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升滄海》凌不疑的一句話,揭開王延姬的「黑化」根本不值得

wang 2022/12/16 檢舉 我要評論

曾經感嘆惋惜空有一腔抱負,卻始終郁郁不得志的樓家二房長子樓犇,也曾羨慕他與妻子王延姬之間的伉儷情深。

一枚用十種字體刻畫有《蒹葭》的銅鏡,成為樓犇與妻子愛情的見證,也曾經是世人對愛情的傳頌。

卻沒有想到樓犇最后會落得一個身敗名裂、無奈自盡的場面,而他摯愛的妻子王延姬從《蒹葭》中的「蒹葭蒼蒼,白露為霜,所謂伊人,在水一方!」溫婉的伊人「黑化」成惡毒的婦人。

王延姬的黑化,自然是為了她的丈夫樓犇,好好的慶功宴變成鴻門宴,本來想要告訴他一件雙喜臨門的喜事,結果她還沒有來得及告訴他,她已經懷有他們的孩子了,就已經陰陽兩隔。

親眼目睹跟自己恩愛有加的夫君自刎在自己面前,那種打擊可想而知。不管真相如何,樓犇做了什麼事情,王延姬現在只知道樓犇是被程少商和凌不疑逼死的。

王延姬看向程少商和凌不疑那目露兇光的眼神已經說明了她有多恨,是搭上自己也要復仇,尤其是殉情未果后。

為了復仇,王延姬無所不有其極,改嫁給反賊李闊,聯合田朔,首先是樓家大房,然后是何昭君,再是程少商與凌不疑,最后便是自己了。

王延姬對樓犇用情至深,但樓犇最后看來還是權勢比她重要。凌不疑其中有一句話揭開了王延姬為愛「黑化」得不值得。

樓犇口口聲聲說要帶妻子王延姬尋找一處蓬萊仙境,過兩人逍遙快活的日子。但如同凌不疑說的那樣,樓犇一年到頭的時間里,自己四處游歷山川,又有幾天陪伴自己的妻子。

所以大多時候王延姬其實是在獨守空房。因為她知道丈夫的志向和郁郁寡歡,所以不苛責,表現大度不在意,可是她的內心還是難免傷心難過。

王延姬是樓犇在游歷的時候遇見,一見傾心,雙向奔赴的愛情。其實她根本不在乎名利,只要和樓犇在一起就可以了。

即使日常受到大房的欺壓她也忍耐。其實憑借她的聰明才華,她要反擊大房何其容易 ,畢竟女人家的戰斗一向是暗地里進行。但是為了樓犇,她選擇示弱,盡量不去惹麻煩。

可是她遇見了愛情,找到了跟她舉案齊眉的丈夫,但依然不能如愿。樓犇太心高氣傲了,確實他的才華可以與袁慎不相上下,甚至還要超越,他撰寫的游記,他繪制的堪輿圖,是連凌不疑都贊嘆不已的,但是因為伯父樓太傅的壓制,他只能郁郁不得志。

樓犇不甘心,他想要一來就位居高位,大展宏圖,總以為這樣才是不委屈自己的才華。他總是感嘆自己晚生了那麼幾年,不然必定是山河為盤,星月為棋。

原本有志向,有抱負沒有錯,但是樓犇困頓局面,不愿意像程少商的三叔父那樣從基層做起,一開始便想要位居高位。雖然他有才華 ,但是時運不濟,怎麼可能?

樓犇還是太心高氣傲了,太過于急功近利,最后竟然走上了歪路,勾結外賊,殺害官員,徹底與自己最開始的志向南轅北轍,從一個光明磊落的謙謙君子變成了一個卑劣小人。

樓犇對王延姬的愛自然也趕不上程少商的三叔父與三叔母,為了仕途做了喪盡天良的事情,也沒有為王延姬準備后路,他有愧疚,但是一句「改嫁」只會讓王延姬心變涼。

樓犇與王延姬的悲劇,他太過于注重自身感受,只剩下郁郁不得志的自怨自艾,完全忽視了妻子王延姬內心的想法,她不求他的丈夫飛黃騰達,只希望和他在一起足矣。

可是連最后承諾的蓬萊仙境,看起來更像是一句謊言。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