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升滄海:凌不疑的傷并非為程少商,文帝誤導了所有人

wang 2022/12/31 檢舉 我要評論

凌不疑把將程少商推入河中的八位女娘父兄都傷了,龍顏大怒,要在宣明殿傷凌不疑。少商趕去求請,凌不疑冷言回絕。

深夜,少商探望凌不疑,發現他傷勢不重,瞬間覺得自己中了凌不疑的苦肉計,其實她想錯了。

五公主以,為皇后準備壽禮為由,帶了八位官宦女娘到宮里。在五公主的指使下,八位女娘聯合將程少商推入河中,還放蛇咬她。皇后壽宴上又污蔑程少商與五皇子私會,次日程少商便將五公主并八個女娘一起收拾了。

五公主本想去帝后那里告程少商的狀,不想凌不疑帶著證據及時趕到,五公主多次算計程少商的事敗露。皇帝下令懲罰了五公主,并命凌不疑調查那八位女娘的父兄是否枉法,不想凌不疑僅在半日之內,將那八個女娘的父兄給傷了。

廷尉府還沒有定罪就傷人,顯然凌不疑是違反了律法。人人都知道凌不疑是皇帝的養子,如果不處罰他,無法服眾,所以皇帝罰傷他100板子。

這事可輕可重,控制權在處罰者手里。就如越妃所說,可以看不出傷但五臟俱損,也可以看似皮開肉綻實則無大礙,皇帝自然是用了第二種。

其實,皇帝傷凌不疑還有一個目的就是讓程少商心疼!事實證明,皇帝的一箭雙雕之計非常成功,即安撫了那八家官吏,又讓程少商疼到了骨子里!

這件事情表面上看是凌不疑心疼程少商被欺負,借著替皇上教訓八位肇事女娘父兄為由,濫用私刑,實則為自己制造竊取軍報的條件。

之前凌不疑查到當年孤城援軍被瘴氣所困是小越侯說了謊,可證人死的死,失蹤的失蹤,凌不疑始終搜集不齊小越侯說謊的證據。

說來也巧,那位直接推少商入水的女娘居然就是御史中丞之女,而御史中丞手里握有當年孤城案的軍報。凌不疑當即心生一計,借替新婦泄憤為由,傷那八位女娘的父兄,包括御史中丞,同時損毀了御史台。然后,借奉命去修御史台之機,竊取了孤城一役的軍報。

其實,傷八位女娘的父兄,損毀御史台,受處罰都是凌不疑設的障眼法,目的就為了掩蓋竊取軍報之事。所以,當程少商趕來向皇帝求情的時候,他說:「我有仇自己報,有罪自己領」,聽起來像是氣話,實則是告訴她:「我是為了報霍家之仇,設計去御史台竊取軍報,此事是為我自己而為之,理應受罰,妳不必為我求情!」

但是,如凌不疑之后所說,皇帝看在越妃的面子上不會為難小越侯,所以查小越侯的事,凌不疑也得瞞著皇帝,要瞞著皇帝就不能將自己的想法泄漏出去。

凌不疑為替新婦報仇濫用私刑,這件事傳到哪里都不會被懷疑,皇帝也被他帶進入局中,很好地掩蓋住了真相。其實凌不疑瞞過所有人,卻沒想瞞程少商,所以在她不顧一切向皇帝求情的時候,凌不疑說了上面那段看似賭氣的話。

程少商雖然聰慧過人,但是在布局謀略高手凌不疑面前就顯得微不足道了。幸好,凌不疑不是程少商的對手,否則她會輸得一敗涂地!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