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后「新四小花」突圍戰:「元氣甜妹」勝,還是高級感「小花」贏

古月 2022/11/18 檢舉 我要評論

今年Q3到Q4是95花的內卷戰場。

網劇小花趙露思、虞書欣連續搶占暑期檔、十一檔,分別以不同題材收割Z世代粉絲無數,古偶劇《星漢燦爛》《蒼蘭訣》剛剛落下帷幕,就有現偶劇《兩個人的小森林》接著甜;吾家有女初長成,不再扮演「國民閨女」的關曉彤也不落人后,前有《二十不惑2》中挑大梁,后有《胡同》回歸京城大妞,與趙露思同劇競技。00后的李庚希在《大考》中繼續夯實學霸人設,與趙今麥同被列為現實題材的「好閨女」。

接下來, 95花們不約而同開拓新戰場,電影小花向網劇中尋求更大流量,轉向甜劇爭奇斗艷,網劇小花如趙露思們及時嘗試現實題材,走進《胡同》深耕演技。從流量小花到一線大花的進階通道上「亂花漸欲迷人眼」,熱門IP、主旋律大制作、高級感網劇……95花們的內卷之戰,才剛剛打響。

古偶劇打開市場后,95花謀求新路

現實主義雖好,古偶、仙俠卻是生花們永恒的圈粉利器,這也是為什麼不少85花出走半生,歸來仍是古偶大女主的原因。只不過,對于目前還未探索過演技天花板的95花來說, 從古偶劇中完成了吸粉、攢流量、立人設的原始積累后,接演制作精良的現實題材作品,成為她們持續上升、增加質感的必經通道。

自趙麗穎之后,趙露思可以說是古偶劇「元氣甜妹」領域最受矚目的一個,網友見證著她從小成本網劇女主躍升至大制作古裝劇女一,可謂一路繁花相送。近期,讓趙露思和吳磊組成「吳露可逃」CP的暑期檔熱劇《星漢燦爛》余溫尚在,京味劇《胡同》又呈現出了趙露思有別于古偶小白花的新面貌,還與95花關曉彤出演祖孫倆,同劇不同框,隔輩飆戲。

趙露思在《胡同》中飾演的「田棗」是個經歷過舊社會的豪爽「孩子王」,性格雖與她過去的角色有相似,但 純現實題材的演法畢竟與依靠造夢、浪漫出圈的古偶劇有很大區別,即使身為南方人的趙露思用上京片子卯足了勁去演,仍心有余而力不足,加上與之搭戲的是一水的現實題材老戲骨,更凸顯演員跨領域的水土不服,角色影響力不及趙露思擅長的古偶甜妹。

但野心不止于古偶的趙露思似乎鐵了心要拓寬戲路,接下來的《后浪》是中醫背景的現實題材,與老戲骨吳剛搭戲,對她來說仍然挑戰不小。

與趙露思同為「鵝系」女主的楊超越曾經也走古裝甜寵劇路線,無奈長相甜美的楊超越性格里卻缺少了甜味,其甜寵劇角色不及她「鋼鐵直女」的綜藝人設更討喜,甚至不如她在《理想之城》出演前台小妹、給孫儷搭戲來得順暢。或許,比起千篇一律仙氣飄飄的工業化仙俠劇,情景喜劇《家有姐妹》更適合骨子里「接地氣」的楊超越。

古偶甜妹后備役中,蘇曉彤和田曦薇始終處在待爆狀態里,但這也不妨礙兩人提前接軌現實題材。 蘇曉彤與王子奇合作完黑馬劇《御賜小仵作》后趁熱打鐵,在犯罪懸疑劇《黑白密碼》里實現二搭,不知這次的現實題材能否讓兩人再度燃起CP火花;田曦薇則在《張衛國的夏天》中出演小角色,后面與白敬亭主演的 《新川日常》才是田曦薇在古偶劇領域的重頭戲,能否再進一步在此一役。

作為95花中為數不多的艷麗掛女演員,無法做小白花的王楚然戲路反而更寬。在正午劇《清平樂》后,王楚然接連出演兩部現代劇,《相逢時節》中的角色戲份不多, 與楊洋搭檔、李木戈執導的消防背景的都市劇《我的人間煙火》,則直線提升了王楚然的咖位,王楚然在其中飾演急診科醫生,男女主人設與去年的爆劇《你是我的城池營壘》類似,是具備廣泛群眾基礎的劇集類型。

今年首次憑借古偶劇大爆的正宗小白花式女主虞書欣,目前鞏固同類劇熱度正當時,尚未接觸現實題材。而前幾年依靠校園劇出道的李蘭迪,則一頭扎進古偶劇世界里,目前她主演的繼《香蜜沉沉燼如霜》《冰糖燉雪梨》后「蜜糖三部曲」第三部《星落凝成糖》尚未播出,有《香蜜》原班主創保駕護航, 李蘭迪飾演的「夜曇公主」有望接棒楊紫的「錦覓」。

現代感小花演技max,與現實題材天生適配

95、00花被夸有演技,與她們「國民閨女」的群眾基礎分不開。而這也無形中鎖定住了她們的戲路。前有關曉彤在偶像劇屢戰屢敗,一到現實題材便大放異彩,后有宋祖兒因《喬家的兒女》中的哭戲動人心弦,精準到位大受好評;以及00后的趙今麥演完了《少年派》,又有《開端》驚艷眾人。

有顏有實力,也有老戲骨保駕護航的「天選之女」們,在古偶劇中的失利,在現實題材中全給補上了。

今年是關曉彤的揚眉吐氣之年,在《二十不惑2》中喜提與她本人相似度極高的颯爽御姐「爽姐」人設,又在華倫天奴秀場完成了當紅小花的時尚蛻變。可以說,成年之后的關曉彤想要摘掉「國民閨女」的帽子并非易事。而在《胡同》中,相較于趙露思的「水土不服」,關曉彤作為地道的北京大妞,hold住「林悅」這個居委會年輕干部還是相對輕松的。

曾擔任過大制作古裝劇《九州縹緲錄》女主的宋祖兒長相美艷,本該披上白紗出演仙女,但事實卻并非如此, 《喬家的兒女》中的「喬四美」遠比古偶劇女主更加適合她,而在該劇之后,宋祖兒更是一口氣接下六部現代劇,其中《陪你逐風飛翔》《盛裝》《警探》都非偶像感濃重的類型。 可見古偶劇與小花之間也要看緣分,適時的分道揚鑣也許能開拓新的天地。

與李蘭迪脫離擅長的校園題材直奔古偶劇不同,94年的卜冠今在校園劇《忽而今夏》中展現不俗的實力之后,繼續深耕現代劇,她把《二十不惑》系列中勤奮機靈的姜小果演繹的惟妙惟肖,十分有共鳴感;哪怕是強調偶像感的《我的巴比倫戀人》,卜冠今也能在其中顯露演技,但碰到類似《公子傾城》這樣的古偶劇,一向頗受好評的卜冠今也會陷入輿論困境。

事實證明,除了外貌和演技以外,本人性格、古裝扮相以及是否有古典氣質都決定了小花與古偶劇的適配度。

相同情況的還有在《小歡喜》《二十不惑》《大考》中表現突出的00后小花李庚希,以及新一代「國民閨女」趙今麥。前者在《雪中悍刀行》中把落難公主演繹得像不懂事的小女孩,實難讓觀眾還原原著中的「清冷系大美女」;后者的《玲瓏》同樣被評價為「幼稚」、「像兒童劇」。

這讓人不得不承認,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戲路,00后小花比起85、90花來說整體浪漫程度降低,與現實題材的整體氣質更為貼近。

電影臉小花「下凡」,劇集效果「打折扣」?

三金影后周冬雨的電視路一直不順,少了死摳細節的大導演和限制時長的大銀幕,「松弛感」作為女主的最大優勢,放在長達幾十集的電視劇中顯得單薄了許多。即便從校園,到諜戰,再到職場,仙俠,周冬雨都嘗試了個遍,卻都沒能得到良好的反饋。

這在「下凡」的電影咖當中不是個例。當電視劇無法將臉部細節逐幀展現,觀眾無法控制自己的耐心和注意力, 章子怡和湯唯、周迅也無法做到完全與電視劇審美兼容。

劉浩存作為最年輕的謀女郎,今年也開始嘗試拍攝電視劇。 9月,劉浩存、林一主演的劇集《離心力》開機,該劇改編自Priest小說《脫軌》,講述白富美變打工妹再從逆境中崛起的故事,劉浩存飾演富家千金江曉媛。

電影臉的劉浩存一般飾演在無常命運中顛沛流離的角色,精靈般穿梭在危機四伏的黑夜之中,清純靈動中帶有一絲狡黠。 比起周冬雨,劉浩存多了一些陽光,少了酸楚感,又正值青春年少,與小說中的形象還是比較契合的。老天爺已經賞了飯,但畢竟是處女作+「招黑體質」,就看「怎麼沒有天賦」的劉浩存靠實力征服電視劇觀眾了。

「倔強感」是電影小花必備的特質,要悄然綻放在山川巖石之中,必定有它過人的生命力。2019年,《嘉人》出了一期95后四小花的封面,分別是關曉彤、文淇、張子楓,和歐陽娜娜。 年紀輕輕拿下金馬獎最佳女配和最佳女主提名的文淇穩站C位,是氣場強大的霸王花,在《天坑鷹獵》《生活家》《致命愿望》幾種不同的劇集類型里,無論對手演員是鮮肉還是戲骨,文淇都能hold住,可以說是把電影花的高級感發揮到了極致。

反而是此前有「國民妹妹」稱號的張子楓在《天才基本法》中的表現無功無過,電影花的功力還需進一步修煉。歐陽娜娜則在「螞蟻競走十年」之后鮮少觸電,與同期在《北京愛情故事》中出道的電影小生劉昊然逐漸拉開了差距, 直到李木戈的《如月》再次向歐陽娜娜遞來橄欖枝,讓其飾演富商千金米蘭,方才又讓觀眾對歐陽娜娜燃起興趣。

雖是電影出道,但任敏的劇集緣一直不錯,憑正午陽光的《清平樂》「趙徽柔」一角演技受到好評后,任敏先是與肖戰搭檔演了仙俠劇《玉骨遙》,后又接了《大理寺少卿游》《歡顏》《燦爛!燦爛!》等劇,前者延續她在現代言情IP中柔弱、破碎感的小白花形象,隨后則向各種戲路做出挑戰,同時迎接她的也是不同于《清平樂》的差異化受眾。

背靠大花周迅的張婧儀和李冰冰身后的周也,經常被放在一起對比,兩人的相似之處不僅是盤靚條順的校園女神相,還有喜憂參半的電視劇之路。發揮正常的張婧儀是將溫柔、悲情、樂觀和義氣糅合在一起,《風犬少年的天空》中的李安然,《我要我們在一起》中的凌一堯都各有華彩,但 張婧儀是明顯的戲捧人,遇強則強,在充斥著工業糖精的偶像劇當中則一切失靈。周也在《少年的你》中的「冷漠貴女」型反派令人驚艷,但到了劇集當中,五官亂飛成了她的新標簽。

但無論怎樣,作為95花中稀缺的「女神」型小花,張婧儀的《他從火光中走來》《打火機與公主裙》,周也的《我們的西南聯大》仍備受關注。

樂觀來看,目前市場提供給95花的機會是多樣的,這也讓她們有時間、有空間去探尋自己的天花板,拓寬自己的演技邊界。畢竟,95花普遍距離大火都還差一部強有力的代表作,誰能在自己的領域里率先邁出一大步,就將會是第一回合的勝利者。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