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漢燦爛番外,少商飲酒作樂,霍不疑的福利來了

wang 2022/09/23 檢舉 我要評論

首發在姜家的烏托邦。

少商與三叔母暢聊過后,心中只覺得五味俱雜。

她是一個通透的人,三叔母所說的話,她不是不懂,只是因為深愛宣皇后,她寧愿耳目閉塞。

然,今日被三叔母直接點破,讓她不得不重新思考這件事情的始末。

道理都懂,可她難免替宣皇后感到傷感。她是那麼好的一個人,那麼心地善良的一個人,可終究是因為自己的軟弱而無法擺脫自己不想要的人生。她是不夠通透豁達,可生而為人,又有誰能夠像越皇后那般豁達呢?

少商只覺得索然無味,好生無趣,心中的悲切瞬間被激發了出來。

萬萋萋看著少商一臉落寞地從三叔母房中走了出來,向她招了招手,喊道:「嫋嫋,快過來。」

少商見她神神秘秘,立刻小跑過去,輕聲問道:「怎麼了,萋萋阿嫂。」

「我讓小廚房做了一些下酒菜,命人將我阿父的好酒給偷來了一壺,我們好好喝點。」萬萋萋一臉得意的小模樣。

「萬伯父若是知曉他珍藏的酒被你偷了,還不得氣瘋了。」少商打趣道。

「氣瘋了又能怎樣?酒已經進入你我的腹中。」萬萋萋笑呵呵地說著。

「不愧是我阿嫂,夠膽量。」少商贊道。

「霍家新婦,喝否?」萬萋萋微微一挑眉,勾引般地問道。

「走起。」少商摟過萬萋萋的肩膀,隨著她一同偷偷前往無人問津的偏院。

萬萋萋自如地坐在偏院內,笑著道:「萬家還未搬家之時,這個偏院便是我的秘密基地,闖了禍,必定會躲在這里。」

「萋萋阿嫂這是轉來轉去,又重新回到了老基地了。」

「這就是命運呀,你次兄注定逃不脫我的手掌心了。」萬萋萋得意地說著。

少商看著萬萋萋笑得燦爛,不禁羨慕她,從小到大,皆是沒心沒肺地活著。

一個人,若是沒心沒肺到老,是何等的榮慶呢。

萬萋萋給少商倒了一杯酒,一臉興奮地看著她,說道:「快嘗嘗,這個酒可是我阿父珍藏好多年的,特別烈。」

少商品了一口,辣得皺著眉,還不忘說一句:「好酒。」

「沒騙你吧。」萬萋萋得意地笑著。

少商看著萬萋萋神采飛揚的樣子,調侃道:「萋萋阿嫂偷偷飲酒,不怕我次兄惱怒嗎?」

「程頌他不會的。他呀,恨不得我醉酒呢,這樣他就自由了。」萬萋萋搖著頭,一副不在意的模樣。

「阿嫂竟渾說,自由和阿嫂,次兄自然會選阿嫂的。」少商笑著打趣。

「怎麼可能?嫋嫋,你根本不懂男人。這成了婚的男人,恨不得離夫人越遠越好的,對他們而言,自然是自由最重要。」

「怎麼會,次兄這麼寶貝你。」

「嫋嫋,你在長秋宮待了五年,怎麼不如之前機靈了呢?你想呀,成婚前,我是你次兄可望不可及的存在,他自然是歡喜我。而成婚后,自由是你次兄可望不可及的存在,他自然是喜歡自由。世間之人,所愛之物,無外乎是自己得不到的東西。」

「阿嫂不氣嗎?」少商歪著頭問道。

「氣?這有什麼好氣的?他不過是偶爾想要點自由罷了,也不是想要別的女人。不僅僅你次兄如此,我也是呀,偶爾會想要些自由。」萬萋萋沖著少商挑了挑眉,繼續道:「你看,我此時此刻不也是偷偷溜出來,陪你喝酒呢嗎?難不成,你次兄還會因為這點小事同我生氣呀。」

少商再一次豎起了大拇指,贊嘆:「萋萋阿嫂果然是性情中人。」

「這世間哪里有那麼多事情,人生在世,活得瀟灑自在才是最重要的。莫要因為一些俗世而讓自己不痛快。來,喝。」

兩個新婦,如同當年未出閣的女娘一般,繼續暢飲著。

醉酒的少商,格外磨人。

這對霍不疑而言,何嘗不是一種福利呢?

或許,這也是霍不疑允許少商醉酒的一個原因吧。

畢竟,他是那般腹黑的人。嘿嘿。懂得都懂。

姜姜有話說:最近好多人咨詢姜家烏托邦的相關問題,那里主要是為了滿足老粉的一些需求而已。我會盡量在今日頭條內更新補齊,大家在這里等我便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