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漢燦爛番外,少商懷孕,霍不疑開心不已

不加糖 2022/10/29 檢舉 我要評論

給思想一片飛翔的天空,影視番外小劇場帶你走進不一樣的天空!

霍不疑抱著少商便往軍醫處跑去,心急如焚的他,根本顧不上此時的兩人衣衫不整。

好在軍醫處在軍營,就算丟人,也是丟在了自家門前。

巡邏的將領看見霍不疑如此模樣,皆是一驚,少女君這是怎麼了?發生了何事?為何少主公急成這般。當然,讓眾人更是驚訝的是——此時的少主公和少女君皆是渾身濕漉漉,不過,貌似并沒有下雨。

霍不疑來到了軍醫處,急匆匆地喊道:「軍醫,快替嫋嫋看看,她為何會突然間昏厥?」

軍醫連忙放下手中的藥罐子,跑了過來。

霍不疑扯下自己的披風,蓋在了少商的身上,全然不顧渾身濕漉漉的自己。

軍醫立刻替少商把了脈,探上脈搏的那一刻,他松了一口氣,嘴角微微上揚,看著少主公如此著急,還以為少女君怎麼了?沒想到竟然是這樣。

「怎麼樣?嫋嫋她怎樣?」

軍醫笑道:「恭喜少主公,少女君有喜了。」

霍不疑愣在當場,如同被施了術法一般,一時間竟有些不敢相信。有喜,怎麼會有喜呢?少商最近也并沒有什麼異常呀?

霍不疑忽得大笑起來,不敢相信地再次問道:「這是真的嗎?嫋嫋真的有身孕了?只是,她為何會昏迷不醒呢?」

軍醫笑道:「少主公莫要擔心,少女君不過是睡著了而已。許是最近太過于顛簸,她太累了。」

「睡著了,只是睡著了嗎?」霍不疑一時間有些不敢相信。

「是的。屬下替少女君熬一副安胎藥,待少女君醒來服下便好。

「為何要服用安胎藥,可是孩子有什麼問題嗎?」霍不疑想到最近幾日少商一直陪著他來回奔波,并且還從馬背上摔了下來,便覺得后怕。

「少女君的身子無礙,不過是一副補藥而已,少主公莫要擔憂。不過,有孕前三個月,盡量禁【房☆事】。」

軍醫一句禁【房☆事】,霍不疑的臉瞬間黑了下來。這段日子以來,他到底做了什麼事情,他心底最清楚不過。

禁【房☆事】.......他貌似從未停止過這項行為......

他心虛地看著軍醫,如同犯錯了的孩子一般,小聲問道:「夫人她有身孕多久了,那個若是不禁【房☆事】,會有什麼影響嗎?」

軍醫看著霍不疑神情復雜的模樣,心中便猜到了大概,笑著道:「少女君有身孕馬上便三個月了,不禁【房☆事】也無礙。只是有孕初期比較容易發生意外,我見少女君身體強健,并無大礙。」

「那就好,那就好。」霍不疑這才松了一口氣。

三個月,從時間上來算,豈不是那次云雨受傷之時懷上的。

想到這里,霍不疑嘴角微微上揚,不愧是他霍不疑的孩子,竟然連來到這世間的時機都是如此強悍。

霍不疑得知少商無礙后,便又將其抱回了寢室,替她更換了衣衫,蓋好了被子,讓她好好休息。

霍不疑靜靜地坐在少商的床邊,看著沉浸在夢鄉的人兒,越發覺得溫馨。他時不時摸一摸少商的臉頰,時不時整理下少商耳側的碎發,時不時親吻下少商的額頭,時不時看著少商傻笑。

補足了覺的少商,再度醒來,便見霍不疑看著自己傻笑。

少商微愣,拿起手在霍不疑的眼前晃了晃,狐疑地問道:「你怎麼了,中邪了?」

霍不疑不理會少商的打趣,立刻端起了安胎藥,說道:「快把藥喝了。」

聞著苦澀的藥汁,少商微微皺眉,不解地問道:「為何要喝藥?我怎麼了?」

霍不疑笑著道:「嫋嫋,你有身孕了,這是軍醫開的安胎藥,乖,喝了它對寶寶好。」

少商驚訝地看著霍不疑,不敢相信地問道:「你的意思是說,我有身孕了。」

「是,我們馬上就要有我們自己的孩子了。」霍不疑嘴角仿佛合不攏一般,笑意濃濃。

少商下意識地摸了摸自己的小肚子,雖毫無反應,但不知為何,她仿佛能感覺到孩子的動靜了一般。

看著霍不疑端著安胎藥,少商沒有耍小性子拒絕,而是接過了藥碗,皺著眉,一飲而盡。事關寶寶的安康,她自然是不敢大意。

霍不疑見少商喝光了安胎藥,立刻從碟子里面拿出了蜜餞,放入少商的口中。

夫妻兩人相互望著,傻笑著,幸福洋溢在他們的身邊。

真好,霍府終于要添丁進口了。

歡迎進入充斥著復雜情愫、自由氣息及獨特品味的影視番外小劇場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