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打工人,《奇怪的律師禹英雨》第12集:公司為大,能者多勞

常冬冬 2022/08/05 檢舉 我要評論

男人女人的就業平等是有的,就業不等也是有的,或多或少的問題。法律的明文規定下,男女同工同酬,公司卻有辦法在性別方面和優差能力之間挑挑揀揀,以貌似公平的準則,做著對自己公司發展有利的選擇。說到底,公司為大,以發展決定員工去留。《奇怪的律師禹英雨》第12集,講述關于企業對女員工是否具有歧視的問題,結論很有趣。

米爾公司裁員,從夫妻雙職工開始裁起:一對夫妻只能留下一個人。胖領導從妻子一方開始規勸,希望她們自愿離職,保住丈夫的職位,好讓丈夫不至于在人前落下沒有工作,游手好閑的名聲。在沒有辦法讓兩個人都留下來的情況下,妻子員工是委屈的。工作是個人權利,且作為員工,妻子也曾犧牲很大。

況且,誰也不愿意從主動生存變成被動,等著丈夫給生活費,做著同樣勞累卻不被記下功勛的家庭瑣事。女員工們決定起訴米爾公司,認為裁掉夫妻員工中的女員工是對女性的用工歧視。女方的代表律師被胖上司稱為「很吵的人」,她身為律師帶著女性委托人上街抗議,哇哇戰斗;庭審現場也理直氣壯,神氣滿滿。

甚至,因為覺得合情合理維權,女方的代表律師都不屑一顧和法官攀親帶故;壓力給到了汪洋律師事務所。爸爸一樣的上司聽說曾接手的一個案件輸掉官司的當事人憤怒的報復著贏得官司的一方,之后去向不明,讓他小心,嚇得他疑神疑鬼,整天提心吊膽。而這時禹英雨發現接手米爾胖上司的委托和即將事業的女員工打官司不對,希望將個人正義感和工作正義感結合。

爸爸般的上司正陷入類似的焦慮不安,他說服自己也說服禹英雨,稱律師不管對錯,只管為委托人爭取勝訴。似乎沒錯的說法讓禹英雨只能硬著頭皮幫米爾公司爭取勝訴可能,但庭外碰見「很吵的律師」,她發現「很吵的律師」跟自己爸爸一樣的上司觀念不同,她有職業素養也有個人道義,她認為律師應該為正義代言。

作為女生,也作為曾經狠狠遭遇過用工歧視的禹英雨,在「很吵的律師」身上看見了難得一見的即將滅絕的揚子江豚。她不僅對自己的委托人有正義感,同時對身為對方律師的她也有正義感。在權謀詭計的權律師陷害禹英雨,給「很吵的律師」悄悄寄送證據的時候,「很吵的律師」卻采用了別的證據,讓禹英雨避免了一次麻煩。

禹英雨官司勝訴,「很吵的律師」請客吃飯,帶著委托人仍舊熱愛生活。那是禹英雨眼里的美好,她再次看見了江豚。該劇集給出的結局很現實,法律不會歧視任何辛苦的工作者,用人單位也會盡可能避免表現出自己的歧視,只是當面臨有關公司存亡的選擇,挑選麻煩更少的員工,也是必然的。但都是打工人,都是生存者,總要帶著希望生活,不管勝訴還是敗訴。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