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漢燦爛番外,蜜里調油的新婚夫婦

wang 2022/09/23 檢舉 我要評論

少商見霍不疑沉著臉,知曉洞房花燭夜被打擾,他定是心中惱怒。唯恐他為難阿垚夫婦,便乖巧地拉著他的手去看日出。折騰了一夜,少商應該是累的,可是,看著身側的男人,她居然一點都不覺得累,反而瞬間精神煥發、神采奕奕。

古人常說「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如今看來「謙謙君子,女子亦好逑」,少商恐早已忘記自己當初信誓旦旦說著「此生絕不嫁武將」這樣的話了。

她偷偷地瞧著霍不疑,竟然從未發現他的鼻梁如此高挺,他的側臉棱角分明,剛勁有力,越來越覺得俊俏。霍不疑低眸,瞥了一眼少商,問道:「你看什麼呢?笑得如此開心。」

「看你呢。」少商甜糯地說著,這讓霍不疑心中又增添了幾分喜色。

少商繼續道:「天底下怎麼會有長得這般俊俏的人呢?我之前呢,總覺得我三叔父長得好看,他不光光長得好看,命還特別好。心里想著,若我將來能嫁給我三叔父那樣的人,便也知足了。可是,后來遇見了你,我才知道,原來這世間好看也是各有不同的。你與三叔父不同,你身上散發著一種無形的魅力,不知為何,與你在一起,便會讓我有安全感。仿佛我無論發生什麼事情,遇見怎樣的困難,你都能抓住我,不讓我掉下去。」

少商猶如一個小花癡一般,自顧自地說著,并沒有發現霍不疑的臉色由陰沉轉為自喜,他緊緊握著少商的手,反復揉捏著,恨不得將身側的小女娘融入自己的體內,與其化為一體。

少商將霍不疑帶到了城外山間,兩人徒步登上了高山,坐在山坡之上,望著徐徐升起的太陽,心情大好。

清晨的山間,鳥兒的啼鳴、樹葉的沙沙聲、露珠滑落地上的嘀嗒聲響成一片,交織著、蔓延著,好不委婉曼妙。少商將頭靠在霍不疑的肩頭,仰望著天空,看著那一層層薄薄的云霧,那火紅的晨光,只覺得心曠神怡。

「子晟,你喜歡這山野林間嗎?」少商柔聲問道。霍不疑微愣,他從未認真想過這個問題,這些年,他除了報仇便是守衛邊疆,貌似從未真正地感受過這世間萬物。他側眸望著身側的女孩,回道:「你若喜歡,我便喜歡。」

少商嘴角洋溢著笑容,說道:「日后我定會讓你發現這世間萬物的美。」小夫妻倆靜靜地坐在山坡上,談情說愛,看似無所事事的日子,卻一點都不覺得無聊。

梁邱起、梁邱飛兄弟兩人跟在二人身后,一臉無奈,一臉嘆息。梁邱飛打著哈欠,無語地望著這對新人,吐槽著:「這日子什麼時候是個頭,好好的覺不睡,少主公居然帶著少女君來看日出。我們行軍打仗這麼多年,天天看日出,這有什麼好看的。」

「你懂什麼,和新婦一起看日出,自然和平日不同。」梁邱起斥責道。

「有什麼不一樣?還不是同一個太陽嗎?我覺得呀,這少主公一成親,人也不正常了。要是娶新婦,日日夜夜睡不好覺,那我寧可一輩子都不娶新婦。」梁邱飛看著山坡上的相依偎的兩人,無奈地吐槽著。

少商帶著霍不疑賞完日出后,又將其帶到了集市上,買了好吃的肉粽和桃果干,驊縣的特色小吃她可是吃了個遍。

不過,那時還是樓垚帶著她嘗遍驊縣美食,當然,她自是不會將這些告訴霍不疑。

兩人一邊走著一邊吃著,每每遇見極其美味的,她便不管不顧地親自喂到霍不疑口中,霍不疑哪里還顧得上禮節,不管是喜歡吃的還是不喜歡吃的,皆是來者不拒。

程始夫婦看見這對新婚小夫婦的蜜里調油,只覺得臊得慌。蕭主任碰了碰程始的胳膊,微微挑了挑眉,說道:「你看看,這才是喂郎婿的方式。當時,我同你說過,嫋嫋根本不愛樓垚,那喂養方式就像喂犬畜一般,你還不信。現下懂了吧。」

程始看著自己的寶貝閨女,眼里心里皆是郎婿,只覺得心頭酸酸的,撇著嘴說道:「哼,那霍不疑真的那麼好嗎?你看看嫋嫋,整個眼里都是他了。」

蕭元漪道:「這才是夫婦該有的模樣。你應該感到開心,嫋嫋終于嫁得真心相愛之人。」

「哼。夫人就未曾這般看過我。」程始委屈巴巴地說著。

「我們都老夫老妻的了,怎麼能同新婚夫婦相比。」蕭元漪無奈地說著。

「老夫老妻怎麼了?就行他們新婚夫婦蜜里調油,就不許我們恩愛有加了嗎?」程始不服氣地說著。

蕭元漪懶得理他,直接掉頭回房,徒留程始一人吃著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