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漢燦爛:原來凌不疑真正的主子是他?提親少商時三句話就暴露了

wang 2023/01/04 檢舉 我要評論

過年了過年了,凌不疑終于和程少上提親了。

文帝剛踏入宴會正廳,一臉慈愛,凌不疑便迫不及待撲通下跪, 「陛下,臣請您代行長輩之職,向程四娘子提親。」凌不疑隱忍暗戀許久,終于等到程樓兩家解除婚約,在眾目睽睽之下向程少商求婚,拉了文帝當最強的后盾。

程少商和在場的眾人一樣驚詫,她深知程家和凌不疑之間的鴻溝,哪里動過這樣的念頭?凌不疑無比堅定,字字鏗鏘有力,響亮地回蕩在宴會上空。

文帝一直擔心凌不疑的婚事,如今他主動求請,他萬分高興,笑得合不攏嘴,直接就給凌不疑做了這個主。君子一言,程始夫妻二人驚懼之下,立馬求皇帝收回成命。

程始慌不擇言,蕭元漪擔心釀成大錯,一番言語將親生女兒程少商貶得一無是處,目的就是婉拒了這樁婚事。程少商本就想拒絕這樁婚事,理由還在腦海中打轉,沒想到就被母親「抄了家」。長篇大論,無一字是夸贊,全是貶低、拉踩、諷刺,每一個字都將程少商刺得體無完膚。

場面一度十分尷尬,文帝對凌不疑的婚事自然是雙手贊成,可程少商若當真如蕭元漪所說的不堪,若他堅持要做這樁婚事的主兒,豈不是害了凌不疑?

氣氛尷尬到了極點,三皇子率先開口, 「真想不到啊,居然會有人為不嫁子晟將自己的親生女兒貶得一文不值,在我的印象里,全都城的女娘都爭著搶著要嫁給子晟,可偏偏程家為拒婚不惜違抗皇命,不知道是程夫人用心良苦,還是子晟令人家心生懼意?」

太子聞言,心生恐懼,場面已經這麼焦灼,三弟怎麼還在那里煽風點火, 「三弟慎言,此事攸關皇家顏面。」苛責過三弟,太子轉身又苦口婆心勸告程始,「程將軍還請三思而后行。」

太子和三皇子都發言了,五皇子自然也不能落下, 「那個……要是不嫁凌不疑的話嫁我也行啊,這個程娘子倒是與我挺般配的。她粗鄙不堪,我放浪不羈,我兩才應該是一對。」

這場提親的戲重點是凌不疑的堅定求婚和程少商的親自允諾,大部分人都忽略了三個皇子的話語。 看似是插科打諢看熱鬧不嫌事大,實際上暗藏了各自立場,原來凌不疑真正的主子是他?提親少商時三句話就暴露了。

首先發言的是三皇子,他素來和凌不疑氣場不合,此番出言在外人看來就是在看熱鬧,在煽風點火,實際上他才是真正幫助凌不疑的人。

在場的人都能聽出程家拒婚的理由是借口,明眼人都看得出來凌不疑對程少商的深情厚誼,三皇子這是明著嘲諷刺激,實則直接拆穿蕭元漪,為凌不疑和程少商的婚事助攻。

太子和凌不疑的兄弟情深是明面上的,但是在這樣的關鍵時刻,太子非但沒有站在凌不疑的立場幫他說話,反倒是做起了和稀泥的看客。太子憂心忡忡,希望三皇子不要「搞事」,同時勸告程將軍三思而后行。看似出來主持了公道,實際上一點用處都沒有。

五皇子就更不用說了,一整個紈绔子弟的發言,既不幫凌不疑說話,還暴露了自己的粗鄙不堪,說要娶程少商也不是像網上說的什麼幫她化解尷尬,就是純粹的吃瓜看戲心態。

從這里就能看出來,當遇到事情,真正能站出來幫凌不疑的只有三皇子。這也從側面說了,在三位皇子中,凌不疑真正的主子是三皇子。

凌不疑并不仇視太子和五皇子,出于政治大局的考慮,五皇子吊兒郎當的性格不適合繼位,太子軟弱中庸的個性也不適合,唯有果敢、大膽、強勢的三皇子,才能穩住這江山,最后凌不疑肯定也就是幫他啦。

除了這三句話,其實露子早就懷疑凌不疑和三皇子的暗中關系了。想當初,程少商在雁回塔偷聽到有人造反密謀,倉皇逃跑被及時趕到的凌不疑救了一命。試想一下,凌不疑為什麼恰好也在雁回塔里呢?最有可能的就是,正在商討的人其中一員就是凌不疑,另外兩人就是三皇子和三皇子舅父。

你覺得三皇子是凌不疑真正的主子嗎?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