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漢燦爛番外,夫婦一體,所向睥睨

不加糖 2022/10/25 檢舉 我要評論

給思想一片飛翔的天空,影視番外小劇場帶你走進不一樣的天空!

日子一日復一日地過著,雖平淡,卻無比幸福。

許是太過于幸福,讓少商覺得好不真實。

回想過去自己所經歷的一切,少商忽然覺得沒有那麼難過了,甚是偶爾會覺得有一絲絲的搞笑在里面。

她不明白,怎麼會這樣了呢?

要知道,曾經的她,告訴自己,永遠不要原諒那些曾經欺負過自己的人。曾經的她,每每回想往事,便心底悶悶的,難受異常。

可如今,再次回想往事,她的心態居然完全發生了改變。她甚至在想,若是沒有當年歷經的磨難,也不會有如今這般通透的她。她甚至在想,若是二叔母當年讓她去學堂,是不是她便不會對木匠這般感興趣。她會不會變成秧秧堂姊那般呢?

曾經的曾經,她是那麼的羨慕秧秧堂姊,可如今,她卻只羨慕自己。

正因為經歷了這些磨難和不幸,才能夠讓她凡事想得通透,正因為有了那段不堪的童年,才會讓她更加的看重自己,在乎自己的感受,而不是凡事以郎婿為先。

想到這里,少商只覺得豁然開朗,逐漸地放下了過往,與不幸的童年慢慢和解。

正所謂女娘成親,便是第二次投胎做人,很幸運,少商的第二次投胎,治愈了第一次投胎中所有的不幸。

幸福的婚姻生活,能治愈曾經的不幸,或許便是這般吧。

原本平靜的日子,卻被都城的叛亂所擾亂。

最近幾日,都城外的小縣城集齊了一批叛軍,頻繁地叨擾都城的安寧。

原本這些小叛亂不足為懼,可讓陛下比較頭疼的是,這次的叛軍組織者居然是五公主與小越侯。

小五是在他寵愛下長大的孩子,他知道她脾氣秉性不佳,卻皆寬恕了她。他從未想過,有朝一日,自己的女兒居然會拔劍捅自己的心窩子。

霍不疑和程少商連夜被文帝召入宮內,商討此事。

此次叛軍,是國事,亦是家事。

文帝沒有臉面當著群臣眾官的面商討此事,故而便密詔霍不疑夫婦進宮商討此事。

待霍不疑和少商來到皇宮,文帝正悲痛欲絕地對著宣皇后的牌位哭訴著:「神諳呀神諳,朕該如何是好呢?她可是小五呀,她怎麼就這般恨朕呢?」

文帝見霍不疑和少商進來,免了他們的請安禮,傷心地說道:「不必多禮。子晟、少商,被宣皇后請個安吧。」

少商和子晟從旁邊的案榻上拿了香,恭恭敬敬地跪在宣皇后的牌位前,給她行了禮,問了安。

文帝看著眼前乖巧的兩個孩子,如同老父親般說道:「宣皇后在世時,最喜歡你們。她常說,你們是難得的懂事孩兒,若是來生能夠擁有你們這般的孩子,也不枉人世走一遭。」

少商和霍不疑靜默,一時間不知如何接話。

只聽文帝絮絮叨叨地繼續道:「是朕不會教育孩子,是朕對不起神諳。」

少商見陛下一瞬間蒼老了許多,心中不忍,上前規勸道:「陛下,您莫要自責,宣皇后從來沒有怪過您。若您為此傷了身子,宣皇后定會心疼自責的。」

文帝點了點頭,道:「是呀,神諳是那麼的善良,她怎麼就養出了小五這樣的孩子呢。」

「龍有九子,各不相同。陛下不必自責,您從來沒有對不起孩子們。您沒缺他們吃的,沒少他們穿的,還給他們請了先生教導他們,您以身作則,已經是一位好的父親。是他們不知足,貪圖那些不屬于自己的東西。」少商小心翼翼地寬慰著皇帝老伯。

她知道多說多錯,不說不錯的道理,她也深知不該過多過問皇家事。可當她看到皇帝老伯蒼老的模樣,終究是心有不忍,上前規勸著。

「子晟,你看看你這個新婦,雖讀書不多,卻貼心熱腸,早知這般,朕何必讓他們去讀書,這書都讀到了狗肚子里面去了嗎?」

少商聽見皇帝老伯贊賞自己的話,心中只覺得無奈。哎,陛下他當真是不會夸人呀。不過,看在他痛心疾首的份上,便不同他計較了。

霍不疑依舊是一言不發,靜靜地坐在文帝的面前,聽著文帝的嘮叨。

文帝哭哭啼啼地說了好久,方才回到正題上:「子晟,你說這次該派何人出兵?」

「臣愿前往,替陛下排憂解難。」

文帝搖了搖頭,拒絕道:「不行。你斬殺了小五的幕僚,她恨毒了你。若是你出兵,她定會使用詭計算計你。況且你和少商剛成親,怎麼可以見血腥呢?這不吉利,不可。」

「陛下,臣并不信這些。」

「你不信,朕信。朕不可能拿你的幸福冒險,朕只是想聽一聽你和少商的意見。」文帝失魂落魄地說道。

「陛下,讓子晟去吧。這件事情沒有比子晟更適合的人選。」少商懇求道。

「你個新婦,你就不擔心你郎婿的安危嗎?」文帝兇道。

「陛下,臣婦認識子晟那天,便知曉他是頂天立地的少年將軍。若臣婦因為擔憂他的安危,便阻止他上戰場,那臣婦何不嫁給一個文官呢?既然我選擇了他,我便要支持他所做的每一個決定,不是嗎?」

文帝看著目光堅定的少商,一時間無言以對。

只聽見少商繼續道:「臣婦愿與霍將軍一同上戰場,解決這場叛亂。」

「不可以,我不同意。」文帝立刻拒絕,他知曉程少商在子晟心目中的地位,若是她有了個閃失,那子晟定是不會獨活。

「陛下,臣認為少商思慮周全、聰慧機靈,可以隨臣一同前往戰場。」

文帝吃驚地看著霍不疑,兇道:「你個豎子,你可知曉你在說什麼?」

「陛下,您就讓臣婦去吧。宣娘娘待我如親女,五公主犯錯,我有責任規勸降服。」少商再次懇求。

文帝說不過這對夫婦,又暫且沒有合適的辦法,只能同意了霍不疑和少商的懇求,將此事交給他們去處理。

歡迎進入充斥著復雜情愫、自由氣息及獨特品味的影視番外小劇場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