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漢燦爛番外篇 等待的日子異常難捱

不加糖 2022/10/24 檢舉 我要評論

給思想一片飛翔的天空,影視番外小劇場帶你走進不一樣的天空!

等待的日子異常難捱。

狂風呼嘯,雨雪交加。

少商每日醒來會先去看一眼書院的孩子們,然后隨同‬霍府避難的女娘們一起照顧‬傷‬兵‬、幫忙換藥包扎;最后‬會‬去‬城墻上探望戍守的黑甲衛,順便看看前線有沒有那個人騎戰馬歸來的影子······

「前方有一隊人馬朝這邊過來,看樣子不像敵軍。」埋伏在城外的哨兵來報。

少商脖子伸的老長老長,睜大了眼睛看了看;「袁 ···· 善見?」

「幾日不見程娘子,怎地一副老媼模樣在城墻上伸著脖子遙望?是這塞北風光‬太過壯觀?」

「你怎麼····來了?」

「陛下又送來賞賜?」皇帝還真是實打實的寵愛他的十一郎。少商心里嘀咕,眼睛朝著袁善見身后瞅。啥也沒瞅見。

袁慎下馬搓了搓凍的紅腫的雙手「你們西北的待客之道是站在城墻下聊天的麼?」

「莫要一來就陰陽怪氣的說話。」

少商狐疑的看了袁善見一眼,「難不成你得罪了陛下,陛下一怒之下也讓你充軍發配到這?」

少商面帶惋惜的嘆了口氣。

「我膠東袁氏乃百年世家,我袁善見是‬何等才俊,怎會如你這般,出趟門都能被順拐到西北·····」

還是一樣的嘴碎,少商無奈 ,趕緊結束這沒營養的對話,領著他一路向東回到霍府。

「這邊陲小鎮缺衣短糧的,招待不周,你就湊合著吃吧。」少商命府中老媼準備了一些吃食和熱茶。

袁慎也不著急休息,獨自‬在霍府四周轉了轉。

南邊的小院傳來孩童們的嬉鬧聲,只見一老夫子帶著孩童們在雪地里打雪仗,惹的孩童們四處亂竄;另一位老婦人端坐在一旁,微笑著輕輕地叫喚著:小心地滑,莫要摔跤。

再往旁走,路過院子時,會遇到微笑著同他問好的傷殘老兵,麻利的拿著木棍敲打著樹枝上的殘雪。

北邊的院子連著府外的田地,簡單的修葺出兩間大大的木屋,很是寬敞明亮。

一些老媼與女娘們在縫補衣物,清洗盔甲,你一言我一語嘴角含笑。

院子角落的庖廚氤氳著暖暖的水汽夾雜著飯菜的香味·······

「原來你在這里啊!害我找了許久。」少商小跑過來,阿飛跟在后頭,眼睛賊溜溜的盯著袁慎。 「我命人幫你收拾了一間屋子,西北風大,不比都城,可能會有些住不習慣。」

「你喜歡這樣的生活?」袁慎看了一眼少商。

「啊?」

「不受人約束,自由自在,和他在一起,即使是在這苦寒的西北。」袁慎悵然。

少商明白了他的意思,抬頭看了看天上飄落下來的雪花:「你和他不同,他是那樣的一種人——會在烈日下挽弓,哪怕身死名灰;會在毫無希望中追逐太陽,哪怕力盡而亡;會日復一日的搬動石塊·····」

「后羿射日·夸父逐日·愚公移山;你可以說的簡單些,我讀過書的。」袁慎忍不住語帶輕嘲。

少商繼續說到:「人都說霍不疑少年老成,城府極深。但有時候,他比我們所有人都純然質樸。」 —— 他的愛與恨都強烈而永恒。

袁慎點點頭:「不錯。陛下那麼疼愛他,也并不全是與霍翀將軍的結義之情。」

聊天的畫風有點偏······

(阿飛摸摸頭,他們在聊什麼?怎麼有點聽不懂?)

「你還沒說你怎麼跑西北來了?」

「路過,順道看看你」

「哈?這麼巧?」少商表示不信。

「就是這麼巧。」 袁善見不想告訴她,他擔心她在西北受苦,擔心她無法適應,看來是他想多了。她說的沒錯,她在哪都能生活的很好。

袁慎釋然。

前線哨兵傳來捷報,攏西大捷。

虞候聽到捷報喜出望外,還沒等霍不疑回城,便喜滋滋的生拉硬拽拖著袁善見一起回了都城。(梁邱飛總算松了口氣,雖然這兩天他也沒干什麼······)

盼星星盼月亮總算看到大軍朝城門口走來,程少商定定的看了看為首的那人:滿臉胡茬‬、冰渣,發冠凈散,手背上覆著幾處斑駁猙獰的傷口,又腫又紅,盔甲也破爛不堪,這哪里像凱旋的樣子,唉······· 明明才十一日未見,怎就成了·····這般可憐模樣![流淚]

歡迎進入充斥著復雜情愫、自由氣息及獨特品味的影視番外小劇場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