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漢燦爛》姎姎是個聽話懂事的女娘?你可能想錯了,沒那麼簡單

wang 2022/09/18 檢舉 我要評論

《星漢燦爛》里最不起眼的女娘大概是程姎了。 她給人留下印象最深的時刻,也是蕭元漪偏心她,傷了少商的時候,除此之外再無太多專門為她講述的段落。

她的出場很多,更像是程家跑龍套的背景板家人,三叔母還有一段高光的時刻,而這個女娘什麼都沒有。

但是,當我們聚焦這個不起眼的女娘時候,會發現她的情商之高,不輸三叔母和越妃,看似沒什麼主見只知道聽話的女娘,卻擁有一個很有節奏感的人生。

是時候,聊一下程姎了。

程姎是程家二房唯一的孩子,她的童年是和少商有一樣的痛,就是和母親的離別之痛。 少商被母親蕭元漪留下,還是迫不得已,相比之下姎姎要更慘一些。

程家大母也就是少商和姎姎的奶奶,本就重男輕女,二房媳婦葛氏只生了姎姎這麼一個女孩,眼看著大房嫂子蕭元漪生了三個兒子,自己二房又仰賴大房生活,這所有的委屈不滿都發泄在了這個女兒姎姎的身上。

姎姎從小就被母親葛氏丟在娘家不管,在很多年里,姎姎也是一個見不到父母的留守兒童,即便是回到程家,也要日日看著葛氏在府上興風作浪,不是苛待堂妹少商,就是責罵父親無能。

可是,為什麼沒有人覺得姎姎的童年可憐呢? 因為姎姎因禍得福,葛氏的娘家是書香門第,從外祖父到舅母,全家上下都疼姎姎。

也就是說,少商和姎姎的童年區別,只在于養她們的親人態度不同。 葛氏對少商百般苛待,不曾給過分毫地愛和溫暖,而葛舅母對姎姎,給予了良好的教養和無限的愛。

所以,少商羨慕堂姐姎姎,發出感慨,本以為堂姐有如此不堪的母親是大不幸,沒想到姎姎才是受盡寵愛的那個女娘。

正是這兩種截然相反的童年經歷,也讓少商和姎姎形成了不同的應對人和事的風格。 少商像刺猬,渴望與人靠近卻用一身刺保護自己; 姎姎像兔子,溫柔可人用乖巧聽話保護自己。

對少商感興趣的小伙伴可以移步《星漢燦爛》程少商真的很可憐嗎? 生活多艱不易,別給自己擰巴

這部劇里其實有很多讓人溫暖的地方,比如姎姎是用乖巧聽話保護自己,但是沒有讓乖巧聽話變成心機,和少商爭寵。

也可以說自始至終,姎姎都沒有因為不如意而被黑化,而是選擇用自己的方式去迎接生活。 最終活成自己喜歡的樣子。

化解關系沖突的高手

姎姎和少商是堂姐妹,性格是截然相反的樣子。 自己的母親是葛氏,都說姎姎聽話,可是從來不聽自己母親葛氏的話,因為她有自己的是非判斷。

葛氏苛待少商,姎姎不會和母親正面發生沖突,而是迂回從旁照顧少商,給少商送吃的,葛氏自己都說,就是因為姎姎的相助,她的所謂教育少商都失敗了。

等到少商的父母回來,大伯母處處維護姎姎,對少商處處嚴格要求。 作為母女關系緊張的導火索,姎姎該如何自處?

這里也要提到一點,蕭元漪對姎姎,始終是有分寸的,看似很偏心寵溺,其實這是親戚之間的一種相處法則。 她把葛氏趕出了程家,是大快人心,可是面對姎姎,她是有一份愧疚之心的。

畢竟從此,姎姎的身世會多一個被世人詬病的軟肋,那就是母親是因為德行有虧被夫家休了趕回了娘家。 而且,她的學識格局,也不可能像葛氏那般去苛待姎姎。

在對待姎姎的事情上,蕭元漪做到了大伯母管家的本分,感興趣的小伙伴可以移步《星漢燦爛》緣何人人都說蕭元漪當媽不稱職,皆因她做錯了一件事

那從姎姎的角度來說呢?姎姎在幾天之內,也變成了少商曾經童年的境地。你看她也會求大舅母,把她帶回葛家。因為她感受到了孤立無援的滋味。

母親被休,父親去了白鹿書院求學,她在程家接下來的生活,可以仰仗誰?當然是蕭元漪這個大伯母了。

客觀地說,姎姎比少商大不了幾歲,但是心智的成熟度要比少商大很多歲。她想要繼續在程府立足,聽話懂事就成為她和府中所有人和睦相處的途徑。

但是,她聽話是有自己的分析判斷,不是盲從。在蕭元漪同時面對程家兩個女孩的時候,往往下意識的先責難自家女兒,姎姎看在眼里卻沒得意忘形,而是非常巧妙地去化解她和少商之間的敵意。

其實,姎姎面對的府中關系還有自己的位置,是比較復雜的。她沒有讓矛盾激化,而是讓自己成為關系中的粘合劑,不僅沒讓少商和她對立,還變得更為親厚。

關系中最難處理的事情,就是多邊關系,找到沖突背后的關鍵點,并且用春雨潤無聲般的方法化解平復,才能讓自己身處復雜關系中不被撕扯和扭曲。

這怎麼可能只是聽話就能做到的?

走出愛情困惑的高手

按照很多劇情套路,姎姎基本就是那個黑化的堂姐。因為姎姎有很多次可以讓自己黑化的時刻,但是姎姎沒有。

你看劇中,為了追求自己愛慕的人,多少女娘都失去了自我。感興趣的小伙伴可以移步《星漢燦爛》里被愛情耽誤的女子,機關算盡反算了卿卿性命

姎姎對袁善見很是仰慕,也算是一見鐘情。袁善見在程家做夫子,姎姎還是有很多次主動的接近和表示,奈何袁善見眼里只有少商,姎姎該如何自處?

她是因為性格軟弱不敢表白爭取嗎?不是,她有自己的判斷,自己的想法,自己的選擇。

她很快就看到了袁善見眼里的人,不是她而是表妹少商。按理說,情敵之間產生嫉妒很正常,可是姎姎沒有。

她沒有嫉妒,不代表她這個人就是軟弱無能,恰恰相反,這里也可以看到姎姎的智慧。是因為她的學識和格局告訴她,眼里心里都沒有你的人,就不屬于自己,也不是自己想要的愛情。

剛開始看劇,我還期待姎姎可以和袁善見組CP,后來發現袁善見根本不適合姎姎,姎姎及時止損自己的感情是對的。

機會來了一定要抓住,看清楚不屬于自己的也要學會放手,這也是一種大智慧。

生活有松弛感的高手

偶爾看到松弛感這個詞,就想到劇中的姎姎不就是這樣嗎?她在很多時候,是被人忽略的,因為聽話懂事,也因為讓人放心,但是她自己把自己的生活打理得一清二楚,有條理、有節奏感。

姎姎的生活的確沒有少商那樣驚天動地,但是給人一種放松的安全感。蕭元漪說,女娘的婚姻相當于第二次重生,嫁的人很重要。

班小侯對姎姎是一見鐘情,天天往程府跑,姎姎又該如何自處?不要看姎姎說的那般,她的婚姻大事全憑長輩做主。

她的母親葛氏已經被休,是沒有資格左右她的婚事的,她的父親一心求學做學問,也不會插手她的婚事,大伯母蕭元漪更不可能替她做主。

蕭元漪對自己女兒少商的婚事都是萬事由她,對于侄女姎姎的婚事,會替她打算但是也會尊重姎姎的選擇。

所以,姎姎的婚事也是她自己說了算的。按照姎姎之前的行事風格,她面對班小侯的追求,不可能只是懂事地答應那麼簡單,否則班小侯就不用天天往程家跑了。

班小侯不會認路的人,都記住了去程家的路,可見去程家有多頻繁,也可以說和姎姎有了充分互相了解的時間。

所以,姎姎能同意嫁給班小侯,首先是喜歡這個人的。人人都覺得班小侯是個沒有任何生活能力的人,我卻看到班小侯是姎姎最好的選擇。

班家也是世家大族,只是班侯一家人都在征戰中沒了,留下唯一的血脈就是孫子班小侯。所以,班小侯像珍寶一樣被人小心翼翼地養大,算是過度保護,以至于班小侯基本沒有生活能力,出門連路都不認識。

但是,就是這樣的一個人,卻在喜歡上一個女娘后,不是用自己的地位權勢直接提親,而是天天跑程家追求姎姎。可見,他不是一個被寵壞的廢人。

何昭君說,她經歷了大難之后,才知道找丈夫要找一個心地柔軟的人。

姎姎的性格是以柔化解一切沖突,所以班小侯這樣單純又溫柔的男人更適合她。

有沒有注意到,姎姎很早就開始和蕭元漪學習管理內宅事務了,這是姎姎主動要求學的,她知道自己需要什麼樣的婚姻,才可以保證自己的后半生像在娘家一樣無憂。

但是,姎姎的生母葛氏畢竟是被休之人,她不管嫁入哪個世家大族,都會像攻擊少商無父母教養一樣,備受婆婆和妯娌的詬病,如果是那樣,姎姎的委屈不會少。

可是班小侯的府上就不一樣了,姎姎嫁過去同樣可以無憂無慮的生活,她在蕭元漪那里學到的持家管理才能,還可以得到發揮,也彌補了班小侯的生活能力差的一面,也不會有人詬病姎姎的生母。

劇中結尾只能看到姎姎和小班侯同心協力幫助少商御敵,再無其他講述,不過在小說中,姎姎和班小侯四處游歷大好山河,日子過得逍遙快活。

別看姎姎安靜,其實這樣的生活她也渴望;別看姎姎聽話,其實她有自己的分析判斷;別看姎姎懂事,其實她從來不會委屈自己。

像水一般順勢而流,抵達自己想要的大海,也是一種人生大智慧。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