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漢燦爛番外,少商懷孕,親朋好友來探望

不加糖 2022/11/01 檢舉 我要評論

給思想一片飛翔的天空,影視番外小劇場帶你走進不一樣的天空!

程少商有孕的消息,很快便傳開了。

霍不疑本想低調些,過著與少商耳鬢廝磨的二人世界,可他的如意算盤卻未能夠如愿以償。

程家人知曉少商有孕的消息后,全家馬不停蹄地趕了過來,原本清靜的院子,瞬間熱鬧了起來。尤其是程老夫人的大嗓門,顯得格外的突兀。

少商沒有想到大母也會來看望她,這倒是讓她很是詫異。要知道,在大母心目中,男丁才是家族最重要的人。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大母還能來看望自己,倒是太陽打西邊升起。

大母湊到少商的身側,神秘兮兮地說著:「嫋嫋,大母告訴你,你呀,要多留一個心眼,沒事多攢些私房錢。以后有了孩子,不能像現在這般,隨心而為。女人嘛,有了銀兩,腰板才硬。你想呀,若是我沒有攢錢的習慣,當年程家落難,你拿什麼去打通關系。」

大母說著說著便又提起自己當年拿出私房錢救助程家老小的事情,在場的眾人,無奈地聽著,唯獨大母一人自我感動著。

少商連忙點頭應允,免得大母說出更離譜的事情來。

大母又笑呵呵地拉過來程頌家的兩個娃娃,笑瞇瞇地說著:「人家都說小孩子的話最是靈驗。大虎、小虎快看看姑姑肚子里面的是妹妹還是弟弟?」

兩個小娃娃笑呵呵地看著少商,摸了摸少商的肚子,不約而同地喊著:

「妹妹。」

「弟弟。」

大母見兩個娃娃說得不一致,尷尬地笑著,解釋道:「當然嘛,小孩子也有說得不準的時候。」

蕭元漪看出少商有些累了,而程老夫人卻依舊興致勃勃地絮叨著,她上前故作賢惠般說道:「君姑,您第一次來這里,要不要由青竹帶著您去四處逛一逛。」

「好,好,我去逛一逛,瞧一瞧。我就說嘛,我家嫋嫋是最有福氣之人。」

看著大母離開,少商方才松了一口氣,看著自家阿母,淺淺地笑著。

蕭元漪坐在少商的身側,溫和地看著少商,柔聲問道:「可有嘔吐現象?」

少商搖了搖頭,回道:「我聽蓮房說,有身孕的人會挑食、嘔吐,我感覺自己還好,絲毫沒有這些癥狀。」

蕭元漪欣慰地說道:「每個有身孕的人反應都不一樣,還好,你這點比較像我,當年我懷你們的時候,也是沒有反應的。」

少商一時間不知道如何回阿母,想著自己剛剛生下來,便被拋棄在家中,心底一時間有些酸楚。

蕭元漪看著少商,欲言又止地說道:「有孕初期,禁【房☆事】,你平日里面注意些,莫要讓女婿胡來。」

少商嬌羞地垂著頭,回道:「我知道。」

「你也是糊涂,女子有身孕后,便不會來月事了。你這可倒好,都有身孕三個月了,才發現。」蕭元漪只覺得后怕,想著女兒剛剛從戰場上回來,便覺得恐慌。

「我月事一向不準的,所以也沒有在意。」少商弱弱地回道。

蕭元漪見少商神色懨懨,不似剛才那般活脫,心頭一頓,有些慚愧地看著少商。她是她阿母,卻從來不知她月事一向不準,思及此處,自責愧疚,瞬間充斥在心頭。

她尷尬地坐在少商身側,別扭地說道:「嫋嫋,對不起。過去未能照料好你,是阿母的錯。」

少商看著一臉愧意的阿母,終究是不忍,回道:「阿母,莫要糾結于往事了。我們一起向前看,好不好。」

「好。」蕭元漪眼眶逐漸地濕潤起來,為女兒,為自己。

少商笑了笑,柔聲道:「我剛才神色失落,并非怪阿母。我馬上也要成為阿母了,只是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才能成為一個好的母親。太嚴厲,怕子女傷心,太溫和,又怕子女會走上歪路。阿母,我現在才認識到,為人母,太不容易了。」

蕭元漪看著沖著自己撒嬌的女兒,笑道:「孩子還沒出生呢,你便這般糾結,若是出生了,該如何是好?其實,阿母也不知曉,到底怎樣才算是一個合格的阿母。天下的孩子各不相同,天下的阿母也各不相同,只要無愧于心便好。」

「嗯,阿母說得對,我懂了。」少商只覺得豁然開朗,不再去糾結這些事情。就如同她阿母所言,一切無愧于心便好。

其他的,都是未知的,不是嗎?

歡迎進入充斥著復雜情愫、自由氣息及獨特品味的影視番外小劇場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