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漢燦爛》:桑舜華一句話,曝出了程止從皇甫儀手中截胡的原因

wang 2022/12/18 檢舉 我要評論

看電視劇《星漢燦爛》被三叔母桑舜華圈粉了。她知書達理、善解人意、溫婉動人,最關鍵的是她能發現嫋嫋的優點,并隨時在姒婦面前幫嫋嫋說好話,人稱觀眾「 嘴替」。

就連三叔母桑舜華和三叔父程止的愛情,也令人羨慕不已。似乎只要兩個人同框,就一定是在撒狗糧。

人人都說程止運氣太好,遇事呈祥,娶老婆也是順風順水,能娶到桑舜華這麼好的老婆。其實桑舜華嫁給程止與其說是運氣成分,不如說這本就是程止的一場「 陰謀」。

1.桑舜華和程止閃婚是在賭氣

桑舜華在嫁給程止之前,是與皇甫儀定了親的。皇甫儀家里突遭變故,不得已離家逃難,一走就是七年。

皇甫儀說:「那未婚妻家中親長也紛紛勸說她退婚避災,可她力排眾議,不肯背信棄義。非但如此,她一個小女娘還以一己之力承擔起照顧公子家眷的重責。更甚至,她還要備受未來君姑的刁難。所做一切,只為盼公子早日歸來成親。而她這一等,就是七年。」

可是自己的癡心等待,換來的不是未婚夫的歸心似箭,而是再次的羞辱。

原本七年后,未婚夫終于得以歸家,他承諾會準時回家,為白鹿山山主——也就是桑舜華的父親賀壽,并與舜華完婚。

但有個忠誠的護衛為保護皇甫儀而死,在臨死之前將自己的孤女托付于皇甫儀。而這個孤女簡直就是個小綠茶,她追隨了皇甫儀兩年后,起了不該有的心思,并在他歸家前服毒自盡。

皇甫儀為了照顧孤女小綠茶,而推遲了歸家的時間,沒有及時出現在壽宴上。桑舜華等了皇甫儀一天一夜,也沒等來皇甫儀。等到皇甫儀趕來解釋時,她決定與之退婚。

皇甫儀也是個心大的,他覺得這不過是小事一樁,而且他覺得桑舜華只是在賭氣,他甚至自負地以為等桑舜華氣消了就好了。所以皇甫儀既沒急著去道歉解釋,也沒想著趕緊解決問題。

誰知他等來等去,等來的卻是桑舜華和程止成親的消息。

桑舜華在回憶這段往事時,回想起自己曾經對皇甫儀說過的話:「 你既可為旁人拖住歸家腳步,我為何不能嫁與旁人?我非要快刀斬亂麻,從此,斬斷與你的前塵過往。

從這句話中可以得知,桑舜華嫁人的決心有多大,而且她確實存在賭氣的成分。桑舜華為了斬斷與皇甫儀的過往,勢必需要尋找下家趕緊出嫁,此時即使不是程止來求親,她也會嫁給別人。

桑舜華要證明的,不過是我桑舜華并非無人可嫁,也并不是非嫁你不可,桑家女兒不能被你一而再的羞辱。

所以程止的及時出現,解了桑舜華的燃眉之急,也讓他自己撿了個大漏。

2.程止是最佳選擇

這邊皇甫儀追悔莫及,那邊程止歡天喜地地迎娶新婦。為什麼說程止是桑舜華的最佳選擇呢?

桑舜華雖然是白鹿山山主的掌上明珠,但她主動與皇甫儀退婚,名聲上多少會受些影響。短時間內家世好、重名聲的世家子弟并不會有太多人上門求娶。

再者,桑舜華等了皇甫儀七年,即便是15歲剛及笄時就開始等,此時也是22歲的老姑娘了。和她年齡相仿、又沒定過親的男子數量并不多。

所以桑舜華可以選擇的圈子比較小,不得不降低些門檻。而此時程止的條件恰恰是最合適的。

1)程止家世上過得去

雖然程止出身貧寒,母親曾在鄉下種地。但程止去白鹿山讀書時,大哥程始已經發跡,并且前途一片光明。此時的程止雖不如當初的皇甫儀那般顯赫,但條件也算不錯了。

2)程止模樣俊俏

程止長得有多帥?因為他長得夠帥,被母親像心肝肉一樣從小疼到大;上了學也是被顏控師兄多加照顧。

就連他自己都說:「 我若是看臉娶妻,我為何不化個妝,把自己給娶了?這天下,我還沒見過哪個女娘比我更俊。

而皇甫儀自視甚高,一度因為桑舜華長得不漂亮而嫌棄她,估計之前對她也是不冷不熱的狀態。可見皇甫儀在長相上并不差,在電視劇中,他也是儀表堂堂、氣度不凡。

不過程止偏偏在模樣上比皇甫儀還要好,這也是程止的加分項。

3)程止態度誠懇

在程止帶老婆回家時,婆婆就對桑舜華一副很嫌棄的樣子。三哥少宮告訴程少商:「 三叔母是三叔父自己求娶來的。

這說明程止在對桑舜華動心之后,沒有央求家人去求親,而是親自求娶。這份真誠和勇敢,令桑舜華很受用。

所以,無論從人品、模樣、家世上來看,程止都是當時的最佳選擇。

3.精誠所至、金石為開

如果說程止只是挑中了最佳的時機,用最誠懇的態度去求親,就成功地娶到了桑舜華的話,那也太小瞧迎娶桑舜華的難度了。

桑舜華是有思想、有內涵的女子,且她早就過了被男人甜言蜜語地哄幾句,就會被成功地勾引走的年齡。能夠贏得桑舜華的芳心,程止也是下了相當大的功夫的,這點從他的話語中可以看出蛛絲馬跡。

程止給樓垚出主意時說過:「 我家舜華與嫋嫋不同,你與我也不同,怎可邯鄲匍匐。我才華出眾、風度翩翩,你呆不愣登、畏畏縮縮。這都不是重點,重要的是,我家舜華她心悅于我,但是嫋嫋對你……

看他一本正經說謊的樣子,和后來夸口說樓垚弱如柴雞暈倒三次時簡直一模一樣。

可知所謂的「 才華出眾、風度翩翩」只是他自己給自己加戲,大有夸張成分;而「 我家舜華她心悅于我」,大約就如同「 樓垚暈倒三次」一樣不可信。

桑舜華雖然決定與皇甫儀斬斷情緣,但畢竟付出了七年的感情和精力,不是說忘記就能忘記的。

桑舜華被皇甫儀所傷,備受打擊,此時感情處于空窗期,正需要暖心的人來安慰。所以嘴巴甜得跟抹蜜似的程止,可以很容易地獲得桑舜華的好感。

可即便桑舜華對殷勤倍至的程止頗有好感,男女之情也并不是那麼容易就可以培養得出來的。

樓垚一再請求程止教教自己怎麼追少商,程止嘆氣了半天,憋出來一句:「 少商的戒備之心極重,但內心極需疼愛。你小子若能時時刻刻發自真心對她好,她是會感知到的。

戒備之心極重,但內心極需疼愛」,這是說程少商嗎?這分明就是說當時剛剛為情所傷的桑舜華吧?

而「 時時刻刻發自真心對她好」,程三叔這主意出的也跟沒出一樣。不過不賴他,因為這是他的親身經歷,也是他的肺腑之言了。

程止從婚前決定追求桑舜華開始,直到結婚十幾年之后,每一時每一刻都是按「 時時刻刻發自真心對她好」的要求去做的。

老婆下車他攙扶,老婆曬到太陽他遮陽,老婆逛街他幫忙挑首飾,老婆說話他幫腔,就連看到護膚品都想著趕緊給老婆弄一份。

就這份貼心和細心,能夠堅持做十幾年的,從古至今能做到的也是屈指可數。

所以當程少商隨阿父阿母回都城時,樓垚也追隨而去。桑舜華感慨地說:「 這麼看去倒令我心中百感交集,想當初樓垚便是如此追著咱們的車來驊縣,如今又追著嫋嫋的車回都城,只不過來時嫋嫋還對他不假辭色,這走時卻已經親密無間,真是世事難料。

程止的回答頗有深意,他說:「 這便是,精誠之至也,就像你與我。

精誠之至」還有下一句,是「 金石為開」。「 精誠之至」是程止在感慨她與桑舜華之間的感情經歷,但更多的是形容他許多年如一日的付出,如此才換來了桑舜華「 金石為開」。

4.寫在最后:

都說程止運氣好,但好運氣往往也是只留給有準備的人。程止可能早就對桑舜華有好感,但始終維持在「發乎情、止乎禮」的階段。

而在桑舜華遭受情傷之后,程止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撲了上去,并以最誠懇的態度求娶,然后幾十年如一日地給予呵護,這才使桑舜華那顆受傷的小心靈得以撫平。

桑舜華感慨地承認:「 若不是錯過了不值得的人,又如何發覺,有人更值得呢?

雖然程止膽小如鼠、弱如柴雞,喜歡自吹自擂,還謊話連篇、滿嘴跑火車,但在桑舜華眼里,他是不可多得的好郎君。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