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漢燦爛番外篇 萬幸,一切都還來得及,萬幸,她肯寬宥自己

不加糖 2022/10/28 檢舉 我要評論

給思想一片飛翔的天空,影視番外小劇場帶你走進不一樣的天空!

少商見那人下馬之后,定定的看著自己,遲疑了數秒跑過去撲棱到那人懷里。

霍不疑也難得在眾人面前喜形于色,單手攬腰將她抱起至腳離地「·······為何不乖乖在軍營等我?這些天在城里可還安好?」

雖是詢問,但霍不疑的語氣溫柔無比,倒像是情話。

「子晟,你···可有傷著哪兒?」

懷里清秀妍麗的女子,此刻無比焦急的捧著他的臉端詳,好看的眉毛蹙成一團。

霍不疑笑吟吟的任憑心愛的人兒擺弄檢查,在場的將士們嚇得毛骨悚然,戰場上被敵軍喚做黑面死神的霍將軍,如今卻如同一只小貓咪一樣,在小女娘跟前撒嬌討好·····他們怕多看幾眼會眼瞎,遂集體轉身向后。

「受了點小傷,無礙」

一聽有傷,少商更急了,拖著那男人就準備往營賬走。

「我怎能不擔心!這兒風大,你快些同我回去,讓醫侍好好檢查檢查····」說著拉起霍不疑抬腿就走。

「阿飛 阿起,你們領將士回去休息。

梁邱起,梁邱飛相互看了一眼:「是。」

少商牽著霍不疑的大手走著,霍不疑身形高大,四肢欣長,在沙場上走起來腳下生風,甚是威猛。此刻他走在少商后面,只能小碎步配合乖乖的跟著走。

沒走出幾步,少商一愣。回過頭來看了一眼霍不疑和身后的大部隊,才發現她們此刻不是在軍營門口,而在城墻腳下。她托著霍不疑在前,緊跟著牽著霍不疑戰馬的將士在后,還有排列整齊的隊伍緊隨,周圍似乎還有聚集過來的黑壓壓的一片人頭

·······

看出了少商臉上的尷尬,霍不疑抱起少商放馬背上坐好,自己翻身上馬,在眾人的簇擁之下,帶著少商一騎絕塵而去。

梁邱起沉默地目送二人。

梁邱飛奇怪到:「少主公這是傷到哪兒啊?那敵軍如此厲害?大哥,你可有傷著?」

梁邱起:「無傷。」

「無傷?那少主公怎麼受傷了呢?」

梁邱起白眼翻上天:「你管好你自己就是,莫要非議少主公。這幾日在城中可還好?」

「袁善見來了。」

「? 」

「 他來做甚?」

「呆了一天,又走了。」

一進營賬,霍不疑便發現主賬已被少商布置得盡可能的溫暖舒適,營賬的四角和床邊都放置了炭爐,把賬篷烤的暖暖的。

床賬和被子煥然一新,所用的布料都是霍不疑喜歡的低調素雅的風格,卻能保障冬夜就寢時柔軟舒適,塌上是霍不疑親自為她獵來送她的野獸毛皮,想著在西北寒冷,可以給她縫冬衣時做毛領的,卻被她縫制成了毛毯,光看都暖和。

霍不疑轉身重重的抱住眼前的人兒:「少商,你是原宥我了麼?」

他本做好了一切的心理準備,不求再續前緣,只愿她幸福安康。可是,當他見到她的那一瞬間時,他發現自己塵封已久的感情瞬間便決了堤,如洪水一般,傾軋而出。

只是這一次,能在西北重遇,他不想嚇到她了,他想要給她尊重,想要給她信任,想要給她一份毫無保留的感情。

少商眼中滿是淚水,輕輕推了推他的肩膀道:「阿猙,你這衣裳上全是汗水和雪水,早就不暖和了,快脫了,我給你打點熱水來擦身。」

聽到少商喚自己乳名,霍不疑情難自禁的含淚微笑點頭,松開少商那柔弱到盈盈一握的腰枝,抬起手任她擺弄。

萬幸,一切都還來得及,萬幸,她肯寬宥自己。天曉得,在西北這些年,他是多麼的恐慌和無助,唯有拼命廝殺,才能讓他感覺到自己到心還在跳動著。還好,她愿意回頭。

他知道,天若有道,自不會讓有情人分離。

歡迎進入充斥著復雜情愫、自由氣息及獨特品味的影視番外小劇場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