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漢燦爛:樓犇到死不知,殉情的王延姬為他報仇下了多大盤棋

古月 2022/11/23 檢舉 我要評論

電視劇中的王延姬為愛跳河殉情,但卻始終沒有找到她的尸身。這就是留給觀眾的一大伏筆,因為王延姬最終的結局,會跟原著一樣。

樓犇和王延姬并非主角,既然單獨刻畫她和樓犇的深情,那麼王延姬肯定不會那麼容易死。原著中,王延姬跟樓犇一樣心狠手辣,為了復仇,策劃了一場計劃周密又迂回曲折的陰謀。

公孫憲陰謀布局

皇帝登基后,天下初定,各地仍然有不少余孽尚未歸順,或是假意歸順,實則等待時機興兵作亂。

除了雍王謀反,彭坤作亂,蜀中公孫憲更是狼子野心,伺機興風作浪,重奪天下。

公孫憲一直有稱帝弄權之心,為了利益最大化,他迎娶了有名的蜀東張氏之女,作為姻親之盟。然而那張氏性情悍烈奇妒,動輒打殺家中姬妾。

公孫憲有一名相伴多年的愛妾,據說是他乳母之女,兩人青梅竹馬,情意甚篤。張夫人雖然悍妒,但公孫憲也不是吃素的,將那愛妾護得密不透風,張夫人無從下手。

沒想到十幾年前,公孫憲忽生了一場大病,數日不醒,張夫人趁府中亂作一團之機,派人暗中劫走了那名姬妾,然后將那愛妾劃破面孔,毒啞喉嚨,賣去青樓——讓她口不能言,面目不可辨認。

不過公孫憲認識江湖上很多的能人義士,病愈后立刻發力尋找,數月后終于找到已經奄奄一息的愛妾。可惜沒多久,人就過世了。

公孫憲怒不可遏,要殺了張夫人,可張家在蜀中勢大,公孫憲不好在明面動手。三年后,張夫人忽患怪病,全身奇癢難耐,皮肉潰爛至片片掉落。最后張夫人受盡苦楚,煎熬數月后病逝。

后來皇帝派吳大將軍滅了蜀中后,公孫憲雖然僥幸逃脫,但是宅中其余家小,都被吳大將軍一股腦兒殺了。

公孫憲的愛妾曾經給他生過一子,公孫憲極是疼愛此子,周歲筵時曾遍邀蜀城顯要。那愛妾出事時,此子不過七八歲,次年就聽說夭折了。但實際上,這是公孫憲的掩人耳目,偷天換日之舉。

公孫憲不斷送財貨出蜀,正是從他庶子夭折開始的。他打仗平平,但施行陰謀鬼祟卻是個中好手。運送的車隊在路上,會幾次更替押送人手,出蜀后更會隱入南來北往的各路商隊中,讓人難以分辨。而他的庶子,正是送去了田家堡。

田家老堡主有個出身卑賤的外室,數年后色衰愛馳,老堡主就不大去見她們母子了。后來那外室之子病故,公孫憲便將自己差不多大的庶子頂替過去。那外室早已失寵,生怕死了兒子自己更沒出路,就答應養育這個庶子,于是這個庶子就有了田朔的身份。

起先,公孫憲只想給兒子找個穩妥的藏身處,后來公孫憲分析局勢,知道如今的朝廷一統天下之勢已成,蜀中必不可保,便讓田老堡主的兒子們,一個個因故身亡。 等老堡主最后一子墜馬而死,就不得不接回,那已經被偷天換日的田朔了。

王延姬嫁給李闊,聯合田朔實施復仇大計

樓犇交游廣闊,消息四通八達,他早就探知公孫憲偷偷將兒子送至中原,本想留到朝廷征蜀時要挾公孫憲,便可立下大功。可惜,他的計劃失敗了。

但是和樓犇同床共枕,知曉一切消息的王延姬,卻想利用此消息,涉及一系列的復仇大計。而她報復的主要對象,便是查出證據逼死樓犇的少商和凌不疑。于是她嫁去了和田家堡毗鄰的李家堡。田、李二堡恰好位于,樓垚當縣令所管轄的姚縣。

而恰好此時宣皇后去世,少商受宣皇后遺命,將她的一縷頭髮燒化,帶回皇后的家鄉,圓皇后自由之夢。

少商本就性子貪玩,打算在回京途中經過豫州(梁州牧所管轄地界)去看曲泠君和樓垚(樓垚管理的姚縣屬于豫州管轄)。

與此同時,凌不疑和新任太子(三皇子)受皇命,兵分兩路調查度田令真實進展,到底有哪些人在其中故意興風作浪,阻礙度田令實施。

王延姬派人從樓縭(樓縭當時隨樓垚一起在任上)處打聽到少商的行程,原本是打算等少商回程時,途徑姚縣再動手,利用少商威脅凌不疑,好置二人于死地。沒想到人算不如天算,計劃接二連三地遇到意外。

第一個意外是袁慎。自從袁家在刺殺事件上栽了大跟頭后,袁慎心知便是有皇帝的寵信,若無功勛傍身,回到尚書台也不免受人譏嘲。于是他索性先從宮廷中抽身,尋機立功。

沒想到他追查線索,誤打誤撞地摸到田家屋堡。王延姬為免打草驚蛇,壞了她和田朔的大計,干脆將計就計,將袁慎一行人誘入深林,不聲不響地將袁慎帶來的數百護衛圍殲,卻留下了袁慎的性命,以待少商和凌不疑冒險來救。

第二個意外是駱濟通。這個意外更為致命,直接打亂了王延姬的計劃。駱濟通暗殺少商過程中,要麼少商死在駱濟通手中,王延姬就無法拿少商誘捕凌不疑了;要麼是少商逃脫,但是成了驚弓之鳥,就此躲回梁州牧或者樓垚的治所,等事情查清后再啟程。那麼王延姬所有的計劃都無法實施了。

第三個意外,是凌不疑得知少商被駱濟通暗殺,立刻前來救援。王延姬知道后,干脆一不做二不休,讓田朔派出蜀中死士,趁夜屠滅駱濟通一行人,還刻意留下公孫氏余孽的痕跡。凌不疑心生疑竇,自然會循著蹤跡,一路跟來姚縣。

當脫離軍隊的凌不疑一行人,來到田、李二堡查探真相時,便可以實施暗殺計劃。

整件事的幕后主使就是王延姬與田朔兩人,不過他們二人目的不同。

王延姬為的是報仇雪恨,需要公孫憲給田朔留下的人脈與勢力。田朔為的是攪翻天地,渾水摸魚,順便為他父親公孫憲報仇。他需要王延姬厲害的腦子替他謀劃,尤其是公孫憲被凌不疑殺了以后,田朔沒了主心骨。

王延姬與田朔引誘蜀郡守將叛亂,煽動地方豪強反抗度田令,伺機謀害太子,一環環絲絲入扣,心思縝密,真是好算計。

李家堡的「生死之戰」

計劃雖然沒有跟著王延姬的期待走,但袁慎、少商、凌不疑都被引到了李家堡,她反而更加興奮,因為這樣她可以將,「害死」她丈夫的罪魁禍首三人,一網打盡。

凌不疑帶著少商一行人,用少商制作的火藥,很快攻破了李家堡,李闊被凌不疑一箭重傷,趁亂躲進了李家堡地下室,不料卻被早已躲在在地下室的王延姬殺死。

凌不疑一行人幾經周折,終于找到了被關在地牢的袁慎,沒想到剛剛將他救出之際,少商、袁慎、凌不疑、梁邱飛及幾個侍衛,卻又掉入了第二層地下室。

沒錯,是王延姬啟動了機關,想在第二層地下室用火將他們燒死。不過,壞人總是死于話多。她放火之前也現身第二層地下室,將自己計劃的所有陰謀細節,全部告訴了凌不疑他們。

少商和凌不疑為了轉移王延姬注意力,故意和她說話,霍不疑趁機迅速將腰囊中的炸藥油火彈交給剛躲到柱后的梁邱飛。

說時遲,那時快,凌不疑看準時機,一聲令下,梁邱飛迅速點燃引線,然后眾人躲在袁慎已死的數百護衛尸身后,站在對面的王延姬那邊還未來得及點火,炸藥就將王延姬及她身后的護衛炸成重傷。

凌不疑此刻,適時地將樓犇,愛功名利祿和榮華富貴,更勝于她的事實告訴王延姬。王延姬握著手中,樓犇為她打的那面銅鏡幾近崩潰。

或許是人之將死,王延姬死前良心發現,將田朔暗殺太子的計劃告訴了凌不疑: 「此去以東六十里,臨近徐州有一座姓郭的村莊,田朔在村莊周圍備了幾百斤火油。太子明日會經過村莊以東的一條官道,田朔帶了一千五百人埋伏在那兒。我們的計策,上選是田朔成功截殺太子;中選是太子逃出一條生路,然后進入前方唯一的村莊休整,然后燒死在那;下選是兩者皆不成的話,田朔依舊下令焚燒村莊,他們好趁亂撤離。」

最后,凌不疑一行人逃出李家堡后,兵分兩路,少商帶人去村莊救火,凌不疑帶人去截住太子,最大可能地減少了傷亡。最終,田朔一行人也被凌不疑全部剿滅。

寫在最后

張小嫻曾在《不如你送我一場春雨》中,寫過這樣一句話:「一個人最大的缺點不是自私、多情、野蠻、任性,而是偏執地愛一個不愛自己的人。」

王延姬可憐,可悲,可嘆!

樓犇本來就犯了大錯,而王延姬還要為了他一錯再錯。這樣不計后果又偏執瘋狂的癡情,只會令她萬劫不復。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