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升滄海》凌不疑消失五年,程家好事連連,青蓯歸屬最讓人想不到

wang 2023/01/07 檢舉 我要評論

凌不疑被發配邊關五年,程少商進宮躲了五年。這兩人看似毫無關聯,實則一直心系對方。他們的之間的姻緣,待到合適的時機再來詳談。

今天先來說說,這五年來程家都發生了哪些,能夠讓人莞爾一笑的姻緣故事。有的是水到渠成,有的是一波三折,有的讓人意想不到。

程頌和萬萋萋的水到渠成程頌是少商的二哥,從小和父母在軍營中長大。

萬萋萋是程家隔壁鄰居,萬將軍的第十三個女兒。同樣也是從小和父親在軍營中長大。

程頌和萬萋萋的感情,從兩人穿開襠褲起,就已經在軍營中建立。再加上程家和萬家的關系,他們兩人結婚那是遲早的事。

唯一的變故就是,萬將軍非要認程頌為干兒子,而把自己的女兒萬萋萋過繼了出去。

那次萬將軍在回京的路上,遇到叛軍刺殺,程頌舍命相救,把萬將軍背在背上,抵擋叛軍。萬將軍感動不已,他說如果自己有兒子,在那樣的關鍵時刻,還不一定會像程頌這樣對自己舍身相救。

萬將軍一把眼淚一把鼻涕的哀求程將軍,把程頌過繼給自己。程將軍被他磨得沒辦法,只好同意。

程頌和萬萋萋婚后很是給力,三年抱兩五年抱三,而且頭胎是男孩,這把萬將軍給高興壞了。

唯一不足的一點就是,萬萋萋遇到了情敵。

有一位自幼愛武的豪族女娘,特別仰慕程頌的武藝人品,甘愿給程頌做妾。萬萋萋知道了,氣不過,跑去找人單挑,卻又打不過。氣得直哭。

程頌知道了,就跑過去找那姑娘比武,說只要那姑娘打贏了他,就娶她。不出意外,那姑娘輸了。姑娘不服氣地問道:「難道萬萋萋能打贏你嗎?」

程頌答道:「我喜歡萋萋,打不打得過都娶她。我不喜歡你,你打不過我,干嘛還要委屈自己?」

程頌的做法,斷了人家姑娘的念想,萋萋和程頌恩愛如舊。

姎姎和班嘉的一波三折

本來在五年前,蕭夫人就已經給姎姎訂好了親事,可凌不疑出事,遠赴邊關,和少商的親事也黃了,少商躲進了宮里。

姎姎覺得少商的悲劇,很大程度是自己的母親造成的,此刻她不能離開程家。對少商,對程家,她有著太多的愧疚。

姎姎發誓,只要少商不嫁,她自己就不嫁。所以就把蕭夫人好不容易給她定下的親事給退了,專心操持程家家事。

可班嘉出現了,在整個都城,他就只有程少宮這麼一個好朋友,借著看望好朋友的名頭,他天天出現在程家。

第一次看到班嘉出現在自己面前,姎姎還以為他走錯路了,就認真地給他指了程少宮的住所。

可第二天,他又出現在姎姎面前,姎姎以為他又迷路了,又再一次認真地給他指路。

可第三天他又出現了,紅著臉給姎姎念了一首詩,表達自己的愛慕之情。

姎姎剛開始沒理他,可班嘉卻鍥而不舍地給他送禮物,表達自己的心意。

班老侯爺知道了班家的心意之后,堅決拒絕這門親事,班家現在勢力太弱,正需要強有力的妻族來扶持,而程家的勢力顯然不夠牛叉。

班嘉在曾祖父的強勢逼迫下,被迫訂了兩回親,可他克父克母的命格太強大,三年中死了兩位未婚妻,加上指腹為婚卻早逝的那位,已經死了三位未婚妻。

班老侯爺只能退而求其次,請人向程老爹提親。程家雖然答應了,但是也不能拿姎姎的性命開玩笑。觀察了一年,看到姎姎身體無事,才給他們二人舉辦了婚禮。

姎姎剛開始對班嘉是沒有感覺的,後來班嘉定親她也就覺得沒什麼,直到一年前,班嘉突然出現在她面前,興奮地告訴她,他的祖父要派人上門提親了。

姎姎在給他端酪漿時,看到了他手上的鞭傷,姎姎才知道,為了爭取到這門親事,班嘉真的付出了很多努力,也明白了,班嘉當初被迫定親時,跑到自己窗下痛哭流涕,是發自真心,姎姎被感動了。

姎姎在結婚前還一再跟少商確認,少商現在是不是可以出宮嫁人?如果少商還不能嫁人,自己就堅決不結婚。得到少商的肯定答復后,她才心情愉悅地結了婚。

青蓯和程成讓人意想不到

青蓯是蕭夫人的義妹,做事雷厲風行,殺伐果決。程家上下都懼怕她三分。誰曾料想,蕭夫人和青蓯以前竟然共侍一夫,蕭夫人是正妻,青蓯是小妾。

蕭夫人在嫁進程家之前,曾經有過一段婚姻,婆媳關系很糟糕,為了氣蕭夫人,它的君姑,就讓青蓯嫁給了自己的外兄做小妾,也就是蕭夫人的丈夫。

可蕭夫人不但不討厭青蓯,反而心疼她,處處護著她。因為她知道,青蓯自小沒有父母,一直寄人籬下。日子過得很艱難。

後來蕭家遭難,蕭夫人和她丈夫絕婚,青蓯就跟著蕭夫人走了。夫妻失婚,小妾跟著前妻跑了,這在當時也是一樁奇聞了。

青蓯的婚事來得更狗血,兩年前,程家老二程承,也就是姎姎的爸爸,從白鹿山回來,經過了蕭夫人新買的偏遠莊園,順便就把在莊園里清點賬目的青蓯一道拉回家。

誰曾想在回家的路上,遇到了山雪崩塌,青蓯和程承一起滾落山崖,三天三夜后才被人找出來。

在那三天里,他們兩人互相扶持。眾人找到她們時,看見他們肌膚相親,衣衫不整。

程始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辦妥了程承和葛式的結婚手續,又著急忙慌地把程承和青蓯入了洞房。

程承倒霉了半輩子,這也算是苦盡甘來了。作為程家老二,受到的關注沒有老大程始多。受到的疼愛,和老三更是沒法比。一直都處于爹不疼媽不愛的狀態。

和葛氏結婚后,又因為性格太軟弱,一直被葛氏欺負,甚至家暴。要不是程氏夫婦回來,他還生活在黑暗當中,被前妻繼續虐待著。

和青蓯結婚后,他才體會到了婚姻的甜蜜,對青蓯也越來越依賴,青蓯才和少商和桑夫人說了幾句話,他就找了過來。青蓯羞澀地笑著。

五年的時間,改變了很多人很多事。程家發生的一切,算是好事連連。可惜,最深情人仍被情所困!

還好,五年即將過去,該回來的人即將回來。該復燃的情也即將復燃!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