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漢燦爛番外,懷孕的少商為何離家出走

不加糖 2022/11/06 檢舉 我要評論

給思想一片飛翔的天空,影視番外小劇場帶你走進不一樣的天空!

眾人與少商寒暄,萬萋萋一直蠢蠢欲動,想要和少商說些體己話,可礙于蕭元漪在場,一直未能夠尋得時機。

雖蕭元漪從未指責過萬萋萋,可萬萋萋骨子里面還是有些懼蕭元漪的。她見過蕭元漪訓兵,見過蕭元漪懲罰程氏兄弟,許是自家君姑的威懾力太強悍,讓萬萋萋打心底里面有些懼她。

待蕭元漪離開,萬萋萋才敢歡脫地坐在少商的旁邊,笑呵呵地說著:「快讓阿嫂瞧一瞧霍家的寶貝。」

少商看著判若兩人的萬萋萋,打趣道:「看你那沒出息的樣子,沒想到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萋萋阿嫂居然如此懼怕君姑。」

萬萋萋嘖嘖兩聲,心有余悸地說道:「你是沒看到上段時間你阿母是如何暴打你三兄,若你看到那個血淋淋的場面,你便也不敢放肆了。」

「大驚小怪。我可是在我阿母的棒棍之下長大的。」少商不以為意。

「那可不一樣。程頌說了,君姑打你,連三分力氣都沒有用上,打他們,那是有十分力氣絕對不能用九分的架勢。你都不知道呀,少宮連地都下不了了。」

「原來如此,我說三兄走路怎麼一瘸一拐的呢,原來是挨揍了。只是,他犯了什麼錯,惹得阿母這般震怒呢?」

「君姑給他相中了一門親事,據說是馬校尉家的掌上明珠,可少宮卻不同意,口出狂言,就算娶什麼農家婦,也不會娶馬家的無顏女。此事傳到馬家人的耳中,氣得馬校尉直接對媒婆說,就算他家的女娘一輩子嫁不出去,也不會嫁入程家。君姑得知此事,便將少宮暴打了一頓。」

少商聽到家中的趣事,咯咯直笑:「三兄也是活該,誰叫他好端端地侮辱別人家的小女娘。不過,那馬家的小女娘當真那麼難看嗎?」

萬萋萋道:「我也沒見過。馬家是從西北升調過來的,最近一年才來到都城,馬家的小女娘們還未參加過宴席。」

「那三兄怎麼知道馬家的女娘們不好看呢?」

萬萋萋悄聲道:「你可千萬別告訴君姑,是我給少宮出的主意,偷偷跑到馬家去瞧的。結果,誰知道少宮這般沒本事,被抓個正著。這下好了,被馬家人諷刺程家沒有家教。你知道的,君姑最好面子了,她哪里能受得了,所以,少宮便挨了板子。」

「原來是你背后搗的鬼,難怪你最近在我阿母面前這般乖巧,原來是心虛呀。」少商看著萬萋萋打趣道。

「小點聲,若是被君姑聽見了,我可就慘了。」萬萋萋一副做賊心虛的模樣,眼珠四處觀望著。

「放心吧,阿母不會這麼快回來的。」少商看著萬萋萋害怕的小模樣,沒有控制住,大笑起來。

「讓你笑,讓你笑,看我不收拾你的。」萬萋萋上來便抓少商的胳肢窩,撓她癢癢。

「萋萋阿嫂,你怎麼可以欺負有身孕的人?快饒了我吧。」

萬萋萋這才想起少商懷有身孕的事情,立刻放開了她,掐著腰威脅道:「不許告訴別人。」

「放心吧,我能告訴誰?也就和子晟說一說,他你又不是不了解,只長耳朵沒長嘴。」

萬萋萋雙手抱胸,調侃道:「子晟子晟又是子晟,你倒是什麼話都肯對他講。」

「我不對他講,我對誰講?我自然是不會瞞他的。」

萬萋萋看著少商一副夫奴的樣子,提醒道:「小心被你家子晟賣了,還幫人家數銀兩。」

少商笑道:「那一定要賣一個好價錢,誰叫我這麼優秀呢?」

萬萋萋看著自戀的少商,吐槽道:「你現在倒是和你家子晟越來越像呢,過分自信。」

「我們這是有自信的底氣。」少商笑道。

萬萋萋看著氣色極佳的少商,曖昧地調侃著:「不過,不得不說,你家子晟的功力確實不同凡響。我聽那些產婆說,月事不準的女娘不易有孕,可見,你家子晟這是日日夜夜埋頭苦干呀。」

「萋萋阿嫂,你渾說什麼呢?」

嬌羞的少商,追著萬萋萋打鬧起來。

屋內嬉笑打鬧的兩個女娘,絲毫看不出來一個已經為人母,一個即將為人母。

婚后,能夠依舊擁有少女時的笑聲,才是最幸福的模樣吧。

守在門外的霍不疑,見兩人鬧得越來越瘋,立刻推門而入,攔住了小跑的少商,叮囑道:「小心身子。」

少商停止了追打萬萋萋,乖巧地站在霍不疑的身側。

萬萋萋見狀,笑嘻嘻地調侃著:「小心身子呦。我先回去了,改日再來幫你解悶。」

萬萋萋離開后,霍不疑將少商上上下下檢查了個遍,一臉關切地問道:「累嗎?」

少商搖了搖頭,笑呵呵地回道:「不累。」

「快去床上躺著休息,我讓小廚房做了些你愛吃的飲食。」

「嗯嗯。」

小夫妻倆手牽著手,回到了床榻前,恩愛十分。

【星漢】寵妻好兒郎065:離家出走的少商

自從少商有孕的消息被傳開后,霍府的賓客可謂是絡繹不絕。一向冷清的霍府,瞬間熱鬧起來。

秧秧得知堂妹有孕,更是連夜兼程趕回都城,放棄了此次的游玩計劃。

誰能想到,一向乖巧的秧秧,自從成親后,過得并非相夫教子的生活,而是游山玩水的愜意日子。

秧秧這一生,雖阿父阿母健在,卻一直過著寄人籬下的生活。雖所遇之人皆深明大義,卻難免養成了謹小慎微的性子。

她以為她的一生,應該是找一個門當戶對的兒郎,過著普通的相夫教子的生活。

可誰能想到呢,她遇見了班小侯爺。

她以為高攀過來的婚姻,注定不會順遂。尤其是班老侯爺,并不喜她這個兒媳。

萬萬沒有想到,成婚后,她會過得這般愜意。

乖巧懂事的她,很快便贏得了班老侯爺的認可,再加上她為班家生下了兩個可愛的兒郎,讓她在班家的地位一度飆升。

許是有了孩子的緣故,又許是班老侯爺年紀大了的緣故,對他們這對年輕夫婦的約束越來越少。而一向寄情山水的班小侯爺呢,便拉著秧秧過著游山玩水的愜意生活。

少商看著紅光滿面的堂姊,眼睛都亮了起來。她這個羨慕呀,這才是她夢寐以求的日子。

可自從成親以來,她和霍不疑貌似哪里都沒有去過,整日留在都城內,不是晨練就是【啪☆啪】,不是研究美食就是研究工匠,仔細想來,日子貌似都荒廢了。

而眼下,就算想走也走不了了。

有了身孕的少商,只能乖乖地留在府邸,過著養胎的苦悶生活。

想著小廚房每日送來的滋補的湯湯水水,少商一度懷疑自己被霍不疑當成了豬來養。

看著撅著小嘴抱怨的少商,秧秧極其認真地勸著:「嫋嫋,不能這樣想的。我見霍將軍對你極好,你要懂得珍惜。」

看著秧秧嚴肅的模樣,萬萋萋打趣道:「秧秧,你甭聽嫋嫋抱怨,你沒聽出來嗎,她那個哪里是抱怨,分明是在秀恩愛呢?」

少商故作可憐狀,軟糯地說著:「你們都不知道,霍不疑這廝越來越過分了,現在控制我飲食控制得厲害,什麼時辰吃什麼,規定得明明白白。我現在連吃什麼的自由都沒有了?」

「你現在可是他手里的寶,他自然是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萬萋萋打趣道。

「那也不能將我監管起來,限制我自由呀。」少商委委屈屈地說著。

「要不要回程府?」萬萋萋眼睛一亮,又開始出了餿主意。

「這樣不好吧。」秧秧表示不贊同。

「不要,被阿母知曉我偷著跑回家,又該話里話外訓斥我了。」少商選擇拒絕。

秧秧點了點頭,覺得自家堂妹終究是長大了。誰料,少商卻來了句:「要不然我去阿嫂家住幾日,好久沒見到萬伯父了,我都想他了。」

萬萋萋笑嘻嘻地指著少商,點頭應允:「好主意。」

「我覺得不妥,霍將軍約束嫋嫋,那是為了嫋嫋好,你們怎麼可以辜負霍將軍的一片真情呢?」秧秧極力規勸著,可萬萋萋和少商猶如沒有聽見一般,兩人趁著霍不疑上朝之際,溜之大吉。

秧秧一臉無奈,卻根本阻止不了兩人,只能被迫成為了幫兇。

待霍不疑下朝歸來,興沖沖地來尋少商。誰料,少商卻根本不再屋內。

只見桌子上留下了一張字條:我帶著孩子去吃美食了,勿念,嫋嫋留。

霍不疑看著秀麗的小字,嘴角微微上揚,寵溺地笑了笑,看來,最近是管她管得太緊了些。這離家出走,可不是好作風。看來,應該略加以懲戒了。

歡迎進入充斥著復雜情愫、自由氣息及獨特品味的影視番外小劇場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