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漢燦爛:看懂葛氏兩次出軌的真相,才知王延姬的深情有多可悲

古月 2022/11/23 檢舉 我要評論

蕭元漪跟著程始在外爬滾打10多年回京后,做的第一件大事,就是要替程始的二弟程承休了他的妻子葛氏。

蕭元漪:「你數次想改嫁都嫁不成;我這里跟你下個擔保,哪天二弟與你絕婚,我第二個月就能給他娶一個賢淑貌美的好妻室,絕不叫他再受一點委屈。」

葛氏真的被嚇著了,因為她知道蕭元漪跟著程始在外10多年的磨礪,不是鬧著玩的,干得出來這樣的事。而且根據蕭元漪查出來的那些幕后消息,休她的理由已經綽綽有余。

葛氏兩次回娘家想再嫁

第一次,葛氏剛剛嫁到程家沒兩個月,就挑撥丈夫程承另起爐灶,另扯大旗,以她的嫁妝為軍資也做出一番事業,被程承一口回絕了,她氣憤的回娘家住了十天,這十天里,她天天鬧著要家里給她擇婿另嫁。

結果她挑中的那些起義的英雄好漢,幾個月就叫人砍了腦袋,烏合之眾鳥獸散去。葛氏這才后知后覺,知道行軍打仗掙功業不是鬧著玩的。

葛氏灰心喪氣地,在程家老實了一陣。因為她當時看著蕭元漪兒子一個接一個的生,自己嫁入程家多年,肚子卻一點動靜也沒有,害怕自己不能生養,不但不能另嫁好郎婿,最后還會被程家也休了,雞飛蛋打。

可生下程姎不久,她又起了另嫁的心思。所以,她以調養身子為借口,又回了葛家,這回她再也不想一出是一出,自己找郎婿了,只纏著父兄給她擇好郎婿來改嫁。

葛氏心中恨極,因為她第二次擇婿的計劃再次落空。

她生下程姎后,天下豪杰已差不多形成氣候,不是之前那些占山為王,小打小鬧就能起頭的了;鄉野之間,哪里去尋了得的英雄好漢來嫁。高門豪族倒是有,可卻是做妾,葛氏自然不肯;可若嫁給尋常人,那還不如程承呢,至少程始眼看要出頭了。葛氏在娘家消磨了半年未果,還是心不甘情不愿地回了程家。

葛氏從嫁入程家以后,一直對蕭元漪心生怨恨,覺得她處處壓制她一頭,葛氏曾經對自己的傅母(類似于奶娘、保姆)說:

「我與她前后腳嫁進來,不論人才錢財我處處勝她,可我過的是什麼日子!我拿嫁妝的錢補貼程家,她拿程家的錢補貼娘家!還日日趾高氣揚的,我怎麼氣的過!」(那時候程家家貧,確實拿葛氏的嫁妝用了一陣,但后來程始發跡后,那嫁妝早就幾倍的補齊了)

葛氏另嫁沒嫁成,蕭元漪日子卻越過越好,所以,她對蕭元漪的怨恨更深了。有了程姎后,為了氣蕭元漪,她干脆給程姎起了個,跟蕭元漪和程始早夭的大女兒同音的小名。

這樣還不解氣,當時蕭元漪剛剛生下少商和少宮這對雙胞胎,程始就接到軍令,立刻要動身去前線打仗,沒想到葛氏提前請好了術士,說是蕭元漪生的孩子們必須留下來,不然程老太太就會有血光之災。

蕭元漪立刻請了厲害的術士,來反將葛氏一軍,最后楞是把兒子們都帶去了,只留下了少商。其實給蕭元漪一些時日,少商也是可以帶走的,但是那時候程老太太鬧得兇,軍令如山行程又不可能拖延,蕭元漪只能咬咬牙留下了少商。

葛氏一計不成,又生一計,既然山高皇帝遠,那麼她教壞了四娘子,離間她們的母女之情,那也是「大仇得報」。

葛氏貪慕虛榮,自私自利,嫁到程家以后,從未好好地盡為人妻、為人母,為人媳的本分,甚至動輒打罵丈夫,最后連自己的親生女兒也不原諒她,堅決阻攔程承和她復合,也是自食惡果。

王延姬再嫁為夫報仇

王延姬費盡了心機要為丈夫樓犇報仇,甚至不惜牽連無辜,只為讓她認為地害死丈夫的「罪魁禍首」自投羅網。

可是實際上,她的深情全都錯付了。樓犇對王延姬那點肉眼可見的「深情厚意」,根本配不上,王延姬為他所付出的一切。

霍不疑曾經試圖叫醒,這個偏執得為愛癡狂的可憐女人: 「你對他情深一片,生死可付。為了他,你可以不要性命不要家人,可以與李闊那樣粗鄙不堪的莽夫同床共枕,可樓子唯是怎麼對你的?!」

「你們成婚數載,夫妻團圓的日子加起來只有數月!他整年整月的不在家,留你一人孤寂思念,只為了榮華富貴,還美其名曰‘一展抱負’!」

樓犇原本不必犯下如此通敵叛國,害人害己的大錯,她出身世家大族,本就比普通平民強上許多。可他一不愿向伯父樓經低頭,二不愿從稗官小吏做起,非要走邪門歪道!

比起與王延姬長相廝守,不但他的雄心抱負更重要,臉面自負也比王延姬重要!

王延姬能策劃如此縝密計劃,來誘捕凌不疑一行人,這種顯而易見的事情不是想不透,而是不愿去想!

事實就是如此,不管你如何說事實講道理,你永遠也叫不醒一個裝睡的人,除非他自己愿意醒。

葛氏和王延姬揭示的婚姻真相

葛氏和王延姬,正處于婚姻中的兩個極端。一個只愛自己,從不顧及他人,另一個愛得太滿,過猶不及。

葛氏自私涼薄、趨炎附勢,把愛情和婚姻當做她貪慕虛榮的砝碼。從未想過認真地經營婚姻,這樣的人不管嫁給誰都不會幸福。

王延姬為了愛情可以犧牲一切,哪怕是要傷害她曾經所愛的家人,變得偏執而又瘋狂。

樓犇出人頭地以后就真的能對王延姬好嗎?一定不會,他只會更加拼命地為他的前途籌謀。如果一個男人卑微時對你不夠好,發達了也別指望對你多好。別在愛里迷失自己。不是一味付出就能換來珍惜。

女人遇見了愛,一起為了更美好的未來努力打拼,是值得陶醉的。但燃燒自己,長夜里只有這一盞燈,那就該清醒了。

吳桂君在詩歌《喜歡一個人》寫道:傷害你的不是對方的絕情,而是你心存幻想的堅持。愛情永遠是兩個人的努力,而不是一個人的委屈求全。

人世間的事情,往往是求仁不得仁,越是用情至深,最后被傷得就越深。人太干凈了,就沒有抵抗力,感情同樣是,把感情想得太過純粹,最后受傷的只能是自己。

不管我們處在何種境地,是身居高位,還是富甲一方,又或是平凡一生,都不要忘了,無論親情、友情、還是愛情,世上任何一段關系都是雙向的。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