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漢燦爛:一直打壓樓犇的樓太傅夫妻到死不知,樓垚才是最大贏家

古月 2022/11/24 檢舉 我要評論

何昭君昂然坐于馬上,目光自信而堅強,對少商道:「來日相逢,我請你飲酒吃肉!」

這是少商送樓垚與何昭君離開京城赴任時,何昭君對少商說的話。

樓太傅一直打壓著樓家二房,尤其是樓氏一族中最出挑的樓犇。為何樓垚最后卻能夠做官了呢?一切只能說樓太傅夫妻作繭自縛。

樓太傅夫妻的私心

當今皇帝登基后,有個不成文的規定: 就是堅決不讓同族兄弟同時在朝為重臣。

樓家已經過世的樓太公,曾經也為皇帝創下開國基業立下了汗馬功勞。樓太公生了兩個兒子,長子樓經和次子樓濟。樓太公死后,樓經襲了爵位,并在皇帝的授意下,做了太子太傅。

樓濟便是樓垚和樓犇的父親,眼見入主中樞無望,便選擇去外放做了個小官。沒想到樓濟有能力并且肯實干,很快做到了郡太丞,在朝堂上的實力直逼樓太傅。

兩虎相爭,必有一傷。樓太傅不可能眼見弟弟超越自己,于是利用職權想方設法打壓弟弟,將樓濟堵在太丞之位上十年。

樓濟早就看透了哥哥的算計,但他不愿為了名利傷及兄弟之情,于是一直隱忍,因此長房和二房也維持著表面的和平。

可到了兒子輩上,長房弱勢再遮掩不住了。二房的樓犇是樓家年輕一輩最出色的兒郎,稱得上文武雙全。

樓犇天生心高氣傲,沒法屈居人下。他不愿從裨官小吏做起,將雄心壯志都消磨在,言不由衷的恭維中和不痛不癢的周旋中。

所以他不止一次放言要入主中樞,有一次,樓犇本來能進尚書台的,可樓大夫人一哭二鬧三上吊,鬧得家宅不寧,非要讓丈夫樓太傅,給自己的四個兒子舉官。

樓太傅本來也在暗地里打壓二房,他當然是巴不得他夫人這樣鬧。當他費盡心機把四個兒子帶到皇帝面前,可惜個個爛泥扶不上墻,皇帝不好意思拂了樓太傅的面子,便讓他其中兩個兒子,去著書院做了個小校對。

沒想到樓大夫人得了便宜還賣乖,明明是她兒子搶了樓犇的面圣資格,可她卻還對樓犇說: 「侄兒呀,你這麼有本事,將來一定能靠自己當官的,可你的堂兄弟只能靠舉官了,你就讓讓他們!」

樓犇一氣之下,便出門游歷天下去了。他人雖遠離朝堂,可他寫的各地見聞,風土人情,治國良策,皇帝也經常能讀到。

幾年的游歷下來,樓犇的見識才學更為出眾,不僅在民間,甚至在朝堂上,也有了良好的口碑,可樓太傅卻越發將他打壓得厲害。

樓犇的「完美謀劃」失敗,樓氏全族被牽連

壯志難酬,懷才不遇的樓犇,被逼得走投無路,心生怨恨,便實施了一個陰險歹毒的計劃。

樓犇一直暗暗分析著朝中局勢,他知道壽春的守將彭坤必反。所以,他一直默默為這一天的到來謀劃。

樓犇在外游歷時,就偷偷假意和銅牛縣縣令顏忠結交,以待將來實施「完美」計劃。果然彭坤謀反后,很快派他手下的大將馬榮,攻打顏忠鎮守的銅牛縣。

樓犇便乘機告訴顏忠,自己有辦法保下他的妻兒老母。顏忠忠君愛國,從未想過投敵叛國,但他想自己的妻兒老母實屬無辜,不該陪他赴死,便攜兩千精銅以及妻兒老母冒險出城,想將他們盡數托付給「摯友」樓犇。

顏忠想,即便最后自己丟了銅牛縣,有這護銅之功,皇帝也會善待自己的妻兒老小,自己也算對得起皇帝,對他破格提拔的知遇之恩了。

可顏忠到死也沒想到,樓犇從他手中接過兩千精銅后,立刻殺了他一家六口。然后一邊將顏忠的印信和兩千斤精銅交給彭坤的手下馬榮,一邊收買縣令以下的縣丞李逢,讓他四處宣揚,嫁禍顏忠通敵叛國。

再指使馬榮以印信騙守將打開銅牛縣城,最后在眾人面前演一場好戲,假作說服馬榮開城投降,棄暗投明。最終,樓犇便可憑此功勞,步步高升。

甚至,樓犇為了掩蓋罪行,派人暗殺無意間看見他和顏忠會面的萬將軍,與他合謀的縣丞李逢、馬榮。除萬將軍被凌不疑救了之外,其他二人及家小皆死。

可惜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凌不疑和袁慎聯手查出了足以給樓犇定罪的鐵證——樓犇和顏忠交好往來的書信。二人當即去樓家抓捕樓犇去廷尉府受審, 樓犇毫無畏懼,承認罪行后,當場拔劍自刎。

同時,皇帝將樓郡丞及膝下數子流放千里,并罷免了樓太傅等樓氏闔族的所有官職,除了樓垚。

樓垚何昭君成大贏家

因為就在皇帝要給樓家定罪的前一日,何將軍的幾位昔年戰友忽然求見皇帝,聲淚俱下地懇求皇帝,看在何氏滿門孤寡的份上,好歹網開一面。

皇帝是個念舊的人,想樓垚本就對其兄惡行毫無所知,如果不赦免樓垚,是讓何昭君改嫁,還是一起跟著去流放吃苦呢,還有何氏幼子將來找誰安恤撫養呢。

皇帝咬牙切齒糾結了半天,最終對樓垚高抬貴手,不但沒讓他流放,還找了個小地方讓他做縣令去了,何氏余部可以隨行。

凌不疑曾經跟袁慎討論過樓家的結局: 「當年人人都說陛下寬厚,樓犇做出那等喪心病狂之事,竟只是流放罷職樓氏兄弟。卻不知,還不如殺幾顆人頭的好。」

「樓家隱秘曝之于眾,兄弟鬩墻,叔侄嫌惡,樓氏兩房雖為至親,卻無時無刻不在提防算計著對方——如此虛偽做作無情無義的家族,以后朝廷舉孝廉,或是諭旨征召,都不會再有樓家子弟的名字了。」

袁慎點頭: 「不錯。除了樓垚這一支,至少數代之內,樓家難再涉入朝堂。」

后來,王延姬為夫報仇,樓太傅夫妻雙雙被害身亡。樓家大房再無起復之勢。王延姬最后也被凌不疑和少商所殺。

而樓垚赴任后,果然按照少商曾經教他的方法治理,他所管轄的縣城,百姓安居樂業。樓垚和何昭君還生下一個兒子,兩人相敬如賓,幸福白首。

萬萬沒想到,樓太傅夫妻與樓犇夫妻兩敗俱傷,而無心權勢、淡泊名利的樓垚,卻成了最大的贏家。

寫在最后

大仲馬在《基督山伯爵》里說:上帝給了人們有限的力量,但卻給了人們無限的欲望。

樓犇其實并不是無路可走,他在外游歷的那幾年,已經在民間和江湖,取得了一定的聲望和地位。只要好好經營,同樣也可以造福百姓,備受尊敬。

可他為什麼非要走入主中樞這一條路呢?因為在他心中,出人頭地與追名逐利大于百姓疾苦與民生安樂。

即便沒有樓太傅的打壓,將來身居高位,被欲望沖昏頭腦的他,很可能會選擇做一個自私自利的權臣,而未必能成為一個流芳千古的傳世名臣。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