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風而行》看到謝澤天試探江韜,才懂程母的「心病」從何而來

古月 2023/01/09 檢舉 我要評論

江韜的行為,越來越離譜了。

飛機上,男乘客郭曉亮突發疾病,飛機上沒有醫護人員,郭曉亮病情不明,機長江韜面臨艱難抉擇。

一邊是乘客的生命安全,一邊是鷺航的利益,江韜在經過深思熟慮后,選擇了后者。

郭曉亮之死

飛行中途有備降「賽供機場」的機會,江韜卻取消了備降,加速直飛目的地新加坡。

結果,郭曉亮在飛機降落新加坡時,不幸因病身亡。

郭曉亮的老父親請了莊律師打官司,要求鷺航給一個說法,并要求江韜當眾賠禮道歉。

其實這場官司,江韜本可以穩贏的。

《向風而行》江韜沒有備降賽供,直飛新加坡,做法并不違規,更沒有違法,主要有三個原因:

一、郭曉亮在飛機上短暫昏迷后,很快就恢復了意識,并且還能走到頭等艙,江韜認為郭曉亮的身體狀況有了好轉;

二、新加坡的醫療條件好于賽供;

三、機長有權利決定備降還是直飛。

莊律師帶著郭父來見江韜,江韜根本不把他們放在眼里,因為江韜身為資深機長,確信自己的行為是沒有問題的。

沒想到莊律師提前做了不少功課,知道江韜正在競選副總的職位,以此來威脅江韜。

莊律師慫恿郭父在網上發聲,利用輿論的影響力給江韜施壓,江韜頓時慌了。

江韜弄巧成拙

江韜為了避免外界質疑他的判斷,減少不必要的麻煩,刻意隱瞞了賽供機場可以備降的事實。

江韜找到副駕駛程霄,勸她不要提賽供那一段,程霄難以置信:

「你做得沒有錯,為什麼要隱瞞呢?」

程霄沒有配合江韜,程霄說得沒有錯,大大方方公開事情的真相,真誠地幫助郭父善后,才是江韜該做的事,但江韜卻選擇了修改賽供機場的錄音。

賽供機場明明同意了備降,江韜卻改成了賽供機場跑道臨時關閉,沒有備降的條件。

江韜以為這樣會萬無一失,其實是大錯特錯。

錄音和程霄在駕駛艙聽到的是不一樣的,程霄當著公司高管們的面,質疑錄音的真實性。

程霄的「過激行為」,讓安監部部長謝澤天也對江韜起了疑心。

謝澤天和江韜有很深的交情,謝澤天是相信江韜的人品的,但人總是會變的,謝澤天擔心江韜會一時糊涂走了彎路,特意試探和敲打了江韜。

謝澤天的良苦用心

《向風而行》劇中,公司食堂里,謝澤天向江韜提到了自己由于腰肌勞損,身體吃不消,不得不考慮提前退休。

謝澤天意味深長地說:

「看來我的飛行生涯要走到頭了,這兩年一直在理療,以為能養回去呢。現在看來,高估了自己。自己的身體自己最清楚,我是怕哪天在飛行途中,腰椎病突然發作,會影響安全。本來以為能飛到退休呢,現在看來要提前落地了。」

謝澤天這段話看似是在說身體上的疾病,其實是在暗示江韜心理出了問題。

一個飛行員如果心術不正,飛行生涯也就走到了頭,飛行員的私心和貪欲,會影響到飛行的安全,只在乎利益和權位的人,是不適合從事飛行的職業的。

有些錯誤一旦犯下,就沒有回頭的余地了。

江韜聽到謝澤天的話,隱隱不安,他擔心謝澤天會站在自己的對立面,于是感嘆英雄遲暮,故意提到了十七年前泛海航空的那場釋壓事故,企圖用「共患難」的交情博得謝澤天的信任。

十七年前,謝澤天和江韜都是泛海航空的飛行員。

一次飛行任務,謝澤天是駕駛員,而江韜是副駕駛。

兩個人都很年輕,但飛行技術都過硬,成功將事故的損失降到了最低,除了一名空姐不幸遇難之外,機組其他人員和乘客都安全著陸。

泛海航空因此倒閉,謝澤天和江韜進入鷺航,備受總裁徐策的賞識,兩人也都升了職,當上了部長。

江韜假裝隨意說道:

「老謝,我一直忘不了那天,那天在登機前,你還跟我說呢,我們要把每一次的飛行,都當成自己的首飛來對待。」

謝澤天回想起當年,也是感慨萬千,夸贊江韜的飛行實力:

「誰能想到,在空中機體突然破損,風大到檢查單吹起來拍到臉上,儀表盤都看不清楚,但是你一點兒都沒慌啊,程序操作得又穩又準,很多老飛行員的心態和技術,都沒法跟你比。」

江韜仍然不忘奉承和拉攏謝澤天:

「才不是這樣呢,我跟你說實話吧,我當時緊張得要命,害怕極了,我真不敢想象,當時如果你不在的話,后果會是怎樣。一眨眼,這都是十七年以前的事了,真快。」

謝澤天感嘆道:

「是啊,能堅持飛到今天,都不容易。」

謝澤天最后這句話,是勸江韜牢記自己的初心,愛惜自己的事業,不要因為不必要的錯誤毀掉自己。迷途知返,一切還來得及。

江韜聽到這里,很明顯拿杯子的手停住了,然而他已經沒有勇氣去糾正錯誤了,錄音修改了,賽供機場的關系也打點好了,還在公司會議上拿錄音為自己作了證,此時回頭就要和副總的職位無緣了,江韜只能硬著頭皮一錯到底。

駕駛艙的觀察員林一成是江韜的小舅子,自然幫著江韜說話,程霄的證詞至關重要。

郭曉亮的父母被無良的莊律師欺騙,卷走了老兩口的存款,無依無靠的兩位老人,以淚洗面,沒有能力為兒子討回一個公道。

程霄看到郭曉亮父母的困難,心疼他們的遭遇,決定幫他們找律師,和鷺航打官司。

程霄想得很簡單,江韜撒謊了,事情的真相不該被掩蓋。

為了堵住程霄的嘴,江韜找到了程母方京云,讓方京云勸勸程霄,不要跟公司對著干。

方京云卻表示,自己本來就不同意讓程霄當飛行員,正好借著這件事,讓江韜辭退程霄,方京云自薦成為了江韜的律師,要在氣勢上打壓程霄,讓程霄自亂陣腳。

程母的「心病」

方京云幫江韜辯護,程霄看到自己母親的出現,驚訝得一時說不出話來。

方京云是一名優秀的律師,專業能力很強,她拿出了郭曉亮生前的就診報告和工作方面的證據,以此證明郭曉亮生病是因為工作強度太大,郭父應該起訴的不是航空公司,而是郭曉亮的工作單位。

方京云有備而來,她指出了江韜沒有備降是符合相關法條的,方京云侃侃而談,程霄找的律師根本不是她的對手。

《向風而行》程霄沒想到方京云會做得這麼絕。

方京云這麼做,只有一個訴求,讓程霄辭職,跟她回老家,不再從事飛行職業。

程霄熱愛飛行,立志要成為一名優秀的飛行員,她覺得自己有權利去實現夢想,選擇想要的生活,她不明白方京云為何對她有這麼強的控制欲。

程霄從小就活在方京云的高壓之下,方京云對程霄要求很高,逼著她學習,參加各種比賽,從奧數到作文,再到小提琴,程霄樣樣不落,拿下了滿墻的獎狀。

好不容易熬到了考大學,程霄報考了飛行學院,方京云卻偷偷改了她的志愿,讓她去學法律。

幸好程父理解程霄,幫程霄辦了轉學,程霄才能如愿當上飛行員。

程霄工作后,方京云仍然不放過程霄,催她辭職,還在背地里賣她的房,強迫她回老家,這些行為,程霄都忍了。

方京云為江韜辯護,徹底觸碰到了程霄的底線。

程霄一直以為方京云雖然對她管教嚴格,但是有職業操守的,是一位有良知的好律師,沒想到方京云卻能為了逼她辭職,就和江韜那種人聯手。

程霄這次對母親是真的失望了。

其實程霄不懂,方京云堅持不讓她當飛行員,是有苦衷的,十七年前的泛海航空,方京云就在上面。

出事的那個空姐,當時正在方京云的身邊倒水,方京云目睹了最為悲慘的一幕,從此留下了心理陰影,患上了創傷后應激障礙,情緒時好時壞,看了很多心理醫生都沒有用。

從謝澤天和江韜的對話中,也可以知道當時情況有多危險。

方京云沒有再坐過飛機,出遠門也只會坐高鐵,她想把程霄拴在她的身邊,是出于對程霄的愛和保護,當她得知程霄在飛機降落時遭遇了小事故,當場就犯病住進了醫院。

泛海航空的釋壓事件,影響了方京云十七年。

江韜為那場事故中自己的完美表現沾沾自喜,錦旗掛滿了辦公室,也因此升職加薪,為履歷上增添了濃墨重彩的一筆。

可江韜根本不知道,泛海航空是他的勛章,卻是方京云和其他乘客們的傷疤。

顧南亭和程霄的堅持

飛行中任何危險的因素,以及對乘客生命安全忽視的行為,都有可能會影響一個人的一生。

江韜經歷過這麼大的事故,更應該謹慎認真,把乘客的生命安全放到第一位。

謝澤天一直勤勤懇懇,專注對待每一次飛行,他支持徒弟顧南亭建設新的飛行安全體系,他沒有太多的野心和欲望,更愿意把機會讓給年輕人。

《向風而行》江韜卻和謝澤天走了不一樣的路。

江韜在泛海航空的光榮履歷的加持下,當上了飛行部部長,卻仍然不滿足,還想當副總,為此,他打壓下屬,巴結集團董事,參加各種飯局,為徐策鞍前馬后。

權力和利益,改變了江韜。

不可否認,江韜曾經也是一位熱血飛行員,有操守有堅持,但隨著地位越來越高,他也變得越來越圓滑世故,利欲熏心。

江韜這種人,德不配位,是沒有資格擔任副總的。

而堅持追求真相的程霄和顧南亭,才是鷺航的希望。

程霄為了幫助郭父,不惜站在公司的對立面,因為只有這樣,她才會問心無愧。

郭曉亮去世后,程霄一直處于愧疚之中,每天被噩夢驚醒,她很后悔為什麼自己沒有利用副駕駛的身份,強行備降。

能夠讓自己心安的方式,是正視真相,勇敢面對出現的問題。

方京云十七年沒有再坐過飛機,刻意逃避那段經歷,不敢向程霄提起這件事,可這樣并沒有讓她緩解病情,方京云根本不知道,讓程霄留在鷺航,才能打開她的心結。

鷺航和泛海航空不同,十七年的發展,早就讓飛機安全提高了好幾個檔次,類似的釋壓事故發生的機率是極低的。

更何況,鷺航還有顧南亭這樣的人才在嚴格把控飛行安全,推行安全體系。

方京云自己經歷過飛行事故,更應該站在家屬那一邊,幫助家屬消除心理障礙。

方京云應該信任程霄,程霄是一名非常優秀的駕駛員,顧南亭曾經對程父說過:

「我可以想象,程霄如果失去這份工作,對于她來說,就像是整個世界的崩塌。從程霄進入客運部到今天,總共飛行了七百二十四小時,六十七萬公里,運載過上萬人次。

我可以很負責任地說,她對這份職業的榮譽感和信念感,比公司任何一名飛行員都要強。沒有人比她更向往成為機長,更愿意承擔起這份責任。」

方京云想要從十七年前的陰影里走出來,最重要的是學會理解和認可程霄,正確去面對飛行這件事。

謝澤天支持顧南亭尋找證據,還原新加坡航班上的真相,不惜得罪江韜,謝澤天說:

「身體出了問題,諱疾忌醫,未必是上策。很多時候,短暫的陣痛,才能煥發新生。」

這句話也同樣適用于方京云。

無論是身體還是心理出了疾病,諱疾忌醫都不是好的選擇,積極去面對和治療,才能恢復健康。

方京云了解程霄的工作狀態后才會懂,程霄是多麼值得信任的一位飛行員,程霄能夠向風而行,方京云也可以放下防備,學會放手。

父母對孩子最好的愛,絕不是控制和過度保護,程霄成為有責任有擔當的機長,才是治愈方京云的良方。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