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升滄海:電視劇里刪掉的名場面來了,凌不疑的二咬,下跪在這里

wang 2023/01/07 檢舉 我要評論

電視劇《月升滄海》接近尾聲,可觀眾一致認為,結尾太倉促。刪減掉太多大家期待的情節。

不但袁善見不僅沒有和程少商訂婚,連大家最期待的,凌不疑的二咬手臂,向少商下跪求和的場面都沒有了。觀眾的心快要碎了一地了。

事情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詳解全部在這里。

凌不疑二咬手臂

在霍軍華去世后,凌不疑和少商,為了證明他們對彼此的愛,至死不渝,便咬臂為盟。

在那之后沒多久,凌不疑就帶人攻殺了凌益全家。他被發配邊關五年,少商便躲進宮里五年。

兩人相隔幾萬里,雖然嘴上不承認,但心里一直惦記著對方。特別是凌不疑,在邊關五年,一直拿駱濟通當擋箭牌,所有人都以為他已經忘了程少商,會迎娶駱濟通。

可回到都城之后,大家才發現,凌不疑對駱濟通根本不感興趣,反而處處纏著程少商。

在原著里,程少商是和袁善見定了親的。凌不疑回來之后,直接當著袁善見的面,叫少商和袁善見退親,然后和自己結婚。

當時的他一直以為,少商一定像他一樣,在心里深愛著彼此,可當駱濟通告訴他,少商手臂上的咬痕,已經變得很淺,幾乎快要消失了的時候,他表面上云淡風輕,卻很快找到了少商。

凌不疑把少商拉到一間沒人的宮室里,不顧少商的反對,就去拉扯她的衣袖,果然,咬痕已經變得很淺很淺。

一問才知道,這些年,少商一直在用最好的祛疤藥膏,為的就是趕快把這個痕跡抹平,到時她就可以毫無顧慮地嫁給袁善見。

「女孩傲慢地站在那里,眉眼涼薄或不宜忽然憎恨起來他已經病入膏肓藥石無醫,他卻要全身而退,待傷愈后清清爽爽的,另嫁他人,憑什麼?」

凌不疑,無法再克制心里的憤怒,在邊關的五年,雖然思念,卻也一直希望她能嫁個好人家,平安快樂地過完這一輩子,可回到都城,他發現自己的心永遠就沒有變過,他不可能把少商讓給任何一個男人,他急切的想要把她追回來,她卻在不斷地消除和他有關的記憶。

凌不疑毫不憐惜地擰過少商的胳膊,半壓著她,掀起衣袖,一口咬了下去。

少商被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嚇住了,等她反應過來,便胡亂拍打他的肩膀和手臂,恨極了還去抓它完美無瑕的面龐。

對于少商的反抗,凌不疑根本不在意,她只想讓少商知道,這個咬痕很重要,一輩子都不能去掉,如果它去掉了,他會讓她再次記起。

少商哭著抽回自己的胳膊,看著即將消失的疤痕上,重新覆蓋上的新鮮血痕,受傷崩潰了,再好的藥膏,也不可能在幾個月之內,讓這傷痕消失。之前所有的努力都白費了。

少商氣急,又撲上去撕咬捶打凌不疑,凌不疑臉頰和下頜挨了幾拳,臉上也被少商抓出了幾條血印子。

凌不疑一點都不生氣,反而拿出藥瓶,幫少商上藥,第二次蓋章成功,就算自己毀點容,凌不疑也不介意。

凌不疑單膝下跪求復合

少商怒罵凌不疑是瘋子,凌不疑面不改色地說她也差不多。少商罵他混賬,他說你也好不到哪去,無情無義,自私涼薄。

「我這樣不好,你還纏著我干什麼?」少商惡狠狠地對凌不疑說。

凌不疑沒有回答,對著猶帶血跡的彎俏嘴角,憤怒地深吻下去,像咬住獵物咽喉般發狠,少商嗚嗚痛哭著推搡他的臉,一如既往,他狠不下心,只能放過她。

凌不疑告訴少商,遇到她,是他從六歲之后,最美好的事情。遇到她之前,他從未想過要結婚,遇到她之后,他動了心。可孤城之事一直沒有線索,他便不敢向女孩邁進一步,只能看著她和樓垚定親。

可後來她和樓垚退了親,孤城之事有了新的線索,他以為在他們結婚之前,他能處理好所有的事情,所以便不顧一切地抓住了女孩的手,開始幻想和女孩今后的人生。他們會像所有的恩愛夫妻一樣,每天甜甜蜜蜜的生活。

可顧城的線索斷了,他別無選擇,他不能讓程氏一族因為他的事情,丟掉性命。

少商認真聽著,慢慢回憶,她們之前認識不過幾個月的時間,卻好像共同經歷了很多很多的事情,他多次救她性命,而她也在他陷入絕境之時,替他在皇上面前求情,申辯。

可那都已成往事,他們應該各自別過,成家生子,說不定20年之后,老友相聚,還能說說笑笑。

凌不疑把她摟入懷中,緊緊抱住「我不與你做老友,我們要做老夫老妻。」

少商把頭埋在他懷里,無聲地落下淚,但她依然不愿意原諒他,犯了錯的人,憑什麼要得到諒解?

她一把推開,他想要離開。凌不疑,一把抓住他單腿跪地牢牢銬住她纖細的腰身。

「你別這樣狠心,六年前是我對不住你,別人不明白,但我明白,你從不肯相信別人,也不愿意賴別人,可是我逼著你接納我,等你全心全意要和我過日子時,我卻舍下了你……」

少商哭了,小時候她被父母拋棄,之后的十幾年中,受盡冷眼,跌跌撞撞,好不容易活著等父母回來。以為自己的人生將來個大轉變,最后還是只能靠自己。

而他凌不疑,在沒有經過她同意的情況下,蠻橫地闖進她的世界,要她相信他,信任他,她好不容易打開心扉接納他,依賴他。最后卻猝不及防地被他丟棄。

凌不疑也落下淚來,如果自己的父母兄弟都好好活著,從來沒有過滅門慘案,那他一定會去他家提親,然后他們歡歡喜喜地做了夫妻。

少商哭得淚眼模糊,如果霍翀夫婦而活著,所有人都活著,那凌不疑一定是整座都城中最英明開朗的青年,他們依然會在燈市上相遇,但凌不疑不會再有任何的顧慮,他一定會大大方方的走過來,然后自己會一臉花癡的看著他發呆。他們的結合,一定會成為佳話。

凌不疑雙目發紅,他抓住少商的手,放在自己的臉頰上,「你別這樣狠心,求求你別對我這樣狠心。」

少商再也裝不下去了,像個孩子般一樣地哭了起來,她一直以為,無論凌不疑說怎樣的好話,她都不會再原諒他,而且她要求自己不能原諒他。

可現在,她敗得一塌涂地!

就在,程少商和凌不疑,都哭得有些晃神時,門卻被二公主三公主還有幾位貴婦打開了。

于是她們看到了單腿跪地的凌不疑,哭得一塌糊涂的程少商,還有他們衣服上的零星血跡。

雖然二公主替他們阻斷了,這件事情外露的根源,但宮中的幾位大臣依然知道了,因為他們的媳婦實在沒辦法,把那天看到的場景當做沒看到。

桀驁不馴,永遠不懂得低頭的凌不疑,竟然在向程少商下跪!這樣的大新聞沒有人可以分享,實在太可惜了。

所以幾位大臣知道了,皇上也就知道了,但文帝對養子的這個行為,非常滿意!養子的婚事有望了,他這個老爹怎麼能不高興。

少商和凌不疑之間六年的隔閡,正是因為有了這兩個名場面,才有了一些突破和緩和,可電視劇卻沒有播,所以很多觀眾都接受不了。我也好期待,可惜白等了,那就看看文字吧。對于這兩個場面,大家怎麼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