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漢燦爛》看完宣皇后的一生發現:不帶鋒芒的善良是對不起自己

wang 2022/09/10 檢舉 我要評論

在《星漢燦爛》里讓少商倍感溫暖的人是宣皇后,她讓人看到了人性中最美好的一面。

宣皇后離世曾讓我哭得稀里嘩啦,多好的人啊。命運對她太不公平了,想必很多人都和我一樣,有這樣的意難平。

可是,當我再刷這部劇很多細節的時候,讓情緒回歸平靜的時候,發現當初少商實在是不應該跟著宣皇后學宮規禮儀。

宣皇后不僅耽誤了自己的一生,還耽誤了少商整整五年的青春。

先說明一下,伊說說對于劇中的女子做分析的,都是認為值得去討論的角色,最起碼是一面鏡子,讓我們看到自己不曾注意的一面。

這里沒有褒貶,沒有拉踩。如果抱著討論的想法,希望我們可以來一場思想的交流盛宴。如果只是想扯杠,特別不認同,那就是你對,可以不看了。

閑言少敘,開始聊一聊宣皇后吧。

宣皇后的一生遺憾頗多,她也說自己一生都在為別人考慮,沒有活出自我。可是,在我看來,即便是到最后,她還是沒有活出自我,和其他人沒有關系,只和她的性格有關,或者說是她的善良造就了她的人生遺憾,也影響了少商的人生。

姎姎說過一句話,她不想再做聽話的女娘了。看過宣皇后的一生,我想說,不想再善良了,確切地說是,不想做不帶鋒芒的善良女人。

把帶鋒芒的善良要怎麼做留到后面討論,先來說說善良沒了鋒芒是什麼樣?

都說少商是個留守兒童,童年過得很慘,即使父母歸家,也無法享受太多疼愛,所以少商就像一只無法讓人接近的刺猬,后來少商的柔軟和收起這些刺都是因為遇見了宣皇后,她像一束光照進了少商的心房,讓她溫暖無比。

其實,宣皇后對待少商的方式,并不算是母女相處的方式,更像是婆媳的相處方式。宣皇后是很溫潤也很喜歡少商,她和少商是婆媳是朋友,唯獨不是母女。

母女是什麼?母女就是宣皇后和五公主,母女就是蕭元漪和少商,這個問題在這里不展開討論了,后面會專門聊。

很多人挺奇怪,太子和五公主明明是一母同胞,性格卻截然相反。五公主再受寵驕縱,也是在長秋宮長大的,宣皇后的溫婉在她身上一點影子都找不到。

那是因為宣皇后的善良,太沒有原則性,不僅在教育五公主的過程中,無法給予規則感,并且也沒有辦法約束五公主,相反,五公主從小看到的是,母親因為善良只會忍讓,她便成了長秋宮里那個不好惹的女子。

而少商遇見宣皇后的時候,個人價值觀基本已經形成,她和宣皇后之間更像是忘年交,少商感動于宣皇后的看見,宣皇后喜歡少商的果敢。

再來說太子,太子的性格是像宣皇后的。只能說,宣皇后的確很善良,在太子的教育問題上太過隨性,宣皇后從來都沒有往帝王這方面培養。

因為善良不帶鋒芒,宣皇后對五公主的教育缺失的是規則感,因為善良不帶鋒芒,宣皇后對太子的教育缺失的是力量感。

這兩點放在對待少商又有了另一番效果,這種無規則感讓少商感受到了無條件的支持,這種無力量感,讓少商感受到無壓力放松的自由。可是這兩種東西只適合朋友間相處,卻不適合教育子女。

如果說這種善良無法讓子女優秀,尚不能算是宣皇后一個人的問題,那麼,宣皇后讓自己糾結地過完一生,才是對自己的不負責任。

宣皇后一生的心結,就是嫁給皇帝,成為皇后。從她內心來說,她不想做皇后的,所以看到她為此煩惱痛苦,都特別同情她。

可是,從另一個角度來說,她的這種糾結也是一種無法承擔選擇后果的表現。

宣皇后和皇帝的婚姻,是名副其實的權勢聯姻。當年,皇帝和乾安王結盟,需要用婚姻來鞏固雙方的關系。

乾安王把自己的外甥女嫁給了皇帝,并且立為皇后,就是宣皇后。乾安王的女兒文修君對此耿耿于懷了一輩子,覺得是因為她和皇帝同宗無法聯姻,所以才便宜了宣皇后。

可是,誰又知道,這是不是乾安王的小心思呢?當時,皇帝還在爭奪天下沒有見分曉的時候,嫁給皇帝只能是一種投資,也會有失敗的可能,所以與其讓女兒涉險不如嫁外甥女更為穩妥。

宣皇后是在家道中落的情況下投靠舅舅的,所以當舅舅讓她出嫁的時候,她的確是別無選擇,與其說是為舅舅考慮,不如說是為她和家人的考慮,她嫁了。

她在出嫁的時候,就知道皇帝已經有妻子了,那就是越妃。越妃和皇帝青梅竹馬,感情深厚,這應該是她在出嫁后才知道的。

所以說,宣皇后嫁給皇帝,不能說她一點期待都沒有。也能看出來,宣皇后是深愛皇帝的,只是皇帝給她的愛是尊重,是愛護,是最符合皇家婚姻的模樣,唯獨沒有她想要的尋常夫妻那般柔情蜜意。

皇帝把相敬如賓給了宣皇后,把鶼鰈情深給了越妃。

皇帝之所以很尊重皇后,也是因為,當年他出征在外,越妃陪著他打天下,而家里上下所有子女養育,都壓在了宣皇后一個人身上。

宣皇后內心最大的痛就是皇帝不愛她,其實皇帝不是不愛她,只是自己沒想明白而已。

都說愛情是相互的,雙方要有互動才能談情說愛,宣皇后覺得皇帝不愛她,可是她對待皇帝也是尊重大于情愛的。她渴望皇帝能像對待越妃那樣,對待自己,可是她沒有看到越妃對待皇帝的樣子。

也就是說,越妃只在人前把皇帝當皇帝,人后只有他們兩口的時候,她是把皇帝當丈夫的,而宣皇后不管人前還是人后,都是把皇帝當皇帝的。

她很善良,可是她的善良是一種本能,不帶絲毫的戰術性。

皇帝也有過和宣皇后的交流,可是宣皇后的回答永遠都是好好好,這對少商這種需要肯定的小女孩來說是溫暖,對于皇帝來說就味同嚼蠟了。

最讓宣皇后寢食難安的事情,是她當了皇后,她總是感覺自己搶了越妃的東西。在她看來,皇帝和越妃已經是夫妻,自己被舅舅逼著嫁過來,就像兩個人的車硬是擠進來變成三人行。

自己不但是后上車之人,還占據了皇后之位。這些事情都是讓宣皇后痛苦很多年的事情。

不過,對于愧疚這種事情,只可以表達一次,反復表達就會變味。宣皇后對于自己當初不愿意做皇后還有這種愧疚,至少說過三次。直到快要離世,還在念念不忘此事。

宣皇后的這種糾結和越妃的爽利形成了鮮明的對比,說實話,我更喜歡后者的行事風格。

不帶鋒芒的善良,往往會瞻前顧后,明明是自己做出的選擇,卻總是覺得是不得已別人逼得,明明是自己需要為選擇負責任,卻總是覺得都是為了別人自己。

一個人想要不徒增煩惱,不讓自己太過于糾結,最好的辦法就是,看清楚自己走的路都是自己的一種人生選擇,可以后悔可以得意 ,但是不會害怕負責任。

當自己能為自己的所有行為選擇負責任的時候,才算對得起自己,不為難自己了。

宣皇后把自己關進了長秋宮,是她的選擇,可是更像是對所有人的懲罰。按理說,她是自己選擇了退位,不管是出于什麼考慮,都是自己情愿做的事情。

接下來,她覺得三人行太擠想要退出,也不是不可以。關鍵是她退出后,選擇的歸宿是把自己鎖在長秋宮,相當于自己把自己打入冷宮。

怎麼看都像是在懲罰自己,也在懲罰那些關心她的人,你看少商就跟著把自己也關進了長秋宮。

這善良就像一把軟刀子,扎心得不是一點半點,只能說,不帶鋒芒的善良是對不起自己。

我一直在想一個問題,如果宣皇后真的明白了活出自我的意義所在,她一定不會把自己關在長秋宮里,那她又會如何生活呢?

太子被廢,封為東海王前往封地,宣皇后是可以一同前往的。在封地,太子可以安心做一個萬事不管的東海王,宣皇后在兒子的府中也能享受天倫之樂。

或許不是宣皇后糾結,只是太愛皇帝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