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漢燦爛》捧紅一男一女,張月遇上好角色,李昀銳碰到好對手

wang 2023/01/13 檢舉 我要評論

拍于酷夏,收于寒冬,從短袖到棉服,《星漢燦爛》結束了它的拍攝旅程。

僅用了堪堪半年的時間,就來到了大家見面。

回看劇中戲服與場景,或許放到寒假檔放映,等結局看萬家燈火,會更有觸動一些。

作為一部主打群像成長的戲,《星漢燦爛》花了將近五個月的時間來描繪其中角色。

每個登場的人物,即使戲份寥寥,也不是平白無故就會出現的。

他們均與主線有著密切關系,成長,可以是程少商凌不疑那種虐生虐死。

也可以是三叔父三叔母那種細水長流,不僅主角的愛恨情仇讓人看得激動。

這配角們也獨有自己的風格,在主線之上,活出了自己的人生。

一部劇爆火,一下就捧出了兩個人。

萬萋萋張月遇到的是好角色,而袁善見李昀銳碰到的,則是好對手!

萬萋萋性格颯爽,懵懂情愛卻很是勇敢,獄中成婚,堅韌哭戲體驗角色魅力

好的演技是能救回一個,本來不怎麼討喜的角色。

但好的人設,一定程度上,只要不是演員太拉垮的話,保持及格線水平,就能吃到紅利。

在劇目里,要論小女娘里邊誰的人設是最好的,私以為便是萬萋萋了。

首先她與男女主沒有沖突,且當程少商為親生妹妹一般。

再者,她在家中排行老小,自幼便學得騎射,很是帥氣,性格灑脫不羈。

最后,這個人物在對待感情方面,前期是有些呆頭鵝。

后期清醒過來,獄中成婚的堅定操作讓人佩服。

張月拿到了這個,一直在跟著主線走的角色。

且把萬萋萋的豪氣張揚演繹出來了,自然就得到了大家的喜歡。

在轉戰古言圈之后,張月一連演了三個女配,卻個個不一樣。

在《國子監》里她是驕縱大小姐,滿不在乎地叫囂著有本事來攆她出去。

皺眉嘟嘴樣樣來,一看就是被慣壞了的,沒有方寸的千金。

一下子覺得兩個帥哥在追自己,思來想去,跑到弟弟跟前。

滿是愁容,糾結問道到底誰當妳姐夫比較好。

弟弟都無語住了,感覺姐姐真是笨蛋美人一個。

如果說宋佳音這個角色,是張月放開來演的話。

那麼徐時錦這位理性滿分的女官,便是她需要鉆研細節的了。

背負這翻案的擔子,徐時錦行動一向是謹慎的,處處合乎禮儀。

眉眼明明沒有蹙起,卻覺得滿是哀傷。

憑借綠茶林有有出圈,張月接連用角色證明,她也能詮釋隱忍與豪爽的極與極。

在《星漢燦爛》之后,她接戲仍然是以女配為主。

希望再多打磨一些時候,她能等到她的天選女主。

李昀銳趙露思對手戲,甜虐交織,袁慎嘴硬半生,成觀眾意難平

袁慎這個人,哪里都好,就是嘴硬,在程少商少女時期便想著與她打鬧。

等她真正歸心于凌不疑之后,他才明白自己下錯了一步棋,這便是滿盤皆輸。

在劇里,李昀銳與趙露思演繹的,角色之間的懵懂感情。

那種歡喜冤家的感覺被兩人拿捏住了,特別是故事的一開始。

兩人躲著偷聽,程少商一回頭,不成想袁慎竟拋下自己挨到一邊去了。

那小氣憤的模樣,是正在互懟的小學生沒錯了。

從嬉笑打鬧到最終離別,五年之后,兩人再站在一起,完全沒有了曾經的朝氣。

只剩愧疚與錯過,遇上好的演員,能成就更為精彩的畫面。

兩人的對手戲是好看的,袁慎這個角色意難平的程度,也是高的。

看似他什麼都不在乎的模樣,但其實他在感情里是最被動的。

他沒有凌不疑的強勢,樓垚的勇敢,他只能等著程少商走來,只是程少商最終沒有赴約。

李昀銳對于這種深情男配的拿捏,從《余生》到《星漢燦爛》,可以說是進步了一大截。

在與程少商訣別的那場戲里,他眼眶里慢慢蓄滿淚水,但卻仍然堅持望向對方。

這樣壓抑著,才是最讓人難受的。雖然是選秀偶像,但費振翔導演就是會指導。

加之李昀銳自帶優秀儀態,這可憐狐貍袁慎,他是演活了。

一個角色的成功,代表他有機會接觸到之后更優秀的本子。

接下來待播的兩部劇《為有暗香來》與《西出玉門》。

一部是不輸《星漢燦爛》的抉擇虐劇,一部是歷險爽文。

不是主角沒關系,挑到好角色才重要,期待他能將另一個「袁慎」帶給大家!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