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漢燦爛》甜寵番外:霍將軍洞房花燭寵入骨,新婦求饒

不加糖 2022/10/14 檢舉 我要評論

給思想一片飛翔的天空,影視番外小劇場帶你走進不一樣的天空!

霍將軍和程少商大婚了!

在征戰沙場的間隙里舉行婚禮,這種方式很霍不疑。

雖然身在前線,一切從簡,可是因為文帝陛下的格外叮囑,所以,其實這個婚禮還是很氣派的。

而且,很特別。

比如,當霍將軍的迎親車隊走進程家大營的時候,首先,見到的是一身白色鎧甲的程少宮,手里的長槍閃閃發亮。之后,就是稱頌和萬萋萋夫婦的夫妻雙打。然后是程姎姎和班小侯的吟詩對賦。最后還有程家三叔和三叔母關于家國人倫的現場辯論。

阿飛對他哥哥說:「這哪里是娶親,這就是刁夫子責難學生。」在阿起的提醒的目光里,終于閉住了嘴巴。

霍將軍終于拉住了夫人的手,帶著調侃低聲道:「別人是一見鐘情,我們是見手鐘情。」

程少商想到第一次見面時伸出車窗的那只手,隔著紅蓋頭笑他:「那霍將軍是先愛上這個人,還是先愛上這只手?」

霍將軍摟住那盈盈一握的小蠻腰,撩起搖曳的蓋頭:「都愛。」

四目相對,情思綿綿,霍將軍眸光中含著一絲意味深長:「嫋嫋,跟我來。」

已是傍晚時分,天邊的夕陽收束起最后的一絲光亮。突然聽到遠處一陣鳴炮,接下來,遠遠近近的燈火次第亮起來了,有各式的彩燈,有耀目的燈輪,有璀璨的煙花,好一個火樹銀花的夜晚。

「那年上元燈會……」程少商癡了,想起那個被夜色浸染的冷寂而修長的背影,眼睛忽然濕潤了。

一踮腳尖,在他臉上印了一吻:「霍將軍,真的要再現那日場景?」

「當然!」他點頭。

「好像不對!想想,好像還少了一個落水的郡主?」

霍將軍看著新婦目光中的促狹,意味深長:「也對,還少一個從天而降的繡球……」

「哈哈哈!」兩人相視而笑,衣袖下十指緊扣。

夜深了,客散了。

鴛鴦賬暖,龍鳳燭搖。

霍將軍低頭看著自家新婦,粉唇如花,眉目如畫。

「嫋嫋,你終于是我的新婦了。不過,我是第一次做新郎,你多包涵。」

「霍不疑,上次我們差一點兒就進洞房了,這八年,你要補給我……」

「嫋嫋,你確定?八年一次補完?」霍將軍故作為難地低頭看進小嬌妻的眼里,意味深長。

「霍不疑,你過分了……」程少商滿臉通紅,更添嫵媚。

「嫋嫋,夜已深……」

相思只在,丁香枝上,豆蔻梢頭。

這夜,甜了,醉了……

歡迎進入充斥著復雜情愫、自由氣息及獨特品味的影視番外小劇場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