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漢燦爛》為什麼越妃不好惹還讓人喜歡?那是她看清楚了一件事

wang 2022/09/21 檢舉 我要評論

《星漢燦爛》里越妃是一個很獨特的存在,她的每次出場都讓人覺得暢快,說出了很多人想說又不敢說的話,大家驚呼這就是自己的嘴替。

所有人都知道越妃不好惹,可是我們看不到越妃的跋扈和囂張;所有人都知道越妃心直口快,可是我們看不到越妃傷過人心;所有人都知道越妃被寵愛,可是我們看不到越妃討好別人。

身在宮中的女子,想要既不被欺負還不委屈自己真是太難了,幾乎不可能。可是,越妃差不多集全了所有不被欺負的技能,卻沒有用心機和權謀,這一點很是難得。

越妃憑什麼可以讓自己活得這麼有質感呢?

其實就一樣,人與人之間的分寸感。越妃放在現代,不管是職場還是生活中,都是一個處理人際關系的高手。

在《紅樓夢》第五回,賈寶玉在寧府看到一副對聯不喜,世事洞明皆學問,人情練達即文章。

越妃便是如此,世事洞明,人情練達。

她和皇帝是青梅竹馬,本來可以做一對神仙眷侶,卻因為命運際會,文家哥哥做了皇帝。按照皇帝幾個孩子的年齡排序,皇帝再娶宣皇后的時候,應該和越妃結婚沒幾年。

也就是說,越妃還是一個才結婚的新婦,就要面臨丈夫又娶的尷尬,不只是娶另一位女子的尷尬,還威脅到地位的問題。因為宣皇后雖然是后娶,卻立為后,兒子也在很小的時候就立為了太子。

越妃怎麼辦?她并不是一個忍氣吞聲的女子。你看當年,她和凌不疑的姑姑霍君華,同時喜歡上文家哥哥的時候,真是情敵相見分外眼紅,兩個女子是你給我挖坑,我給你背后使絆子,你來我往幾個回合下來,文家哥哥還是娶了越妃。

可是,這才結婚幾年,就得看新人笑舊人哭了。越妃哭了嗎?哭了。

宣皇后離世之前提到越妃妹妹也有辛酸委屈的時候,越妃那一仰頭忍不住流下的淚花,真的是百感交集,此生所有的委屈都凝結成了那一滴淚。

但是,她這麼多年向別人吐槽過嗎?對著宣皇后憤怒過嗎?像文修君那樣覺得世人都欠她的嗎?

沒有,統統沒有。她做了兩件事。

第一件事情,她把所有憤怒委屈都給了皇帝,可是她沒有總是在皇帝面前提這些事情,而是在皇帝娶新婦后,把皇帝踹幾腳,之后再不提了。

虧欠不能總說,說多了人都會煩,就不覺得是虧欠了。

另一件事情,她陪著皇帝繼續打天下。這里我們要注意一個細節,皇帝的這些孩子,只有五公主是在這個皇宮中長大的孩子,而其他的哥哥姐姐的小時候,皇帝還在忙著四處打天下。

這些孩子統統都是宣皇后留守家中照顧的,而越妃選擇了隨夫出征。從這里可以看到,越妃很清楚自己要什麼。

她知道就算她和文家哥哥有青梅竹馬的感情基礎,也架不住時間這把刀的疏離,夫妻只有共同做一件事情,經歷生死才能有日后消費的資本。

皇帝為什麼尊敬宣皇后?因為宣皇后在那個四處紛爭動蕩的年代,照顧這個家和孩子們。皇帝為什麼偏愛越妃?因為越妃陪他出生入死,他們之間有太多默契和回憶。

少時夫妻老來伴,或許命運就是讓兩個沒有血緣關系的人經歷半世紛紛擾擾,只為了后半世的相扶相攜。

再說回這些孩子們,對于越妃來說,她有兩個女兒一個兒子,二公主、三公主和三皇子。越妃把三公主寄養在了娘家,把二公主和三皇子放在宣皇后身邊。為什麼這樣安排?

大概當時二公主已經到了懂事年齡不用太擔心,而三公主很小,所以越妃把三公主留在娘家照顧,她更為放心。

可是,她忽略了自己娘家的這位三嫂,是商賈之家的女兒,三公主除了愛錢愛炫耀,再無其他。

三皇子呢?因為是兒子,之后總是要封王拜將涉足朝堂的,她不擔心宣皇后會苛待她的孩子,所以把三皇子也放在皇后身邊長大,其實就是從小磨煉這個孩子應對宮中紛爭的能力。

三皇子和凌不疑都鍛煉出來了,唯獨太子沒有,只因為前兩個人不是在父母身邊長大,后者是在母親身邊長大,不一樣。

那麼,面對三公主的這般模樣,越妃是一百個看不上,就像蕭元漪回家看不上少商一樣,這里就更顯越妃的智慧了。

她對孩子的分寸感拿捏得相當精準。

越妃和蕭元漪最大的區別就是,越妃對孩子沒有掌控感,沒有掌控感就不會非要去改變孩子。三公主入宮看母親,越妃也會教訓三公主,嘴巴甚至毒辣,可是她是只有母女的時候說,有外人的時候不會說。

而且,看到三公主穿著大紅衣服入宮參加霍家的祭奠,會趕緊拿出衣服幫三公主遮掩,奈何三公主太蠢了,就算有如此智慧的母親也救不了她。

同樣,她對待皇帝也一樣,懟皇帝給皇帝使小性子,都是在和皇帝兩個人的時候,此時她把皇帝當丈夫,在眾人面前,她是從來不會讓皇帝難堪的,此刻她把皇帝當作皇帝,她是臣子。

嘴毒也得分場合,不分場合沖口而出,只會討人嫌。

越妃在宮中,很少聯絡自己的兒子三皇子,也很少見自己娘家人小越侯。她更多的時候,是自己一個人在自己的宮中,置身事外不說,還經常警告自己的家人,別給她惹麻煩,她什麼事情都不管。

她管什麼?她只管和皇帝有關的事情。有沒有發現,越妃總是在皇帝最需要的時候出現。

祭奠霍家,她本是不去的,聽說汝陽王妃去了,那她一定得去。因為她知道,汝陽王妃此刻去是興師問罪,而皇帝不能和嬸娘吵架吧,宣皇后更不擅長處理沖突。

越妃為什麼可以一直做一個心直口快的人,可以做大家的嘴替?道理和蕭元漪對少商分析自己的事情一樣。

少商說大母和二叔母也不好相處,為什麼阿母還是要嫁給父親?蕭元漪說,不一樣。因為程家的所有榮華富貴皆是丈夫掙來的,首先是丈夫在家里有話語權,更重要的是,丈夫對她處理事情是默許的,所以她才可以和大母、二叔母抗衡。

對于越妃來說,也一樣,她做的這些事情,是替皇帝做的,是把皇帝沒辦法說出來的話,用她的嘴說出來,皇帝是默許的,所以她就可以心直口快,就可以決斷處置。

在懟汝陽王妃那段名場面里,越妃的思路特別清晰。從她一次一次讓晚輩退下,什麼人可以聽什麼范圍的事情,都很有原則和分寸。既讓在場的每一個人不尷尬,也不讓在場的人受到無辜傷害。

就算她教訓了汝陽王妃,實則也是給足了這位長輩面子,其實不是給汝陽王妃面子,而是替汝陽王撐面子。

這樣的嘴替,誰不喜歡呢?大概只有汝陽王妃這般的蠢人不喜歡吧,那又如何?越妃也沒打算和這些人有感情。

每個人的精力是有限的,我們只能把最好的精力花在值得交往之人的身上,其他都無所謂。就像凌不疑說的那般,豈能人人都對得住。

越妃看上去是一個刀子嘴豆腐心的人,其實她很注意這個刀子嘴的界限,從來不越過那個刀鋒去傷人,但是她也不會無底線的豆腐心。

凌不疑追查當年孤城的事情,查到了小越侯。從人性來說,越妃不可能不管不顧自己的娘家,畢竟自己和兒子的一大部分力量,需要越氏一族。但是,她知道霍家在凌不疑的心中有多重要。

與其讓凌不疑自己查出來小越侯做的事情,不如她親手打開真相讓凌不疑看。就像自己的孩子犯了錯,與其讓別人收拾,不如自己收拾了給別人一個交代。

可是,越妃也知道,只是打開真相,并不能平復凌不疑心中的仇恨。她知道皇帝是為了權衡朝堂的事情,也是為了她,可是她也知道,如此一來,凌不疑又會怎樣?

所以,越妃努力想善后,可是除了在關鍵時刻站出來支持凌不疑和少商之外,再也做不了其他。

說到越妃對凌不疑和少商的好,是一種很有界限感的好。

因為她知道,凌不疑是在宣皇后身邊長大的,和她的交情不深,可是她要表明自己的立場,最起碼不能和凌不疑對立。

怎麼表明?她選擇在恰當的時候,幫助少商。對少商好,凌不疑自然能知道,也就明白越妃的態度。

汝陽王妃帶著淳于氏上程家為難少商,誰都沒有注意的一個細節,越妃看到了。她一句,子晟新婦,你起來回話,一語雙關。既傳遞了少商沒有錯的態度,打擊了汝陽王妃和淳于氏的囂張,也增加了凌不疑對她的好感度。

這部劇中,越妃和宣皇后的那幾段對話很是驚艷。

越妃把皇帝娶宣皇后這件事情看得很清楚,這不是宣皇后的搶,而是皇帝自己的選擇,所以她生氣皇帝,不會生氣宣皇后。

宣皇后和越妃之間從來都是井水不犯河水,既保持距離又一致對外,那是因為越妃看清楚了宣皇后的性格,所以她尊重宣皇后,但是她也不過分親密,在皇宮中,能做到相安無事,就是對兩個人對她們最好的保護。

尤其是,越妃告訴宣皇后,已經十幾年過去了,很多事情糾結都是無用,這是她對生活拿捏得最好的分寸感。

人活一世,能看清事情背后的底層邏輯不容易,能拿捏好人和人關系的分寸感更不容易,可是越妃都做到了。

她不是人生大贏家,她只是活出了自己想要的生活高級感。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