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星漢燦爛》原著才知道,為什麼樓垚一提親,少商就同意了?

許多多 2022/08/13 檢舉 我要評論

影視小說看不夠,快來影視番外小劇場看番外!

《星漢燦爛》原著中,程少商是現代女大學生俞彩玲魂穿過去的,因此她的心理年齡是比實際年齡大,考慮問題也比較實際。可為什麼那個憨憨的小樓垚一提親她就答應了?若是沒有何昭君全家被屠一事,他們真的會結成伴侶。

言歸正傳,少商答應三土弟弟的提親無外乎有三個原因。

0.1

主動熱情

因為樓家曾經欠過何家恩情,所以樓垚自小就被大伯安排與何昭君訂了親,何昭君脾氣乖張,一直對他呼呼喝喝的,樓垚雖然脾氣溫和,但也不是沒底線的孬種,尤其是當何昭君偷偷見過肖世子后,他徹底爆發了。

少商第一次見樓垚的時候,就是聽到他和何昭君吵架。

何昭君:「你若對我好些,我就跟阿父說回絕了這事!畢竟你我二人自小定親,我也不忍這樣待你!

樓垚怒道:「不用不忍!你去嫁那人好了!我從不留戀與你的婚約,只不過我們樓家重信守諾,我才忍到今天!如今你家肯另尋高處,我真是求之不得!」

沒多久,何家就與樓家退親了。第二次,樓垚見到少商,是在萬府的宴會上。

以王姈為首的小女娘們聯合對少商發難,少商毫不客氣地懟回去,樓垚聽到她們的對話,立馬對少商生出好感。

后來,見少商去悄悄溜出去,他也偷偷地跟了上去,只見女孩去拱橋底下,輕輕將木頭抽掉幾根……沒多久,那些小女娘們去橋上看十一郎袁善見的時候,全部掉入水中后,樓垚就對少商佩服的五體投地,當即下定決心要娶少商。

打聽到少商和程止夫婦去外頭見世面,他就帶著一隊人馬追了上去,在程家車隊休息時,先是拜見程止夫婦,然后就說明來意,因為策馬奔騰的緣故, 樓垚額頭冒汗,氣喘吁吁,他這樣說道:「程叔父,我今日……不是,我之前見過令姪少商君,深覺……深覺她……我今日特來見她,不知叔父可允一見否……」

程止問他:你認識我家少商?

樓垚面孔愈紅,也愈發結巴:「是,是見過,不算認識……但,但一見如故……

他雖然笨嘴笨舌的,可是說起話來,卻讓人暖心,樓家是大族,程止夫婦也知道樓垚,看他誠心誠意的樣子就讓他去見少商。

樓垚是全劇中最主動積極追愛的男生。其實,袁慎比他更早認識少商,也比他先喜歡少商,可是袁慎自持身份,沒對少商表露出一點好感,反而每次見面都對她「惡語相向」,他要是有樓垚的一半主動,樓垚霍不疑應該都沒有機會了。

0.2

鍥而不舍

聽到樓垚要見自己,少商第一個感覺:這個人只見過兩面,我應該沒得罪他吧?然后,她用不確定的語氣問道:「 不知樓公子有何指教?」

原著中這樣寫道:樓垚漲紅了臉,期期艾艾半天,偷眼去看車中女孩,只見她白凈幼美,澄若秋水。想到程家車隊還要趕路,樓垚鼓起勇氣道:「你……我,我想說,你很好,我,你很好很好……」

少商囧,想讓他組織一下語言。

「我覺得,那件事,你沒有過錯!一點都沒有。」樓垚鼓了半天勁,終于發了個大招,「我心中十分仰慕你。」

他自認為這句話的重點是后半句,少商卻把注意力都放在了前半句。

少商立馬變了臉色問他:到底聽到了什麼?

樓垚就將自己看見她,抽掉拱橋木頭的事說了一遍,見少商大怒,他發誓自己沒有跟旁人透露個過一個字,少商臉色這才好轉。

他鼓起勇氣說道:「少商君,我要娶你!」

雖然他訂親十來年,但是這樣的表白卻是第一次,可他不知道少商是個典型的理工女,還在前世見過很多不靠譜的山盟海誓,她前世認識的那幾個女生就是輕易信了這些情話都被辜負了,所以對這種表白她是嗤之以鼻。

少商怒不可遏地讓樓垚有多遠滾多遠,還讓傅母趕他走。

一般人吃了這麼大一個排頭,肯定就放棄了,可樓垚并沒有。

其實,在萬家壽宴那天,樓垚見到少商后 回家就稟告母親要娶她,樓二夫人還以為兒子開玩笑,他在母親房前跪了半柱香后,樓二夫人才答應去信兗州向樓太樓郡丞(樓垚父親)詢問此事。

樓垚還沒等來父親的回信,少商就要離開都城,所以他才來追去想告訴她,自己的心意。被少商趕走后,他又快馬趕去山陽郡父親那里。

樓郡丞允諾了兒子的婚事,已派人回都城讓妻子向程府提親去了,樓垚又去追少商的車隊。

沒有套路,沒有花招,先稟告父母,然后才去追女孩,即便被趕走了,也是不放棄。

0.3

贊不絕口

樓垚再次追上少商的車隊時,少商心情很不好,這十幾天經歷土匪殺人,死里逃生和傷亡慘重,她幾乎要崩潰了。

那是個雨天,樓垚尋來,少商氣不打一處來,問他到底想干什麼?

樓垚說我十分仰慕你,少商立馬打斷他的話,原著中,少商咆哮著尖叫:「你給我閉嘴!誰要你仰慕!我是什麼人你都不知道!看見三份顏色就‘仰慕’,你這無知豎子,你知不知道這些日子兗州出了什麼事?!你還惦記這一文不值的‘仰慕’?你吃飽了撐著呀!我告訴你,我這人尖酸刻薄,睚眥必報,心胸狹窄,心腸歹毒,滿肚子鬼祟卻無半分能耐!只靠著父兄庇護才張牙舞爪到現在,實是百無一用!有甚可‘仰慕’的……」

樓垚把自己的蓑衣蓋在少商的身上,不顧她的反對,大聲吼道:「你聽我說。」

少商安靜下來后,他就將自己讓父母去程家提親的事原原本本告訴了她,然后羞澀地說道:「 我,我想告訴父親,你是很好很好的女子。」

樓垚少商自己都不敢相信:「我,我很好?」

樓垚用堅定的語氣說道:「你就是很好。你勇毅過人,機智聰慧。敢說別人不敢說的話,敢做別人不敢做的事!我自小就被教導要退一步海闊天空,要對何昭君禮讓。可我不愿意!為什麼受了欺侮要忍氣吞聲,為什麼明明不喜歡還要硬撐下去!若不是何家自行退婚,難道我一輩子就要懦弱隱忍下去嗎?!」

「你不要聽信人言,繼而自損自辱。我打聽過你的事,你根本不是傳言中的那樣!我信我自己的眼睛!你也要相信自己!」

要說阿苧是第一個給俞采玲身體溫暖的人,那麼樓垚絕對是第一個給她精神溫暖的人。當大多數人,甚至連生母都認為她是一個粗鄙不堪,眥眥必報的人時,有個人說是一個她很好很好的人,簡直比寒冷冬日里的碳火還要溫暖。

當時正值寒冬,兩人都站在雨中,雨水刺骨寒冷,但少年身上散發的熱切真誠仿佛將這刺骨的寒意都蒸騰于無形。

少商怔怔地看著樓垚,從心頭生出一股暖意。雖只是微弱如夜燈般的小小溫暖,但已足以予人希望,她也不覺得冷了。

那天淋雨后,樓垚喝了幾碗姜湯后連個噴嚏都沒打,少商一下子病倒了,古代感冒可以要人命的,好在少商是官宦人家的女公子,有仆人伺候,湯藥不愁。

一病數日,少商病好后,就答應了樓垚的提親。

0.4

寫在最后

其實,樓垚不但當少商的面夸少商,在自己家長輩面前對她也是贊不絕口, 少商真聰明,少商真能干,少商真好…

當然,少商確實是聰明,對樓垚也有耐心,發掘他的優點,所以樓垚才會那麼喜歡她。

三土弟弟品性正直,雖然單純,但是卻很聰明,連霍不疑都對他很欣賞。一直覺得少商嫁給他應該很幸福,他沒有袁慎的算計,也沒有霍不疑的苦大仇深,他和少商互相欣賞,一起進步(樓犇沒有犯事的情況下),將來的日子應該很不錯,可惜,有緣無分。

電視劇更完不夠看?小編帶你圓結局,更多番外,請關注影視番外小劇場。歡迎大家品評!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