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升滄海:駱濟通發現齒痕秘密,故意挑撥離間,意外成全凌不疑

wang 2023/01/07 檢舉 我要評論

「程少商右臂上的那個齒痕已經快要退干凈了,恐怕在他心中,你也已經被忘干凈了。」

駱濟通對著凌不疑的背影大喊,滿懷惡意。她在西北邊關陪了凌不疑五年,到頭來卻是一場空,什麼都沒有得到,反而被凌不疑羞辱了一番。

她深愛凌不疑,凌不疑卻不把她的感情當一回事,這樣的痛苦,他要讓凌不疑也嘗一嘗,所以才會告訴凌不疑少商手臂上的咬痕已經快消失了。

她想讓凌不疑知道,他深愛少商,少商卻對他不屑一顧。其實他們兩個都是一樣的可憐人。愛而不得,誰也好不到哪里去。要痛苦大家一起痛苦。

駱濟通明明帶著報復的心理告訴凌不疑的,沒想到,不但沒有傷害到凌不疑,反而成全了凌不疑的一片真心。

駱濟通發現咬痕的秘密

駱濟通回到都城,卻遲遲沒有等來凌不疑的提親,反而頻頻傳出凌不疑要和程少商復合的消息。

她只能不顧女子的矜持,自己帶著丫鬟上門堵凌不疑,叫他給自己一個交代,五年的陪伴,不能就這樣不明不白。

凌不疑著急進宮,叫她在這里等著,他回來再和她說清楚。駱濟通哪有心情這樣干等著,便跑到程府去找程少商。

這駱濟通不知道是不是急傻了?兜兜轉轉繞了一圈,竟然是想叫少商幫她在凌不疑面前說好話,求凌不疑娶她。

凌不疑的性子誰不知道,要是他不愿意娶,皇帝老爹出面都不行,何況少商。駱濟通在少商這里,不但沒討到一份好,還碰了一鼻子灰。

就在她悻悻地要離開時,發現了凌不疑和少商之間的秘密。

少商看見丫鬟要去摘風鈴,而身高又不夠,少商便踮起腳尖,伸手去幫她摘了下來,就在那一瞬間,少商的衣袖順著手臂向下滑,少商急忙捂住衣袖,換成左臂去摘風鈴。

可依然還是被眼尖的駱濟通,看見了右手臂上的咬痕。她不顧少商的阻止,也不顧自己一向保持端莊文雅的形象,直接上去拗住少商的手臂,撩起衣袖。

只見粉嫩雪白滾圓,臂膀上有兩排整齊的牙印齒痕,結疤已久,只留下一圈淺淺的淡黃。

駱濟通瞬間明白了。

在西北邊關的時候,凌不疑常常會做一個奇怪的動作,他會時不時地扶自己的右上臂,半響沉吟不語,臉上總會流露出一種溫柔的哀傷。

原來,那是他在思念程少商。五年來,凌不疑從未忘記她!

駱濟通對凌不疑的反擊

駱濟通離開了程府,來到霍府等凌不疑,無論凌不疑和程少商之前的感情怎麼樣?今天,她一定要讓凌不疑給她一個交代。

凌不疑,果然沒讓人失望,把駱濟通做的事情一樁樁一件件地抖落出來,殺得駱濟通毫無還擊之力。

為了能夠安心嫁到西北去,駱濟通不惜殺死自己的貼身婢女春笤;嫁到西北后,為了能夠盡快改嫁,便用食物相克的方法,殺害自己的丈夫;還有一點很重要,每次五公主欺負程少商,都有她駱濟通的份,只不過是五公主在明,她在暗而已。

這樣一個心腸惡毒的女人,連做人都不配,更不配成為她凌不疑的女人。

駱濟通看到自己毫無希望,索性就來個魚死網破,你不讓我好過,我也不會讓你好過。她便得意洋洋地,把少傷手臂上咬印已經變淺,幾乎快消失的事情告訴了他。

你凌不疑放在心尖上的女孩,她早就把你忘記了,你們曾經的海誓山盟,早就成了你凌不疑的一廂情愿。

不過,讓駱濟通失望了,凌不疑并沒有任何的傷心和難過,只是淡淡地說了一句,「想來當初我咬輕了,不過這就不勞駱娘子掛懷了」。

駱濟通心灰意冷地癱坐在地上,她不但沒有得到想要的愛情,還被凌不疑抓住了把柄,這輩子都不能再翻身。更讓她痛心的事是,到最后,她都沒能讓凌不疑放下程少商。

凌不疑給少商重新蓋章

曲泠君回宮,越皇后為她設宴,少山跑到外面來醒酒,卻被凌不疑拉到了一間無人的宮室。

門一關,凌不疑就掀起自己右臂的衣袖,露出一圈深粉色的小巧牙印。他質問少商,自己手臂上的牙印,明明還很清晰,可少商手臂上的牙印為什麼變得那麼淺?按理說自己應該咬得更重才對。

少商直言,自己請了很多的外傷醫生來看過,用了最好的祛疤藥膏,就是為了要抹平這個痕跡,等到她嫁給袁善見的時候,這個痕跡就會被消褪的一干二凈。

少商沒有絲毫的傷感和留戀,她就是要讓凌不疑知道,自己已經徹底忘了他,對于曾經的山盟海誓,她也不在意。

凌不疑大步跨上前,毫無章法地擰過少商的胳膊,半壓著她,掀起衣袖,一口咬了下去。

他在邊關呆了五年,夜夜飽受思念之苦,陷在她的愛里難以自拔,她卻想要抹干凈曾經的過往,輕裝上陣,另嫁他人。叫他如何不憤怒!

少商即將消失的咬痕,又重新覆蓋上了一圈新鮮的血痕,哪怕神醫在世,想要在幾個月之內把這疤痕消除,那也是不可能的事,少商幾年的辛苦白費了。

少商氣憤不已,對著凌不疑一頓亂抓,凌不疑的臉上瞬間就出現了幾條血印子。少商還不解氣,又他的手背上留下了一道牙齒印。

太子看見凌不疑臉上的傷,瞪大了雙眼,氣得當場要去找少商問責,好歹被四皇子死死拖住,「我的好皇兄,您就省省吧,子晟的好事正在要緊關頭,您可別去弄巧成拙啊!」

太子難以置信,都快被女人打破相了,還叫好事。對于既沒有娶妻,也沒有納妾的太子,四皇子覺得根本沒法和他講清楚。文帝看到凌不疑一臉的傷,心里卻樂開了花,這兩人的情感之路太過坎坷,好日子終于要來了。

駱濟通怎麼也想不到,自己本來想著報復凌不疑,卻讓凌不疑和少商的感情,在撕打,抓咬中破冰,正一點一點回暖。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