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漢燦爛》宣后自請廢后:她成全了所有人,唯獨苦了自己一生

常冬冬 2022/07/25 檢舉 我要評論

宣后,對女主程少商來說,是一個極其重要的存在,她給予了程少商一直渴望得到卻遲遲無法得到的母愛。

程少商一出生,就因為二叔母葛氏的算計,不得不被親生父母留在家里,與親生父母分離十幾年,在這十幾年里,她別說得到父母的愛了,能從心狠手辣的二叔母葛氏的手底下活下去,就算是幸運的了。

好不容易盼到父母歸來,讓程少商沒想到的是,母親蕭元漪不僅沒給自己撐腰,沒護著自己,沒好好彌補自己,把欠了自己十幾年的母愛還回來,反而對她諸多挑剔,把她貶得一無是處。她做什麼都是錯,沒人教她讀書習字導致她目不識丁是她的錯;堂姐的下人搶了她的書案導致雙方發生矛盾也是她的錯,為自己討回公道是錯,還引來了母親的毒打。

失望了一次又一次,程少商對蕭元漪實際上已經絕望了,也不指望母親給自己母愛了。此時,她遇到了一位與其雖然沒有血緣關系但是真的給了她溫暖的「母親」,那就是宣后了。

跟凌不疑定親了之后,皇帝嫌棄程少商不懂得禮數,由于凌不疑身份貴重,是皇帝的義子,位高權重,他的新婦勢必是要跟皇室貴族階層打交道的,因此,程少商必須懂得這些禮儀,才能更好地勝任凌不疑媳婦的身份。

于是,教導程少商禮儀的任務就落到了宣后的頭上,她也是凌不疑的養母,凌不疑自幼在宮里長大,也得到了宣后的悉心照顧。

在劇版,宣后已經出場了,雖然沒有幾句台詞,但是也可以感覺出她是一個溫婉賢惠大度的女子。

宣后的確是一個溫婉賢惠大度的女子,也是一位寧可委屈了自己也不肯傷害他人的女子。到了最后,她連皇后的位置都丟了,還是自請廢后。她成全了所有人,唯獨苦了自己一生。

01.成為皇后,實非她所愿,可是,她沒得選;

宣后是世家大族之女,小的時候,也曾跟程少商一樣,天真爛漫,活潑好動,她之所以喜歡程少商,就是因為看到程少商,她仿佛看到了曾經的自己。

可是,好景不長,宣后的父親去世了,舅舅憐惜妹妹和外甥外甥女,把宣后母女姐弟接到了身邊照拂。雖然照顧得不算太好,但舅舅庇護了自己一家人,宣后也銘記于心,十分感謝舅舅,自然不會輕易忤逆舅舅,等到打仗的時候,宣后的舅父乾安王為了拉攏文帝,一起舉事,增加砝碼,便采取了古代最愛用的一招,那就是聯姻了。

既然要聯姻,為啥不嫁自己的親生女兒?答案很簡單,那就是乾安王跟文帝兩個人是同一宗的,有血緣關系,不能把自己家的姑娘嫁過去。于是,外甥女宣后成為了最好的選擇。

「當初朕與乾安王共舉大事,朕曾言歃血為盟即可,是令尊非要以姻親為盟,可偏偏朕與令尊份屬同宗,是以偌大的乾安一族中的女子皆不可婚配。彼時情形,令尊除了將自幼養在身邊的皇后許配,難道還有更好的舉措?」

宣后樂意嗎?她根本不樂意,只因文帝雖然很有才華,不是池中之物,但已經有了愛人。

越妃,也就是文帝口中的阿姮,是文帝青梅竹馬的戀人,是他心尖上的人。

皇后緩緩地搖手,沒讓她繼續說下去:「我自小嘗盡了受人擺布的滋味——讓你溫順忍讓,你就得溫順忍讓,讓你嫁給有婦之夫,你就得嫁給有婦之夫,何曾有人問過我愿不愿意。他們男人在外面行事,哪里由著女子左右。少商,我怎會不知道你的苦楚。」

哪個女人不希望自己是夫君心尖上的人?哪個女人愿意嫁給一個心有所屬、注定不會給自己一片真心的男人?哪個女人樂意一上來就得跟人家分享丈夫?程少商不樂意,宣后也不樂意。

再者,宣后心地善良,根本不想搶了本屬于越妃的位置,可是,她沒得選,只因她知道,聯姻對舅舅來說很重要,可以給對自己有大恩的舅舅帶來很大的助力,她不能拒絕。

于是,宣后不得不「搶」了本屬于越妃的皇后位置,不得不做了文帝的妻子。

身為一國之母,需要母儀天下,需要賢惠大度,需要以身作則,一舉一動都被復雜的禮儀束縛住,她的天性已經被深宮徹底壓制了。

02.自請廢后,她成全了皇帝,成全了越妃,保全了兒子,卻很快凋謝了。

宣后之所以自請廢后,是因為這是對她、對皇帝、對太子最好的選擇。

當時,凌不疑為了報霍家的血海深仇,利用太子對其的信任,私自調兵,滅了凌益全家,引起了軒然大波。

在程少商和三皇子的努力下,凌不疑實際上是霍無傷的身份被證實,保住了性命,被發配到了邊境戴罪立功。

雖然太子的確不知情,凌不疑從一開始支持的就是三皇子,但是這也徹底暴露了太子的致命短板,那就是無主見,太心軟,這對帝王來說是十分致命的。

「好,咱們說正事。」宣太后道,「少商,子晟那豎子雖可惡,可他用自己的命拼出了一個眾人皆明的結論——東海王能將一切托付給子晟,任他作為,將來登基為帝,也能將一切托付給別人,到時江山易主,也未可知。」

太子心慈手軟,什麼事情都可以托付給凌不疑,這要是凌不疑沒那麼忠誠,起了不好心思,可就麻煩了。而且,他心慈手軟,縱容太子妃胡作非為,傷害了許多人,這也是不合格的。

宣后知道,自己的兒子是注定要被廢的,她很清楚,廢太子也不是那麼容易的,非要安上罪名,還得是類似謀反這類十惡不赦的大罪才行。

一旦兒子背負上了這樣的罪名,不僅保不住太子之位,甚至很有可能會失去更多,危及性命。

皇后直視皇帝:「只有廢了我,太子才能無過脫身,老二和三位小皇子才能對皇位死心。死了心,就能活順當了。」

可是,若是兒子不被廢,登基為帝,沒有帝王該有的手段,他維護不了江山。若是自己依然是皇后,最適合為帝的三皇子將永遠是庶出,無法光明正大成為太子。

為了自己的孩子,為了保全所有人,也為了成全皇帝,她寧可背負上心懷怨懟,有呂霍之風的罪名,也要放棄后位。

最終,她還是被廢了,程少商陪在她身邊五年,陪她度過了最后的時光。臨終之前,她考慮的依然不是別人,而是程少商和凌不疑,向皇帝請求讓凌不疑提早回來,為凌不疑和程少商和好付出了最后的心血。

林清玄先生說:「人生不如意之事十有八九。常想一二,不思八九,事事如意。」

要是宣后看得開一些,也許也不會抑郁而終,可惜,她的一生一直都是身不由己,沒有為自己選擇過,也許,選擇放棄后位,是她真正一次遵從了內心想法。

END.

今日話題:你對宣后這個角色有什麼樣的看法?歡迎在評論區分享你的觀點。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