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漢燦爛 番外故事 搬入新家,霍不疑將程少商又抱上馬車

不加糖 2022/10/23 檢舉 我要評論

給思想一片飛翔的天空,影視番外小劇場帶你走進不一樣的天空!

吃飽喝足的程娘子看了一眼面前的霍不疑,輕聲問道:「那我們何時出發?」

「現在。」說完拿起一件披風給程少商披上,「我今日休沐,陪你。」順便又理了理她起身時落在胸前的長發。

看到少商沒有抵觸他的觸碰,霍不疑面上不顯,內心雀躍無比。

兩匹健壯的名種烈馬及那輛高大端莊以玄色重鐵打造的馬車已停在賬外,梁邱兩兄弟分別立于馬車旁,黑甲衛列隊緊隨其后。

程少商走到馬車前看了看,側身向靠他近一些的阿飛問道:「踏凳呢?」

阿飛摸了摸屁股,眼神四處閃躲,又求救般的看了眼他親哥和他的少主公。

(為什麼倒霉的總是他~~~~~~~)

還沒等到阿飛的回答,程少商感覺一陣天旋地轉,霍不疑那廝‬已將他打橫抱起。突然的失重讓程少商不得不抱緊他的脖頸,鼻息交替之間,滿滿男子的清冽冷峻的氣息撲面而來,少商害羞低下頭,避開他溫柔繾綣的眼神。

大清早,城中的幾處粥棚很是熱鬧,城東門口那處更是排上了長龍,少商好奇的打開車窗看著。施粥的是一位老婦人,旁邊有一女娘幫忙,其他仆婦在一旁照料傷殘幼童。少商仔細再看那女娘,怎地這般眼熟?是駱家娘子。

一位衣著普通面容慈善的老者朝這邊走過來,霍不疑下馬拱手問好。

看起來兩人甚是熟稔,只見老者對下人吩咐了幾句,便讓其快速跑去粥棚。

駱濟通看到霍不疑兩眼發光,直至走近些才看見馬車里正望向這邊的程少商,略微一頓,隨即放慢了腳步溫順恭敬地攙扶著老婦人慢步朝這邊過來。

那老者與霍不疑在馬車前又攀談了幾句,兩人邊說邊時不時望向少商。

程少商起身從馬車里出來,正想著是跳下去還是跨一大步走下去時,霍不疑已快一步到她身旁將她抱了下來。

········

很明顯那老者與老婦沒見過這般溫柔的霍將軍,先是一愣,又互看了一眼,之后一副了然于心的樣子。

「程娘子,好久不見。」駱娘子見狀便先行行禮問好,「君舅,君姑,這位是長秋宮的程宮令 ——曲陵候程始程將軍之女 程少商,自我遠嫁西北之后 程娘子便代替我照顧宣皇后,也不知我走的這些年,皇后身體如何?」

「賈大人好 賈夫人好」少商端莊行禮,「駱娘子,托你記掛,宣皇后這些年身體甚好。」

「賈大人,我與少商還有事,便先行一步。」說罷兩人一前一后離開。

眾目睽睽之下,霍不疑將程少商又抱上馬車,少商微怒,狠狠地朝他胸口錘了一下,小聲斥責道:「下次準備踏凳。」

霍不疑似乎特別喜歡她這樣生動明媚 嬌嗔可愛的樣子,忍不住嘴角微揚,深如琥珀般的眸子光彩洋溢:「好,都依你。」

駱娘子扶著賈夫人在一旁看著二人親昵,抿緊嘴唇,僵直的身體在風中顫抖。

她目光含恨的盯著程少商離開,手指緊握,內心的嫉妒與憤恨感覺快要噴涌而出……

「在西北這些年沒聽說過霍將軍喜歡過哪個女娘,難道這程娘子與霍將軍——?」賈夫人微笑著問向身邊的新婦。

駱濟通回過神來強裝鎮定:「程娘子與霍將軍原是定了親的,后不知什麼原因霍將軍犯了大罪,被流放西北,程娘子便提出了退親,這一晃就四年了·····」

「 哦,原來是這樣,可惜了。」說罷賈夫人挽著她夫君的胳膊相互攙扶向粥鋪走去……

「我看吶,那程娘子與霍將軍眼里滿是情意,夫人,你覺得呢?」

「我們這西北要熱鬧起來嘍!」說完兩人相視一笑。

一行隊伍朝城東方向行去。

很快他們來到一處偏僻大宅院前,黑甲衛安靜肅整駐守院外。

「賈老大人夫婦看起來慈眉善目 和藹可親……」程少商邊說邊走著,剛踏進大門,只見零散幾位落下傷殘的軍卒打掃庭院,看到霍將軍一行人的到來趕忙拱手行禮,還有幾位仆婦聽到聲響也忙趕著從廚房出來行禮問安。

「之前阿飛說是一處清凈的老舊大宅,她以為只是舊些,這——還真是清凈!」少商心里想著。

霍不疑帶她四處看了看,當即選定了北邊的院子。

「將此處與外面打通圈起來就可以用來安頓流民;南面有一處幽靜小院可以修善一番用來做學堂;廚房分兩處,一處為流民準備吃食,另外建一處為孩童們準備飯菜。」

「我們還可以在流民當中甄選庖廚,打掃、盥洗衣物之人,有時打仗傷患眾多人手不足之時還可以請他們來照顧和包扎換藥,幫忙做一些小事……按日結算錢財,這樣他們即有事可做又能賺些許銀兩,一舉兩得,將軍覺得如何?」

「甚好。」

「少女君當真厲害啊!這主意都想得到。」阿飛激動的跳出來叫好。阿起點頭,也覺得這主意很是不錯。

梁邱飛對程少商的熱情贊揚讓霍不疑不經意間想起了 遠在驊縣的樓垚······

歡迎進入充斥著復雜情愫、自由氣息及獨特品味的影視番外小劇場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