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香如屑:柳維揚那麼愛陶紫炁,她為啥至死都不愿意看他一眼

wang 2022/09/08 檢舉 我要評論

剛開始還替陶紫炁不平,認為桓欽是利用她,她不過是被愛情蒙蔽的小仙女。

要是真愛她,桓欽為啥不救她,如果不是柳維揚,她現在就還在尸骨山的白骨堆里呢!

后來才知道,她其實是明白桓欽的欲望的,桓欽愛權利勝過愛她,但是她仍無悔。

甚至感覺她還挺堅定的,畢竟如果她意志稍微動搖,可能就真的跟柳維揚走了,后面就不會再有桓欽什麼事了。

為啥柳維揚對她那麼好,她卻至死都沒看他一眼?

她本身就是有野心的人

除了桓欽是她的初戀外,還因為陶紫炁本身就是個愛權利的,有野心,甚至不服管教,不擇手段的人。

劇中有三個場景可以說明。

一個是陶紫炁問一個仙子,為啥晉升沒有她?那個仙子把她鄙視了一番,笑著走了。可是陶紫炁不等她走遠,就一掌把她殺了。

如果不愛權利,她不會就因為沒有晉升就殺人,可能會覺得這次沒有就下次唄,如果不心狠手辣,那麼可能就只會感到委屈,然后找個地方哭一哭就好了。

另一個場景是桓欽和她在布星亭布星,跟他分析要如何收服玄襄,然后完成他的大業。

陶紫炁立馬接著說了一句,是我們的大業。

看,野心不小。

最后一個是她拿斷情線測試桓欽的真心,然后桓欽一把把她壓在身下,她來了句,既然犯了錯,何不將錯犯得大一點。

足以證明她不是外表看起來那麼溫柔,循規蹈矩,她是離經叛道,不服管教的。

而她身上這些特點,桓欽恰恰都有,而柳維揚雖為邪神,但是不愛權利,沒有野心沉溺于情愛,是跟陶紫炁截然相反的類型。

邪神不邪,征服不了她

邪神玄襄,空有一個邪神的名號,以玄襄的性格特點,只適合在天界做一個不爭不搶的小仙君,不適合在野心勃勃的魔界。

之前應淵就跟帝尊說過,他試探過玄襄,是一個沒有野心的人,安分守己,但就是他這性格,可能管束不了手下。

結果還真的被應淵說中,手下的爍驊長老野心大,看不上玄襄不作為,這點被別有用心的桓欽看到了,用陶紫炁勾引了他,從此他可以只為一人,負盡天下人。

作為觀眾來看,看到他對陶紫炁這麼好,不管有多少證據指向她,柳維揚都能眼都不眨,就是相信她,愿意承受她做錯事帶來的后果時,難免為他鳴不平。

可是對于陶紫炁來說,這只證明了她和桓欽的手段有用,真的離間了玄襄和手下的心,讓玄襄從此聽命于她,并且過了千年,仍舊念念不忘。

柳維揚從始至終都是她的工具,她沒有動過情,一切都是演戲,所以她不覺得自己對不起柳維揚,她可能把這情解釋為手段,讓柳維揚為她所用的手段。

一句話,她想愛情事業雙豐收,而玄襄只想要愛情,兩人三觀不合。

高帥強,才是陶紫炁的擇偶標準

而桓欽呢,最開始他身負重任,來到天界做臥底,到處搜羅可以為他和修羅族所用的人。

剛開始他可能真的沒有什麼大的野心,唯有希望尊主玄夜霸業能成,看在自己為他出力的份上,給他個官做做。

可是沒想到玄夜為了個人的情感問題,導致霸業失敗,那桓欽之前所做的都成了無用功。

眼看沒了指望,他轉頭又想投奔帝尊,為帝尊賣命,甚至不惜追殺母族,借此希望能收獲尊位。

可是他自覺做了這麼多,帝尊看到了,最起碼給他個帝君當當,沒想到帝尊只給了他一個星君,他又一次失望了。

其實余墨有句話說得對,他說你一個細作,他這麼對你沒錯。

仔細想想,帝尊有可能早就知道了他的身份,畢竟當時天兵來宣旨的時候,應淵也在場,看他的表情,似乎并不意外。

也許帝尊只是看他這麼賣力,又跟應淵這麼好的份上,不想追究他罷了。

如果這些僅僅是讓他覺得氣憤,那真正擊垮他的,不過是身邊好友不費吹灰之力就可以得到他想要的尊位。

他太嫉妒應淵了,他不能接受身邊人比自己強。昔日兩人還是好友,今天突然要我為你打工,我這麼努力,到頭來竟都是為了你?

給玄夜和帝尊打工也就罷了,畢竟人家天生就是他老大,可是應淵憑啥呢?都是魔族出身,都為天界效力,你就成我老大了?

這種心理落差也使得他更加堅決要爭當老大。

而他的這種不甘心和陶紫炁的不甘心是一樣的,不過陶紫炁最多也就殺人來表示憤怒,而他則想當老大。

人都有慕強心理,陶紫炁也不例外,這麼有野心,又有實力的男人,還是自己的帥氣男朋友,陶紫炁死心踏地也正常。

并且陶紫炁也不是傻瓜,桓欽對她不是沒有感覺的,他說過要為他改變天庭的規矩,要帶著她昭告三界,她是他的,還經過了斷情線的測試,為愛犧牲,陶紫炁自然無悔。

所以,在感覺哪怕桓欽沒有柳維揚那麼愛她,她也一樣可以說服自己,他是為了大業,不是不愛我,柳維揚是不能跟他相提并論的。

可能她覺得柳維揚也是幸福的,因為她所理解的愛,是可以犧牲的。

所以連自己都可以犧牲的陶紫炁,怎麼會心疼為他犧牲一切的柳維揚呢?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