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升滄海:五公主到死都想不到,自己一句泄憤的話害死了十個幕僚

wang 2022/12/30 檢舉 我要評論

五公主構陷程少商的事,人證物證俱在,她卻不知悔改,胡亂攀咬,還目無尊長揭越氏的老底。可她想不到的是,自己一番自以為是的反駁之詞,竟成了殺死府中十個面首的利器。

皇宮上下,無人不知五公主在府里養了上十名所謂的「幕僚」。之前越妃也曾暗諷她和府上幕僚「秉燭夜談」,奉勸她潔身自好。明眼人都知道,所謂「幕僚」就是面首。

皇帝皇后覺得五公主也就是年幼貪玩,沒有深究此事。平時偶爾提醒一句,希望她能理解父母的用心,學會收斂自己。可惜五公主根本沒有把父母的話當回事,該玩照樣玩。為了養這些幕僚,她還圈地,逃稅。仗著自己是嫡出公主的身份繼續做著欺上瞞下,殺人嫁禍的勾當。

皇后的壽宴,皇宮上下都慎重其事地忙碌著,五公主卻策劃著如何整程少商。壽宴之前將程少商推入河中,放蛇咬她還不算。壽宴當天又構陷程少商與五皇子私會,被程少商報復后就去找皇后給她撐腰。

越妃訓斥五公主,平時需要孝順母親的時候躲得遠遠的,需要有人撐腰的時候就知道找皇后了。五公主惱羞成怒,反唇相譏,說越妃仗著越氏當年跟著文帝打天下的功勞騎到長秋宮頭上了。

五公主字字刻薄,句句誅心。帝后氣得接不上嘴,五公主越說越起勁!

「父皇,你堵得住我的嘴,堵得住這天下的悠悠眾口嗎?連我府上的幕僚都知道,他們越氏不過是仗著自己過往的功績耀武揚威,還處處企圖壓我們長秋宮人一頭!」

如果說以前五公主荒唐是小女娘的任性,那麼如今五公主親口承認幕僚談論宣越功績,公然攻擊越氏,就上升到了政治層面,那些幕僚就有教唆公主干政的傾向。五公主本就對太子不滿,如若長期受這些幕僚的挑唆,難免會產生推翻太子自己上位的想法,危及到朝堂安穩。

當凌不疑將這些厲害關系稟明文帝以后,公主府里的十位幕僚被悉數賜死,同時以讓公主反思為由,將她禁足于公主府。

五公主是皇帝眾多子女中最陰險歹毒,驕縱跋扈的一個。沒有被程少商和凌不疑揭發之前,她做的腌臜事都被很好地掩蓋著。如今在帝后面前現了形,不受處罰已經無法服眾了。

五公主說程少商乃一介武戶之女,死了便死了,視別人的命如草芥。凌不疑就一次性殺光她的面首,讓她嘗嘗痛失所愛的滋味。

原著里的五公主受了處罰,被禁足公主府五年后仍不知悔改,劇版不知道后續會如何改編,不過以她的智商,要有人真想整她也不是什麼難事。

「良言一句三冬暖,傷人一語六月寒!」管不住自己的嘴,就要承擔放縱的反噬!

五公主目無法紀,以為憑自己的身份可以驕橫跋扈一生,不想自己一番泄憤的話,竟成了殺死府中十個男寵的利器。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