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漢燦爛》番外:肆意妄為的程少商

wang 2022/09/23 檢舉 我要評論

霍不疑一下朝就趕忙往家中奔,太子原本還想跟霍不疑商量下國家大事,但是一下朝霍不疑先是被皇帝留著說了會小話,原本在外面等著的太子剛剛看到霍不疑,還沒等打上個招呼,就見他快步朝宮外走去。太子哪能追得上他,向來注重禮數的太子也做不出在宮墻內大聲喊叫的行為,所以只好眼睜睜地看霍不疑離去。

太子視霍不疑為兄弟,也是個十足的事業控,他想的都是以后和霍不疑兩人共同打造一個空前盛世。五年前,霍不疑為他鋪了一條道,好不容易等到他回來,又成了現在這麼個玩意。想來太子殿下心中那些憋悶估計都要加在程少商那個女娘身上了,雖然到底是認可了程少商這個人,但是對她的嫌棄那可是日益加深呀!

程少商也是無妄之災,就因為被一個人看上,惹得這天下最尊貴的兩個都對她心生不滿。霍不疑是他們心中最厲害的兒郎,如今卻一門心思放在一個小女娘身上,怎麼能讓他們不惱怒。

話說另一邊霍府,霍不疑第一時間趕回家中,原本立馬就能看到自己的新婦,結果四處遍尋不到,甚至梁邱飛和梁邱起兩個人也都不見了。最后好不容易在廚房找到蓮房,從蓮房那里才知道程少商思路受阻,帶著梁邱兩位小將軍出門了,但是具體去哪了卻不太清楚。

霍不疑聽了蓮房的話,又看了看天色,看樣子應該又是去田間了,這日頭差不多也快回來了,雖然無奈,但也只能坐在家中等著了。只不過天色越來越暗,霍不疑的臉色也越來越黑,先是獨自一人在房內看書,后來恐怕是坐不下去了,就跑到演練場操練去了。走時還吩咐蓮房,少商回來立馬過來通知他。

蓮房看了看霍不疑的臉色,忙不迭地點頭,心里不停地祈盼,「自家女公子趕緊回來吧,她是沒關系,只不過哭了他們這些年,霍不疑平日里不笑都聽恐怖的,這黑著個臉,更是讓人心驚肉跳的。」

終于天色終于都黑透了,蓮房終于盼到了程少商回來。只見程少商帶著阿飛、阿起三個人樂呵呵地從外面走進來,三人身上都或多或少地沾了些泥土。蓮房看著三人笑嘻嘻地模樣,更是著急,跑到程少商面前:「女公子,你可算回來了!」

程少商笑著說:「蓮房,怎麼了,子晟回來了嗎?」

蓮房哭著臉,開口道:「將軍回來了,只不過現在在操練場呢,他讓我等你回來,讓你去哪里找他。」

程少商終于從蓮房的表情中看出了點什麼,弱弱地說:「一定要去嗎?」

蓮房沒回答,只是無奈地看著她,那眼神中滿滿的就是「你說呢!」程少商輕嘆一口氣,隨即擺出一個笑臉,似乎是給自己打氣,旁邊的兩位小兄弟見狀不對,正準備悄摸摸地退下去。誰知道蓮房立馬又說到:「兩位小將軍,將軍說了讓你們一同去。」

阿飛:「阿!我們也要去嗎?」

蓮房點頭。

阿飛習慣性地看向自己兄長,阿起這個常在河邊走不曾濕過鞋的人也是無奈地說:「走吧!」然后兩人就跟在程少商身后往演練場走去,蓮房看著三人一副慷慨赴死的表情,心里更是舒了口氣,還好女公子沒有帶自己去。

三個人到的時候,霍不疑正在虎虎生虎地練拳,仿佛沒看到他們一樣。程少商先是小聲地喊了聲「子晟」,然而她的夫婿像是沒聽見一般,無奈,她只好大聲喊了句「霍不疑!」霍不疑這才停下了手中的動作,從操場中間慢慢走到三人跟前,直直地盯著程少商,程少商自然是賠著笑臉。程少商是自覺不占理,自己這新婚的日子出去一整天到黑才回家,心里確實有點虛的。

霍不疑眼睛是盯著程少商的,嘴上卻說著:「阿飛,阿起,今天去哪里了?」

阿起沒說話,阿飛硬著頭皮說:「今日,少女君帶著我們去田間了。」

果然,霍不疑接著問:「那怎麼這個時辰才回來?」

阿飛接著回答:「那個阿伯十分熱情,非要留我們吃飯,然后我們就吃完飯才回來的。」

霍不疑聽完沉默了一會,周圍是鬼一樣的靜寂。然后就聽到霍不疑說:「那你們是要與我比試一下還是自己去領十軍棍。」

這下阿起阿飛都搶著說:「屬下去領罰。」霍不疑這才點頭,終于示意他們退下去。兩人舒了一口氣,立馬退了下去。逃過一劫,軍中人都知道,寧愿領罰也不要跟霍不疑比試,那是要人命的呀!

程少商回頭看他們,他們竟然連一個眼神都沒有留給她就走了,獨留她一人。周圍黑黢黢的一片,只有操練場有一絲微弱的燈光,程少商環顧四周,小心翼翼地說:「子晟,要不我們先回去?」

霍不疑看了她一眼,沒說話,也沒動彈,程少商再接再厲,抓住他的手,又喊了聲「阿猙!」程少商一直盯著霍不疑的臉,看他有所松動,立馬牽著他的手往屋內走去。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