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漢燦爛》:袁慎的無心之舉,讓凌不疑與他聯手「滅」了樓家

常冬冬 2022/08/08 檢舉 我要評論

「這個恃才行兇,行事肆無忌憚的畜生,我定要將他繩之以法!」

酒肆中,凌不疑一腳踹翻案幾,憤怒地盯著樓犇翩然而去的背影,賭咒發誓。

河東樓家

樓家是河東望族,到了樓犇這一輩,樓氏更是因家主樓經官拜太傅,一時風頭無兩。

樓經是樓家長房嫡子,膝下兩個兒子都不爭氣,帶進宮幾次,都入不了皇上的眼。

倒是樓家二房的長子樓犇,博聞強記、機變多智,曾與袁慎一道,師從歐陽夫子。

這些年來,樓犇游歷四海,不但名聲甚好,在江湖上也頗有人脈。

兩年前,凌不疑曾向太子舉薦樓犇,說他是個謀政理事的大才,扔在論經所里摘章抄句可惜了,應該給他一個施展拳腳的機會。

太子召樓太傅入宮詢問,欲對樓犇委以實職。

誰知,樓太傅滿口謙遜地婉拒了太子的好意,說侄子年輕尚輕,需要再歷練幾年才能當事。

太子對樓太傅言聽計從,此事便就此作罷。

樓犇父親早喪,只留下寡母和幼弟樓垚。

樓垚自小便與何昭君定親,元宵燈會上,何昭君偶遇肖世子,之后更是受他蠱惑,與樓家退了親。

樓垚本就與何昭君秉性不合,退親后,開始追求程少商,就在兩人談婚論嫁之時,肖世子父子造反,何家滿門拼死殺敵,戰至最后一人。

何將軍臨死前留下遺言,將女兒何昭君和幼子托付給了樓垚。

程少商感懷何將軍為家國廝殺,決意成全,主動退婚,讓樓垚娶何昭君為妻。

定親宴上陰謀初現

程少商退婚,最高興的就是凌不疑,他請皇上代行父職,向程家提親。

定親宴上,賓客如云,樓垚因去城外看望何昭君生病的繼母,不及返回,遂請兄長樓犇代為慶賀。

樓犇久負盛名,不少人愿意與之傾心結交,這其中就有銅牛縣縣令顏忠。

顏忠出身寒門,為人耿介孤僻。數年前,皇上正是用兵之時,急需后方安穩,便委派顏忠做了一郡太守。

顏忠上任后,剛正不阿、整肅法紀,引起了世家大族的不滿。皇上為了安撫人心,只能將顏忠貶到銅牛縣做縣令。

顏忠任職期間,鼓勵農桑、興辦鄉學、開渠鋪路,著實為百姓做了不少好事。

四五個月前,顏忠老母病重,為了給母親延請名醫,手頭拮據的顏忠將馬車換成了牛車,還是一頭青牛和一頭黃牛。

堂堂縣令,出行用車連同色的老牛都配不齊,一時間傳為笑談。

銅牛縣距離壽春不遠,壽春是小乾安王的封地,守將名叫彭坤。

早在小乾安王私自鑄幣一事被揭發時,樓犇就曾預言彭坤必反。

顏忠的出現,讓自少年起就一心入主朝廷中樞的樓犇,于晦暗中見到了光明,于是,一個自私陰毒的計劃在他腦海中逐漸成形。

此后數月,樓犇與顏忠頻頻相聚,兩人縱論時局抱負,甚是相投。

顏忠性子耿介,不愿別人將他和樓犇的友誼曲解為向世族服軟投誠,樓犇也因心有圖謀,刻意隱藏自己的行蹤。

是以,兩人每次相見,樓犇都輕裝單騎,顏忠則駕著牛車凈挑小路走,誰承想,卻碰到了萬松柏。

彭坤謀反

萬松柏是程少商父親程始的結義兄長,兩家相交數十年,有過命的交情。

數月前,皇上任命萬松柏為徐郡太守。

萬松柏到了徐郡后,見上任太守將徐郡打理得井井有條,不敢妄自尊大,一直蕭規曹隨,樂得當個甩手掌柜。

四個月前,有位自稱游歷天下的江湖騙子來到徐郡,被求子親切的萬松柏請去占卜。

騙子被萬松柏糾纏得厲害,為求脫身,便誆騙萬松柏只要出門順著東南方向走上七天七夜,沿途無論看見什麼大祠小社,納頭便拜,保管心誠則靈。

萬松柏生了13個孩子,全是女兒,于是病急亂投醫,聽了騙子的話,一路走一路拜,在冷僻的疊水祠,無意中撞見了樓犇和顏忠。

萬松柏總愛穿金戴銀,樓犇初時只當他是途經的商賈,并未放在心上。

兩個月后,彭坤謀反,皇上派崔祐和凌不疑帶兵鎮壓。

大軍開到,樓犇在夾道相迎的人群中看見了萬松柏,驚出一身冷汗。要知道,有些事沒人提起則萬事大吉,一旦有人想到,那就難免處處破綻。

于是,樓犇重金收買刺客,命他們打著為前朝戾帝復仇的旗號,兩次暗襲萬松柏。

萬松柏命大,總能化險為夷,樓犇一計不成,又通過御史黃聞的師弟,說服黃聞彈劾萬松柏。

黃聞十分信任自己這個師弟,見「證據確鑿」,便上奏稱萬松柏蕩亂法紀,圈占民田,強擄數名妙齡少女為妾。

此時彭坤之亂未平,皇上不欲多事,再加上有程少商求情,皇上便決定不把萬松柏的案子下發給廷尉府,只派人宣他到都城述職,順便把事情說清楚。

萬萋萋是個急性子,聽聞父親有事,在家里一刻也呆不住,拉上程少商就去找萬松柏,想要問個究竟。

望峰亭慘案

樓犇見皇上并沒有重罰萬松柏,于是分兵兩路,一路派人追殺萬松柏,一路在銅牛縣做善后工作。

3個月前,彭坤起兵謀反,陳郡東部數縣盡落賊手。

銅牛縣風雨飄搖之際,樓犇找到顏忠,稱自己有良策可保他老母幼兒安危。

顏忠信了樓犇的話,不但將一家五口性命相托,為怕城破后精銅被彭坤搶占,顏忠還將兩千斤精銅運出城,交給了樓犇。

顏忠想著,哪怕將來自己城破身死,皇上能念在他有護銅之功的份上,厚待顏氏一家老小。

顏忠前腳出城,事先被樓犇買通的左縣丞李逢也跟了出去,他留話給守門將卒,說顏忠是出去搬救兵了。

望峰亭前,顏忠一家六口被樓犇派去的人盡數殺死,他至死不知,自己已被樓犇陷害,背上了通敵叛國的罪名。

顏忠死后,樓犇派人將縣令的令符印信都給了彭坤的手下馬榮。

馬榮假作是顏忠外出搬回來的救兵,賺開縣城大門,然后對城中官兵關押一批、招撫一批,坐等樓犇代表朝廷去招安。

銅牛縣易守難攻,樓犇親赴險地,不費一兵一卒,憑借三寸不爛之舌,就「說服」馬榮棄暗投明、開城投降,消息傳揚開來,人人都夸樓犇國士無雙。

樓犇手腳利落,進城后便將涉事的一干人等全部滅口(李逢在馬榮投降前,因為口無遮攔、屢放厥詞,被看管他的卒子殺了),李逢家小在銅牛縣外的山坡下被滅口,馬榮也被冷箭射死,當場斃命。

所有知道內情的人都已殞命,樓犇自以為從此便可登朝拜相,卻不料萬松柏那邊出了意外。

凌不疑、袁慎聯手

萬松柏與萬萋萋、程少商會合后,急著面圣喊冤,便提議抄近道回京。

樓犇派去殺萬松柏的刺客,在官道上打殺一陣,發現對方是班嘉,遂轉頭去小路上截殺萬松柏一行人。

雙方激斗了大半個時辰,萬松柏的部下雖暫時殺退了匪徒,但情勢依舊危急。

程少商見狀,立刻叫人從車中拿出筆墨娟帛,手書四封求救信,落款處蓋上凌不疑留給她的私印,吩咐四名手下突圍求援。

好在,班嘉遇襲的時候,就已派人找相距最近的軍隊求救。班府親衛快馬而去,最先遇到的就是領兵巡視四野的凌不疑。

凌不疑剛安頓好傷亡,就撞上了來求救的自家侍衛。

于是,凌不疑帶兵救下了身陷重圍的萬府眾人和程少商。

事關程少商的性命安危,凌不疑為了斬草除根,順藤摸瓜查到了銅牛縣,推斷出樓犇就是幕后黑手。

回京后,凌不疑向皇上稟明原委,聯手廷尉府侍郎袁慎,一道忙進忙出以敲定樓犇的罪行。程少商提前通知何昭君,讓她將何家的叔伯故舊接進都城,趕早向皇上求情。

功夫不負有心人,凌不疑、袁慎查出馬榮自進了銅牛縣起,一直在城里四處溜達。

馬榮的反常舉動,讓凌不疑和袁慎懷疑他是在找尋合適的地點,偷藏與樓犇有關的罪證。

原來,馬榮與樓犇不過是利益相交,當他目睹了顏、李兩家的慘況后,心生戒備,沒有按樓犇的要求銷毀證據,反而在牛頭坊的一家叫「牡牝」的酒肆里留下了痕跡。

牛頭坊的牡牝酒肆,即指三牛,而樓犇的「犇」字就是由三個「牛」字組成。

凌不疑和袁慎在酒肆的雅間墻上看到了鉆鑿印跡,挖開一看,里面堆著一大捆書簡,上面都是樓犇與顏忠的書信——從相識、相約會面到勸誘顏忠另行安置老母幼兒,一概皆有。

袁慎的無心之舉「滅」了樓家

樓犇狡猾,沒在書函上留下姓名,只在落款處描了一面小小的菱花鏡,所寫筆跡也與尋常慣用的不同。

好在袁慎平時喜歡收集歐陽夫子和同窗們的詩賦雜文,在翻找數日后,終于找到了師弟樓犇二十歲前,寫給歐陽夫子的信函,里面的字跡與顏忠書函中的一般無二。

鐵證如山,樓犇不再辯駁,轉過身子,沖妻子王延姬微微一笑后,自刎身亡。

凌不疑、袁慎回宮復命,皇上下令,將樓太傅罷免官職,勒令他立刻攜家眷返回原籍閉門思過。

唯一例外的就是樓垚,皇上念他對樓犇惡行毫無所知,不但沒讓他流放,還找了個小地方讓他去做縣令,并允許何氏余部隨行。

寫在最后

皇上為了破世家襲勛之風,拔寒門子弟之能,開朝后便定下了同門不能悉數為官的規矩。

樓太傅想讓自己的兒子出仕,遂屢屢阻攔樓犇進入官場。

樓犇文武兼并卻無出頭之日,于是心生歹念,串通馬榮、誘騙顏忠,為了一官半職濫殺無辜,幸而凌不疑、袁慎聯手,終究查了個水落石出。

樓犇死后,王延姬為了給樓犇報仇,殺死了樓太傅夫婦,最終死于自己設計的陰謀中。

樓家幾近滅族,最后活得安安穩穩的,恰恰是淡泊名利,從來沒有害人之心的樓垚。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