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路:看到歸曉說了這些,才知為何歸曉父親不讓路晨歸曉戀愛

古月 2023/03/21 檢舉 我要評論

導語

歸曉父親不願歸曉和路炎晨在一起,原著里他曾經這樣勸歸曉:

「曉曉,他再找你,你以為還有感情嗎?就是因為他想轉業回北京。這種人我見得多了。」

歸曉說:「他不是這樣的人,是我找得他,不,準確說,是我求他和我和好的。」

對歸曉父親來說,路炎晨和多年前沒什麼兩樣,過去是個一無是處、毫無志氣的小子,只能靠去當兵,這才好不容易混出點樣子,又忽然回北京,。和過去一樣,就想通過和歸曉在一起改變人生。

但這只是他不願兩人在一起的原因之一,還有更重要的原因,他還沒有來得及說出口。

歸曉留下「話語」

被孟小杉說中了。路炎晨再一次在內蒙二連浩特執行了一次任務后,兩人有了第一次。她和路炎晨從內蒙回到北京后,歸曉就發現自己懷孕了。

可是, 路炎晨卻一直很忙,兩人還沒有來得及辦婚禮,路炎晨就接到了臨時任務。

有新一批的物被挖出,量大,又是經年累月被地下的,都被集中送去了一個的工廠里。需大量專家,集中作業路炎晨是頭號被點名要過去的人。

二人連領證都是匆匆忙忙,路炎晨還是趁工作請假回去跟歸曉領證,還差點兒錯過了和歸曉領證的時間。領證時,歸曉已經懷孕三四個月了。

領證后,兩人就再也沒見過面了,歸曉只能一個人去做產檢。到了歸曉懷孕七八個月的時候,路炎晨跟領導申請想回去看一眼歸曉,可是沒批下來。

最后,歸曉只能瞞路炎晨,包了一輛商務車,讓同事段柔開車陪她去路炎晨工作所在的鎮上,已經出發了才電話告訴路炎晨。

路炎晨在的這個地方是邊境,近兩千公里的國境線上,都是人跡罕至的地區。

因為歸曉懷孕期間一直在吃藥調節,并且促狀腺素升高,她一直有些擔懷孕時會出什麼問題,見到路炎晨后便立刻交代「話語」:

「我給你交待點兒事情,這是我好幾個賬戶,密碼,取款密碼和網上密碼,還有股票的,基金的……」

「認真聽,生孩子有時候會出現什麼事情的,比如羊水栓塞。萬一呢,你好知道我們家這些東西都在哪,你平時又不在家也不關心這些。你別這麼看我……萬一呢,不知道這些很麻煩的,你別這麼看我……我還有一張卡上存了一百萬給我媽了,那就是給她養老的,你知道就行,別和她提。」

她甚至把家里各種值錢東西都放在哪里,房產證等全告訴他。路炎晨沒想到,這輩子還有這麼一回,是歸曉想要和他交待這些。

包車去看路炎晨、交代遺言,歸曉的這些行為,從表面上來看是因為她愛路炎晨,但從深層次里看,是因為她極度沒有安全感,她對兩人這段感情的結局沒有自信。

從相愛、到重逢、到和解,歸曉和路炎晨好不容易再次相守,可他們的甜蜜卻總是短暫的,大部分時間在兩地分居。

秦明宇觸雷,路炎晨拆

歸曉從路炎晨工作的地方走后,路炎晨和秦明宇很快就遇到了任務。因為那批東西的確很麻煩,路炎晨申請將秦明宇等以前幾個老同事,也調到了這個工廠。

有一天,有六七個年輕人,闖了工廠禁區。因為玩真心話大冒險進去的,有個男的膽小不敢進去,見同伴遲遲沒出來,上報了。

這廠附近早就拉了線,還是被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年輕進去了。工廠里的這些專家是離這里最近的,眼下情況,能配合公安的也只有他們。

而這些專家里,最有經驗的就是路炎晨和秦明宇幾個。

路炎晨和秦明宇各帶著一隊公安進去。路很不好走。平路沒多久就是山勢險峻的地貌了,爬起來容易疲,普通人走不了不多遠,這給他們的降低了難度。

過去幾個月,在工兵排雷期間,路炎晨也會時不時來現場,對這里了解程度大于秦明宇。所以他給了秦明宇一條差不多排干凈的方向,算是相對安全的。二十幾分鐘后,他們就找到了那六個年輕人。

有個女孩子告訴路炎晨: 他們進來時是亮著的,後來天黑大家就怕了,手機又沒信號,就只能讓三個男生爬上去找信號。沒想到其中一個下來帶了另外一個,剩下一個下來也是不行了。黑燈瞎火的山林里,女孩子更不敢尋出去。就原地坐著,想著,總會有人來。

就在路炎晨松了一口氣,帶著公安和人原路返回的時候,突然聽到了什麼聲。他知道肯定是秦明宇出事兒了。他將面前的這群人送回安全地帶后,立刻去找秦明宇那隊人。

很快,他發現秦明宇趴在地上,顯然,是他觸雷了。

秦明宇告訴路炎晨:還有一個公安也踩了。剛他以為自己清了一個,沒想到延遲,這些公安想幫他,反倒中了招。

路炎晨很快來到那個身邊,用工具看清了起點,開始排雷,原著里這樣寫道:

絆發式的,他將小剪刀挨近,剪線。「啪」地一聲輕響。換了軍刀,一點點去除物,撥開泥沙。動作很輕,輕得只能聽到挖土的沙沙聲。……拆了引信。

終于,路炎晨成功,除了秦明宇,其余人都有驚無險。

秦明宇被送往手術,從他身體里取了十幾個彈出來,還有剩下的,就是不方便取的位置了。還在想怎麼勸秦明宇,結果反倒被秦明宇安慰了。

當兵的,大小演練下來,多少都能留點紀念。帶點兒碎渣的人又不是只有他秦明宇一個,過去老兵還不是過了一輩子。

秦明宇自我調侃以后轉業了,不知道過安檢要有多事,又說以后燒成灰,要秦小楠把彈片都撿了做傳家寶。

寫在最后

歸曉的父親不但是軍人,還是個銜不小的官。他看過不少軍人和家屬之間的事。

斯蒂芬·茨威格說:「一個人命中最大的幸運,莫過于在他人生途中,即年富力強時發現自己生活的使命。」

路炎晨不可能為了歸曉,放棄自己的使命和理想,正如歸曉也不可能為了路炎晨在家帶孩子,日日圍著鍋碗瓢盆轉。

需要像路炎晨和秦明宇這樣,為了人民的無名英雄。

歸曉和路炎晨在一起,不僅要日日怕兩地分居,那些歸曉生命中最重要的日子,路炎晨都無法參與。

而這些想法,也是歸曉父親對歸曉尚未說出口的話。

畢淑敏說:「我們總相信來日方長,可惜人們忘了,忘了時間,忘了生命本身有不堪一擊的弱。」

路炎晨和歸曉最后在一起了。 從校園到婚紗的愛情,看似是浪漫完美。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