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卿日常》:看懂新川主對老六的算計,才懂老六愛上李薇的真相

古月 2022/11/23 檢舉 我要評論

(為方便閱讀與分辨,文中會以老大至老十一,來替代劇中新川的十個少主)

老六韜光養晦多年,終于在戴先生的暗中相助下,在丹川水患一事上初露鋒芒,進入了老爹新川主的視線。

隨后,他抓住機會,又先后解決了金川欠款、說服金川主答應分期還款,以及配合老五平息丹川主的雷霆之怒,順利接回上官婧等問題。

這一系列表現,讓老爹新川主不得不對這個自小體弱多病,沒什麼存在感的兒子刮目相看。

為了彰顯自己賞罰分明的態度,新川主下旨破格準許老六提前開府上朝,參與議政。

就在老六覺得終于有機會施展抱負,實現青云之志的時候,卻因坊市改革一事惹怒了老爹,被禁足在了剛剛開府不久的府邸里。

這讓老六備受打擊。

他不是不知道老爹此舉,是以犧牲他來平息眾怒。

正因為知道,他才更加的落寞。他以為,只要他做對的,正確的事,就能讓老爹支持他一次,多關注他一點。可到頭來,一旦需要有人背鍋,老爹還是會毫不猶豫地犧牲他,即便彼此心知肚明他并沒有做錯什麼。

無意的傷害,與有意的犧牲,哪一個更傷人,可想而知。

也是看到劇中的這一幕,以及藏在老五與老七提前開府一事背后的算計,我才懂了,老六愛上出身低微,對他幾乎沒有任何助力可言的李薇的真實原因。

閉府

新川主為如何籌集欠金川剩余的六成欠款,一直憂心忡忡,奈何文武百官沒有一個想出解決之道的,于是,他再一次將目光鎖定在了老六的身上。

果然,老六沒有讓他失望,提出了坊市改革的建議,通過放寬經商,提高稅務收入來解決資金短缺的問題。

此話一出,立刻遭到老二強烈的反對。

所謂的有違祖制不過是老二冠冕堂皇的借口,他真正生氣的點,是為什麼老六想到了,他卻沒想到。更令老二氣憤的是,老爹新川主竟然還同意了。

這讓心胸狹隘,剛愎自用的老二,無論如何也接受不了,在他看來,老六這是明擺著要踩在他的頭上討好老爹。

于是,在老二的默許與推波助瀾下,老六成了眾矢之的,彈劾他的折子都快堆成山了。隨后不久,便發生了老六被罰禁足一事。

從表面上看,老六閉府這件事,是因為坊市管理不善,加之他當眾頂撞新川主。可實際上,這是新川主一箭三雕的謀劃。

一、安撫老臣。

坊市改革一事,雖是老六提出的,但也是新川主心中所想。畢竟,此事一旦成功,別說償還金川剩余欠款不在話下了,新川的國庫儲備與國力也會有所提升,再不會因錢的事,而受制于人了。

只不過,這種挑戰舊制的決定,新川主不能直接下達,免得有損圣譽,必須有人諫言,他再假意酌情考慮,然后順勢同意試點推行,靜觀其效。

也就是說,新川主從一開始就知道,坊市改革一事困難重重,而安排老六負責改革一事,就是做好了隨時犧牲他的準備。

也因此,在明知道老二在背后搗鬼,明知道改革受阻不是老六的錯,他依舊決定犧牲老六,來平息眾怒,安撫那些不滿改革的老臣。

就像劇中他說的那樣:

「也是委屈老六了,其實他并沒有做錯什麼。只是革新不易,要想繼續打破坊市,還須得穩住那些老臣,日后才有可能繼續推行下去。」

閉口不提坊市改革一事對錯與否,而是直接處罰老六,安撫老臣,以堵住反對者的嘴,這是新川主早就算計好的一步棋。

二、安撫川夫人與老二。

老六得到重用,最鬧心的自然是川夫人與老二。

從劇中的那次中秋家宴來看,后宮除了川夫人,只有老六的生母和夫人的參加了,這足以看出,和夫人在后宮的地位應該是僅次于川夫人的。

老六在前朝被重用,和夫人在后宮受寵,川夫人與老二不急才怪。

對此,新川主心知肚明,就像劇中他說的那句話:

「前度,他鋒芒太盛,埋下的隱患不少,在這個節骨眼上冷他一冷,也可以讓其他人都放心些。」

打壓、冷落老六,就是為了安撫川夫人與老二,以穩定后宮與前朝。況且,新川主對老二雖有不滿,但并不至于動搖根本,他偏愛嫡子是事實,而這也是老六必須吃悶虧的另一個原因。

此外,推行坊市改革是大功一件,新川主并不愿意讓老六獨占這份功勞,此時禁足老六,改革一事必有人接替,這就等于將功勞分了出去,免得老六的鋒芒更勝。

三、提醒老二。

權謀者,從來都是恩威并施的,對自己的繼承人也不例外。

新川主心里一直都明白,老二作為嫡長主,支持者眾多,如果不是老二從中作梗,讓戶政司不配合工作,默許反對者阻攔,老六推行坊市改革雖不容易,但也不至于如此。

只要老二愿意配合,改革的事也并非不能成功。

于是,他一邊關了老六禁閉,一邊又免了老二的昏定請安。他讓總管傳話: 「提醒老二,什麼時候把戶政司理順了,再來請安吧。」

目的就是告訴老二:老六動搖不了你的地位,這一點你放心,但是作為繼承人,你要做好該做的事,要以大局為重,功利心與私心不要太強,坊市改革是我的想法,你別帶頭逆著我走,否則后果你自己想想吧,別說我沒提醒你。

對于老爹的想法,老六心知肚明。

他早已習慣了總是成為所謂大局之下,被犧牲,被拋棄的那一個。不過他心里也明白,禁足只是一時的權衡之術,只要他還有利用的價值,遲早會返回朝堂。

何其可悲,無論老六如何努力,他在新川主的眼里,永遠只是一個有利用價值的棋子,且是一顆需要時隨時拋棄的棋子。

老五、老七提前開府

繼老六提前開府上朝之后,老五與老七也得到了提前開府,入朝理事的恩賞。

不難看出,老五與老七開府的時機很微妙,正是老六禁足期間。至于背后原因,則同樣與川夫人和老二有關。

得知新川主的這個決定,川夫人十分的不滿。

在她看來,自己的兒子老二貴為嫡長主,卻也是按照規矩行事,直到學業有成,到了年齡之后,才被允許上朝的,憑什麼三個庶出的少主卻能得此殊榮。

老六之前立了大功,得到恩賞她不便多說,可老五與老七,兩個沒有任何建樹與功績的庶子也提前開了府,她越想心里越不痛快。

這不是在打她這個新川女主人與新川繼承人的臉嘛。

當然,川夫人不會傻到硬剛丈夫,畢竟新川以男子為尊,她再不痛快,說話也會盡量保持分寸。

也因此,她迂回的陳述完老二當年開府的事之后,又假意表示理解: 「主上一向疼愛老五的母親淳夫人,眾所周知,老七幼時就跛足,主上自然對他憐愛一些。」

這句話是在提醒新川主有厚此薄彼之嫌,為了寵妾與偏心打破了規矩。

聽出川夫人的話外之意,新川主說道:

「老六閉門思過,可終究是要出來的,他是個堪大用之人,也會是咱們嵩兒的臂膀。可是他風頭太盛,不是什麼好事。凡是不過如此,不患寡,而患不均。」

這段話,是安撫,也是解釋,背后更藏著老五與老七提前開府的真實原因。

一、讓老五與老七提前開府,與讓老六閉府一樣,本就是為了打消川夫人與老二的顧忌。

老六是眾多少主中,唯一一個提前開府的少主。對此,無論是嫡長主老二,還是川夫人,都十分不滿。

這一點,新川主不可能不知道。

如今他讓老五與老七也提前開府,就等于變相地削弱了老六「獨一份」的鋒芒,從而讓川夫人與老二放心。他想告訴他們,他對老六并沒有特殊對待,至于老五與老七開府的事,不過是他一視同仁的體現罷了。

那麼,我們再思考另一個問題: 川夫人真的在意老五和老七提前開府的事嗎?

顯然不是,實際上她真正在意的是老六。

要知道,老五與老七開府是遲早的事,而以他們倆的能力與性格而言,根本不可能威脅到老二,川夫人心里明白。

在這種情況下,她沒有必要為了兩個完全沒有威脅的人,去觸新川主的霉頭,質疑他的決定。

所以,從始至終她都是在劍指老六。

明眼人都能看出,老六是個有才之人,如今又受寵提前開府,還參與了很多關乎新川命運的大事,這不得不讓川夫人與老二產生忌憚。

可是老六立功是事實,川夫人即便不滿也不好多說什麼,于是她便趁著老五與老七開府的事,探探新川主的口風,畢竟老二也因老六閉府一事,受了牽連。

身為老二母親的川夫人,自然不愿其他人的風頭蓋過自己的兒子,更別說是威脅了。

但她明白,一切生殺大權都掌握在新川主的手里,只要新川主沒起別的心思,老二的地位就永遠不會動搖。

也因此,在新川主表示,老六將來會是老二的臂膀之后,川夫人立馬心滿意足地閉嘴了,她要的就是這句話。

二、讓老五與老七提前開府的另一個原因:是為了督促老二。

劇中,老五曾對老七說過,他們能夠提前開府,就是為了維持平衡。

維持什麼平衡?

老六開府上朝之前,老二在朝堂上是一家獨大的狀態,老四為老二馬首是瞻,而老三一心撲在美色與金錢上。

這種狀態,既是新川主想看到的,又不是他想看到的。

說他想看到,是因為老二畢竟是指定的繼承人,有威望,受擁戴是好事。而說他不想看到,是因為這種情況,不適合老二成長,對新川的發展也沒什麼好處。

老二的為人,新川主心里清楚。

固步自封,迂腐守舊,能力欠缺。他希望老二成為一個合格的繼承人,就需要歷練老二,給老二壓力與危機感,只有這樣,老二才能將更多的心思用在理政上。

提前準許老五和老七開府,是新川主的權衡之術,為的就是提醒老二,弟弟們已經入朝議政,他需要更努力,更用心,更強,才能不被弟弟們比下去,才能成為實至名歸的繼承人。

不得不說,為了自己的這個不成器的嫡子,新川主可謂是煞費苦心,要安撫,要督促,要鞭策,還要幫忙鋪路。

愛上李薇的真實原因

我一直在思考一個問題: 如果老六足夠優秀,且能夠服眾,新川主會不會讓老六成為繼承人?

起初我以為會,畢竟以劇中新川主推行改革等事件來看,他不是一個昏君,也不是一個不能接受革新的君主。

直到看懂了老六閉府以及老五老七提前開府背后的深意,才發現,從始至終老六對新川主來說,都只是一顆稍微優秀一些,利用價值大一些的棋子罷了,他絕不會為了老六,廢了嫡長主。

重用老六,只是因為老六能解他的燃眉之急。

支持老六推行坊市是為了籌集金川剩余欠款;支持老六出使墨川,是為了不將心愛的嫡女嫁出去,也是為了平息獨守邊關的老大的怨氣。

老六關于丹川水患的建議,他是采納了,卻將奏折給了老二,讓老二去摘取勝利的果實。老六的解除宵禁的建議,他也采納了,最終卻犧牲老六來平息眾怒。

苦活、累活、臟活,吃力不討好的活都扔給了老六,而不爭氣的老二卻始終是他的心頭肉,連懲處,也是僅僅是免了請安而已。

他會為了安撫老二的情緒,而刻意打壓老六,卻從沒有真正為老六做過什麼,或是在意過老六的感受。

而這也是老六會愛上李薇的原因。

老六從小沒得到過什麼。養病被欺負,用度被克扣,優秀被忌憚打壓,雖老五與他關系近,但前提仍是不得罪老二。

總之,老六是在親媽不疼、親爹漠視、兄弟欺負、下人白眼中長大的。本以為長大了,變強了就可以得到父親的重視,可等到的卻是利用與算計。

而李薇的出現,恰巧彌補了老六心中親情缺失的那一部分,所以他才會用「你是我好不容易遇到的家人」來形容李薇。也只有在李薇面前,老六才能真正放下為了自保而不得已的偽裝與防備。

李薇單純真誠的像一張白紙,沒有心機,也從未輕視他、利用他,更沒有攀龍附鳳的心,反而一直鼓勵他,認可他,關心他。

跟她在一起,老六感受到的只有安心與開心。

她不在意他的身份、地位,不在意他是否受寵,她在意的,只是他這個人。他開心,她便跟著開心,他受委屈,她便跟著難受。

千金易得,權勢可爭,唯真心難求。

這才是老六之所以愛上出身低微,對他仕途沒有任何助力的李薇的真實原因。李薇是這世間唯一真心相待他的人,也是照亮他至暗生活唯一的光,他又怎能不死死抓住呢?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