

因此,樓家遭遇重創,可樓垚卻得以從這件事里,得到了赦免,被外派去了一個陌生的地方,做了小小的縣丞,重新開始。

樓犇自盡之后,樓家也倒了台。樓經做過的事情,全都被拔了出來,為了撇清自己,他竟將一切罪責,推到了妻子身上,令她一把年紀了,還被樓家給趕了出來。

王延姬此時已經黑化,再也沒有了善良和底線,她買通殺手,假扮山匪,在樓經的妻子被送回娘家的路上,殘忍的將她給虐殺了。

后來,她還買通了樓家的下人,給樓經下毒,令其中毒身亡,而顯赫一時的樓家,也自此徹底坍塌。

但王延姬的復仇還沒有結束,在她的眼中,凌不疑和太子,都是間接害死樓犇的兇手,一樣該死。

為了報仇,她假死逃脫,改嫁給了有實力幫助自己報仇的男人。

那人不知王延姬的身份,被其美貌所迷,將她娶回了家,殊不知,自己最親密的妻子,實際上,卻是愛著另外一個人。

王延姬與叛軍合作,相助他們造反,只求能夠殺死太子與凌不疑。

然而計劃未成,便已暴露,凌不疑與袁慎深入調查之后,開始有所懷疑,直至袁慎遇險,凌不疑趕來相救之時,才知幕后黑手,竟是王延姬。

王延姬為了報仇,已經變得不再正常,既瘋批又狠辣,將袁慎困于地宮,在凌不疑帶著程少商趕來相救的時候,打算暗下殺手,差一點就將他們全部燒死了。

然而,王延姬終究沒有斗得過凌不疑,在地宮坍塌之時,她不幸被砸中。

明明即將死去,可王延姬的眼中,沒有絲毫恐懼,仿佛在等今天,已經等了很久了。

臨死之際,王延姬讓凌不疑從她身上,拿出那面銅鏡,那是樓犇送給她的定情之物,就是自己馬上就要死了,也要照著這面鏡子,整理好自己的容貌,免得夫君認不出她。

雖然內心被仇恨所包圍,可王延姬卻一直都是清醒的,她知道與程少商無關,所以哪怕程少商是凌不疑的心頭摯愛,也沒有想過要去傷害她。

并且,在凌不疑婚前犯錯,流放的五年里,程少商受到的非議和痛苦,王延姬都能夠感同身受。

過去,她便對程少商的聰慧,很是喜歡,后來,雖然無緣成為妯娌,但對于這個身世坎坷的小姑娘,還是有所同情的。

只是最后,為了報仇,她不能放過任何機會,這才差點傷及無辜,燒死程少商。

但最終,她還是對這仇恨釋懷了,說出了所有的計劃之后,安然赴死。

可能那一刻,王延姬才想明白,自己早就該隨夫君而去了,畢竟他死了,她沒有一天,不在想念著他,也沒有一天,不想早點與他團聚。

生當復來歸,死當長相思,生死分離,是世間最痛苦之事,死去的人也許帶著無盡的遺憾,但終究是活著的人,承載了最多的悲傷。

在《星漢燦爛》中,出現過大大小小無數的反派,他們大多都是為了功名利祿,而壞事做盡。

卻唯有最后的大BOSS王延姬,所作所為,只是為了離她而去的丈夫而已。

她是最聰明的反派,就連袁慎,凌不疑,和程少商,這樣精明的三個人,都落入了她所設下的陷阱,險些芭比Q。

入我相思門,知我相思苦,長相思兮長相憶,短相思兮無窮極。

從大家閨秀,到叛逆賊匪,王延姬的瘋魔行徑,皆是源于,對樓犇的那份,至死不渝的愛意。

他們是恩愛不移,同生共死的夫妻,樓犇因為夢想一再破滅,而走上了邪路,最終落得個自刎謝罪的下場。

而王延姬則是因為失去了畢生摯愛,導致性情大變,做了錯誤的選擇,走上了錯誤的道路,在一次次作惡之中,將自己逼上了絕路,最終死在了自己所設的陷阱之中。

以我血軀,奉為犧牲,三生七世,永墜閻羅,但為情故,雖死不悔。

王延姬是集悲慘與惡毒于一身的女子,她所做的事情,有多可惡,便代表著,她對夫君的愛意,有多深刻。

無論是她還是樓犇,都不是生來的惡人,只是無力改變現狀,被迫走上了錯誤的道路。

一個為了事業,一個為了愛情,優秀才子隕落,癡情妻子慘死,這對昔日神仙一般的恩愛夫妻,終是活成了一出悲劇。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