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漢燦爛》原著:看到何昭君生孩子,才知她早已把少商當好朋友

古月 2022/11/20 檢舉 我要評論

少商和凌不疑一起來到姚縣,樓垚和何昭君一起熱情地接待了他們。可惜少商在他們面前出了一個丑。本來少商以為,樓垚和何昭君應該有幾個孩子了,所以就帶了一大箱的禮物給孩子們。當她要求讓孩子們出來見一見的時候,才知道,孩子還懷著呢。這功課沒有做好,也是夠尷尬的了。

少商想挽回點面子,就去關心樓縭,問樓縭怎麼不見她的夫婿。這回更糗了。人家樓縭忙著守孝,根本就沒結婚。

這可夠糟糕的了,一來就得罪了兩個人,一個何昭君,一個樓縭,兩人都黑著臉。

但很快,這樣的尷尬就被打破了,何昭君忽然肚子痛,要生了。樓垚抱起何昭君就往外走,連招呼都沒有和他們打。

過了很久,何昭君都還沒有生,少商不斷地安慰著樓垚。為了讓何昭君順利生產,少商更是將自己車隊隨行的醫者貢獻了出來,讓他給何昭君接生。

一群人在外焦急地等著。看見醫者從里面走出來,樓垚趕緊走上前去詢問。醫者說:「一切都好,尊夫人年輕體壯,胎位亦正,想來不久就能生下來了。」

正當大家都松了一口氣的時候,一位仆婦卻慌慌張張地從里面跑出來,跪在樓垚面前:「稟報府君,女君想見程娘子。

眾人疑惑不解,為什麼要在這個時候見少商。那仆婦又說道:「女君說自己不行了,臨終要托付給程娘子。」

這可把大家給嚇壞了,醫者剛剛明明說,沒有任何問題,很快就會生了。怎麼就不行了,少商在猶豫要不要進去。凌不疑卻不讓她進去添亂。

醫者也一副見怪不怪的表情:「素來婦人生產都是如此,我等覺得尚可,她卻以為不行了。」

少商更猶豫了,這到底是進還是不進。少商還沒有拿定主意呢,屋里就傳來了嬰兒嘹亮的哭聲。

何昭君紅光滿面地坐在床頭,身旁的傅母抱著一個團團的襁褓沒口地夸贊,七八位樓垚下屬的女眷聚于屋內。你一言我一語將嬰兒幾乎夸成了下凡來做慈善的仙童。坐在床榻邊的少商聽不下去了,幾次想要溜掉,又被何昭君拽了回來,把少商都整懵了,剛生完孩子的婦人,哪里來這麼大了力氣。

何昭君終于聽夠了別人對她寶貝兒子的夸贊,和和氣氣地把一屋的女眷請了出去。然后她開始對著少商夸贊自己 兒子:「看我家阿猛生得好吧,看看這鼻子這眼睛......」

少商知道何昭君這是在炫耀,她偏偏不如她的意:「還行吧,不如我長兄家的侄子白凈,不如萋萋阿姊家的壯實,不如......」

不等少商說完,就被何昭君打斷了:「你胡說些什麼呢?才生下來一日,肉都沒幾兩,怎麼白凈壯實呀!」

這就是少商要的效果,看何昭君剛才那樣,還以為她不知道自己的兒子才生下來一日呢。何昭君軟了下來,你就不能哄哄我,讓我高興一下嘛。

說到這個,少商就來氣,六年前分別,她還勸過何昭君要對樓垚好些,可她呢?昨天她們來到這里,就發現何昭君沒給樓垚一個笑臉,一直都苦著臉。

何昭君急忙解釋,其實來到姚縣以后,她聽了少商的話,一直都試著去對樓垚好,就算自己還沒有吃飯,都要先想著樓垚,在姚縣的這幾年,其實他們感情都很好。只是自從接到少商的信,知道少商會來姚縣。樓垚就開始給少商準備各種禮物,都是少商喜歡的東西,她心里很不爽。

那到底是氣樓垚還是氣少商?少商納悶了,既然這些年他們感情這麼好,為什麼會擔心她的到來。何昭君直言,這些年,她一直都沒能給樓垚生個一兒半女,心里始終是沒有底氣的。

「哦哦。如今你一舉得男,可算有底氣了。」少商笑著說。何昭君嘟囔道:「我剛生了孩子,你別老氣我。」

少商看著何昭君,很真誠地問她:「今日沒有旁人,我好好問你一句,你真的還介懷我嗎?你是爽直潑辣的性情,別耍那套虛情假意,也別擔憂我以后不再幫你家的忙,我只要你一句實話!」

凌不疑會在意樓垚,那何昭君會不會在意自己在樓垚和她面前出現。她本是拿他們當老友,才來拜訪,但如果她的到來,反而讓樓垚和何昭君生了嫌隙,這就不好了。雖然這幾年,她和何昭君都有通信,但她一般也只向他們通報朝廷的風向,其他的一概不談。所以,少商需要知道,何昭君的真實想法。

何昭君臉上浮起了笑意:「其實幾年前我就想通了,起初我以為你幫我們是對阿垚還存有情意,來此地的第二年,我祭祀父兄時,忽然想起了我家次兄。其實你和我次兄很像,次兄有個自小相識的兄弟,人品才干都很好,就是人太老實,屢受繼母和弟妹欺辱。次兄也跟你似的,見天地擔心他受委屈,從幫忙挑選新婦門第,到外放的去處,次兄都在旁協助。我想,你待阿垚也是這樣......」

少商太高興了,何昭君終于想通了。

其實少商不知道的是,何昭君早就把她當成好朋友了。在她生產,以為自己快不行了的時候,她首先想要的竟是少商。這些年,少商幫了他們很多,她一直都很感激,只是她這人,還挺高傲的,所以,心里明明覺得少商很親近,卻就是不愿放下面子。

不過,從今以后,她一定會好好善待少商這個朋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