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升滄海:少商到死不知,凌不疑為救差點被滅族的袁慎對自己多狠

古月 2022/11/22 檢舉 我要評論

袁慎用了5年時間,千辛萬苦和蔡家小姐退親,好不容易和少商定親,最終卻還是不得已要和少商退親了。

因為私調軍隊誅殺,殺了霍氏全族滿門的凌氏一族,而被皇帝罰去鎮守西北的凌不疑回京了。

少商和凌不疑二人,勢必要解開誤會。但誰也沒想到,二人在解開誤會以前,袁家差點遭受了滅族之禍,為二人的冰釋前嫌,又平添了幾分阻礙。

袁沛與義兄第五成的恩怨糾葛,以致袁家大難臨頭

袁慎的父親袁沛,在和袁慎的母親梁夫人成親之前,曾在在江湖上逍遙快活過一陣子,在仗劍走天涯的時日里,他認識了心上人第五合儀,并與第五合儀的親哥哥第五成結為異性兄弟。

本以為袁沛能在江湖上,與兄弟和喜歡的人逍遙度日一生。可是天不遂人愿,袁家遭逢巨難,所有袁氏的成年子弟,都被當時昏庸暴戾的戾帝殺害,只留下老弱婦孺,袁沛為了振興家族,不得不與當時剛剛痛失丈夫的梁夫人成親(梁夫人的前夫,便是袁沛的堂哥袁羽。而袁羽又是為了救下,袁家的老弱婦孺而死)。

梁夫人與袁沛生下袁慎不久,第五合儀便找上門來,二人在書房相見,第五合儀趁袁沛不備,以剛剛滿月的袁慎為要挾,讓袁沛和自己一起走。

袁沛臥病在床的老父親,當即讓人抬他去了書房,并且命府兵躲在暗處,先騙第五合儀放下了袁慎,隨后立刻下令將第五合儀萬箭穿心。袁沛老父親為了給袁沛一個交代,當夜就自盡了。

郎無情,妾無意,中間還夾雜著兩條人命。這便是袁慎父母20多年來貌合神離的真相。

妹妹第五合儀慘死,即便罪魁禍首已經抵命,身為哥哥的第五成,這些年來仍然對,間接害死又負了妹妹的袁沛糾纏不休,多次暗殺袁沛失敗,而袁沛因為愧疚,一直縱容第五成的刺殺,卻又從不將他真正捉拿。

蜀中公孫憲造反,皇帝派翁陳兩位將軍發兵,鎮壓討伐叛賊,第五成被江湖好友蒙騙,于兩軍對壘時,為公孫憲派來的死士,于千軍萬馬中殺出一條血路,死士直接暗箭取了翁陳兩位將軍的性命。也就是說,翁陳兩位將軍被第五成間接害死。

第五成畢竟是江湖人士,身份不易被查出。但是 袁沛一直暗中關注義兄的動向,得知第五成做下此事后,立刻帶人將當時跟隨第五成的死士全部暗殺。

畢竟紙包不住火,第五成一直追殺在京城的袁沛,他的身份也被暴露了。第五成暗中參與了誅殺,正在奉旨平亂的兩位將軍。兩軍對壘,主將已死,牽一發而動全身。這可不僅僅只是誅殺朝廷重臣的罪了。

翁家的人又順藤摸瓜,查出了袁沛為了包庇義兄,暗殺死士掩蓋真相的事情。此時袁氏全族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恐慌之中。畢竟這個罪行往重了說——結黨營私,排除異己,欺上瞞下,就是抄家滅族的大罪。

凌不疑暗中殺掉公孫憲,只為幫袁家功過相抵,讓少商一生平安幸福

袁梁兩家乃是姻親,梁夫人的堂哥梁無忌乃一州之牧,在朝堂上很有話語權,自然不會坐視袁家大禍臨頭不管。恰好此時有一個神秘人,某夜以飛箭將解救袁家的方法,射入梁無忌府中,而這個人就是凌不疑。

梁無忌很快根據,凌不疑提供的線索找到了三個人證,并且將三個人證帶到了廷尉府問話,證實了第五成確實是被蒙騙,并且是袁沛及時派人截殺了公孫憲,將功補過。

但是實際上派人殺了公孫憲的不是袁沛,而是凌不疑。因為袁慎曾經問過自己的父親,有沒有做過此事,答案是否定的。

公孫憲并非等閑之輩,有能力殺掉他的人,實在屈指可數。袁慎把所有可能的人都想了一遍之后,最終懷疑是凌不疑。

袁慎私下追問凌不疑事情的真相,凌不疑直接承認了: 「在邊寨安定下來后,我就著人查訪少商的近況。在想娶她的人中,你是其中翹楚,不但真心愛慕她,也最有毅力才干,將來少商十有八九會嫁給你。從那時起,我開始暗中注意袁家。」

「去年征蜀之戰時,我察覺令尊舉動有異,一番尋根究底,才知道第五成糊涂闖下大禍。米已成炊,當時就讓令尊認錯也無濟于事了,于是我費了許多力氣追蹤到公孫憲一行人,趕上前去將人都殺了,并留下些活口做人證。」

事情真相大白后,廷尉府紀遵秉公直言:「袁沛糊涂,為替義兄遮掩罪責殺人滅口,此為有罪;然而他暗中追索誅殺公孫憲,既替翁陳兩位大人報了仇,又為朝廷去一大患,此為有功。功過相抵,輕罰輕放皆無不可,請陛下圣裁。」

眾人心里都明白,袁沛雖然包庇自己義兄,但也不是一味隱瞞搪塞,他至少追殺掉了罪魁禍首,也算有擔當了。若讓公孫憲逃入瘴氣密布的南中,屆時重兵難至,翁陳兩家再想報仇,朝廷再想除去這一大患,也是千難萬難了。

凌不疑暗中為袁慎仕途指路,只為少商減少愧疚

這個「圣裁」也讓皇帝左右為難。這懲罰不是,不懲罰也不是。凌不疑便私下給袁慎出主意: 「汝父子與在朝的袁氏子弟應當一齊請辭,坦誠罪過深重,如今懊悔不已,自請閉門思過。」

袁慎以為凌不疑是讓袁家以退為進,但凌不疑卻是讓袁慎以退為進,袁沛是真的退。

凌不疑告訴袁慎: 「第一,令尊年事已高,幾十年來傷病不少,就算進了中樞也熬不過陛下身邊那幫年富力強的心腹重臣。第二,袁州牧畢竟有錯在先,不罰不足以服眾,你們想全身而退不是不行,而是是失大于得。第三,你們倘若盡力忍讓,陛下和太子會將汝父子看做至誠君子,那些老江湖們也會放下戒備,待你日后復出,也會寬宏待你。」

凌不疑這步棋的確是好棋。皇帝雖對功臣親厚,但也不愿一家獨大,帝王平衡術,若有其他勢力制衡,皇帝樂見其成。

爭是不爭,不爭是爭。等過上幾年,豐饒功臣漸漸老去,袁慎的錦繡前程就來了!后來袁慎的結局證明,凌不疑對袁慎的建議完全沒錯。

把事實剖開說清楚后,袁慎也明白了: 為了暗中幫助袁家和自己,凌不疑幾乎是九死一生。

袁慎記得梁無忌轉達的證人之言——公孫憲的心腹死士兇悍無比,領頭那位能開碑裂石的蒙面武士(凌不疑)也受傷不輕;蜀道崎嶇,霍不疑帶著傷,漏夜冒雨疾馳數十里,只是為了少商。

凌不疑曾說過:他是最盼著袁慎好的人,無論是之前,還是如今。

之前,他盼著少商嫁袁慎后一生無憂,袁慎父子若出了事,她怎麼辦。如今,他希望少商對袁慎不要一直心存歉意,所以他才會給大難后的袁慎出主意。若袁慎過的不好,少商即便和他成親,也不會心安。

凌不疑如此細致真誠、不求回報、掏心掏肺的為少商著想,讓袁慎自愧不如。他知道,是時候放手了。

袁慎最終選擇了告訴少商真相: 「公孫憲不是我父親殺的,是霍不疑殺的。他故意冒我父親的名,將來好保全袁家,全是為了你!有一個人,于孤寂苦寒之中,于毫無希望之時,依舊在暗中看著你,護著你——你聽清楚了麼,我不領他這人情,可是你得領!」

袁慎雖然寥寥幾句話,便把凌不疑對少商的默默守護全部說完了,但是即便如此,少商在和凌不疑分開那五年,有帝后疼愛,有父母兄姐關心,受宮人尊敬,受朝堂上下贊賞,受袁慎癡心等候,而凌不疑卻從始至終,只是抱著毫無希望的念想,去守護一個可能永遠不會再愛他的人。

寫在最后

張愛玲曾說:我愛你,為了你的幸福,我愿意放棄一切——包括你。

喜歡就會放肆,但愛就是克制。少商永遠無法體會,凌不疑在傷害她的同時,他自己承受的痛遠遠要比她大得多。

幸好,最后凌不疑歷經痛苦和掙扎后,終于明白了,自己永遠也無法放棄少商。

就像是《水晶之戀》所說: 「愛一個女孩子,與其為了她的幸福而放棄她,不如留住她,為她的幸福而努力。」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