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漢燦爛番外,少商與蓮房談論閨房之事

wang 2022/09/22 檢舉 我要評論

首發姜家的烏托邦。

卯時——程家

程始和蕭元漪起床后,按照慣例來到練兵場,開始訓練。

程始黑著臉,不悅地低聲說著:「夫人,嫋嫋還沒起床嗎?哎,早知道這般,昨夜我便該派人將那霍不疑請走,也不至于害得嫋嫋起不來床。」

「將軍,莫要胡說八道。」蕭元漪阻止道。

「昨夜你沒聽到嫋嫋的喊叫聲嗎?我要去看看,你非不讓,要是嫋嫋被虐待,都怪你。」程始雙手握在一起,擔憂地說著。

「你這麼大的人了,嫋嫋昨夜到底有沒有受虐待,難道你聽不出來嗎?你一個岳丈,怎好打擾新婚夫婦恩愛。」

「哼,咱家嫋嫋那個小身板,怎麼能經受得住霍不疑折騰,不行,我要去看看。」程始義憤填膺地說著。

蕭元漪立刻去拉程始的胳膊,擔心他做不合時宜的事情。

「岳父、岳母,早。」

霍不疑冷酷的聲音忽得在背后響起,程始只覺得渾身一激靈,悄聲問夫人:「我剛才說的話,聲音可大?」

蕭元漪無奈地回了句:「還好。」

程始這才松了一口氣,笑呵呵地看著霍不疑,說道:「子晟這麼早便起床了,怎麼不多睡一會兒。」

蕭元漪看著夫君一副不值錢的模樣,忍不住偷偷沖著他翻了一個白眼。

「昨日訓兵有些倉促,我想著今日再繼續提點一二。」霍不疑真誠地說著。

「子晟有心了,那就有勞你了。」

「小婿應該做的。」

「嫋嫋還沒起嗎?這個嫋嫋,都嫁人了,還賴床,實屬不該。夫人,你去叫嫋嫋起床。」程始佯怒道。

「岳丈大人,昨夜嫋嫋睡得有些晚,讓她再睡會吧。」霍不疑立刻出聲維護嫋嫋。

「這怎麼行呢?為人新婦,理應照顧郎婿。」

「無妨,嫋嫋開心便好。」

「既然子晟這般說了,那就依你。」程始笑著道。

「小婿謝過岳丈大人。」霍不疑恭敬地說道。

程始滿意地笑了笑,方才和蕭元漪離開,將訓練場全權交給了霍不疑。

待走遠后,蕭元漪冷哼一聲,嘲諷程始:「剛剛說的義憤填膺,見到霍不疑,怎麼整個人都慫了呢?」

「夫人此言差矣,我那是慫嗎?我明明是借機敲打一下他。」程始仰著頭,傲嬌地說著。

「算了吧,我可沒看出來。」蕭元漪拂袖而去。

「夫人,你怎麼能沒看出來呢?我剛剛明明就是敲打他,暗示他要好好對嫋嫋。」

程始快步追著蕭元漪,解釋著,然,自家夫人,根本不打算理睬他。

嫋嫋醒來時,已經是午時。

蓮房正坐在她床邊,等著她起床。

見到蓮房,嫋嫋高興得就像一個孩子,拉著她的手不停地笑著。

「女公子快起床吧,雖說姑爺不在意,但是您也不能餓著自己呀,再睡下去,午膳都要錯過了。」

「蓮房,我們兩日不見,你想沒想我。」嫋嫋笑呵呵地問著。

「當然想了,不過,以后我們可以日日相見了。」蓮房笑著道。

「真的?」嫋嫋一副懷疑的小模樣。

「霍將軍已經同意我去軍營照料女公子了,并且我聽說,女君還將自己身邊的武婢都送到了軍營之中,照料女公子的日常起居。」

原來,因為霍不疑將霍府修建在了軍營內,女眷不許跟隨。霍不疑為了少商能夠得到更好的照料,已經向陛下請旨,將蓮房以及蕭元漪的武婢,收入軍營。

「那太好了。你不知道呀,你不在我身邊,我好寂寞。」嫋嫋撒嬌地說著。

「女公子,你莫要騙我了。我看呀,蓮房不在女公子身邊,女公子高興還來不及,這樣便無人嘮叨女公子起床了。」

「我就喜歡聽你嘮叨。」少商抱著蓮房的胳膊撒著嬌。

「女公子,快起床,我幫你梳個好看的發髻。」

「嗯嗯。」

少商連忙點頭,任由蓮房幫自己梳洗打扮。

蓮房瞥見少商脖頸處的吻痕,笑著調侃:「女公子,您脖頸處的恩愛痕跡,需要蓮房替您遮掩一番不?」

少商透過銅鏡,瞥了瞥自己脖頸處的吻痕,噘著小嘴,自如地說著:「可惡的霍不疑,下次不許他親這里了。」

蓮房小臉一紅,看著少商淡定自若的模樣,無奈地笑了笑。

少商看見蓮房臉上的紅暈,反而調侃著:「我說蓮房,我都沒害羞呢,你怎麼害羞了。想你也成親這麼久了,讓我瞧瞧,看看你身上有沒有?」

少商說完,便去扒蓮房的衣服,嚇得蓮房躲來躲去。

「女公子,別鬧了,我錯了。」蓮房趕緊求饒。

少商看著她一副嬌羞的模樣,暫且放過了她。隨即,又瞥見地上的話本子,將其撿起,交到蓮房手中,曖昧地說著:「拿回去學一學,包管受用。」

「女公子,莫要嘲笑蓮房了,您又不是不知道,我哪里識得字。」

少商曖昧一笑:「這話本子無需認識字。」

蓮房好奇地打開,上面那些奇奇怪怪的畫面,嚇得她面色緋紅,立刻合上:「我不要,女公子自己留著用吧。」

「乖,收好。」

少商一副好姐妹,好東西要一起分享的模樣。蓮房一邊嬌羞地拒絕著,一邊乖乖地塞到衣服內。不愧是自小跟著少商一同長大的姐妹,脾氣秉性間,相似得很。

小姐妹兩人窩在房間內,一邊梳洗打扮著,一邊說著不足為外人道也的閨房秘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