皓嫣番外:樂嫣,只要你心中有我,其他的我什麼都不在乎

wang 2023/03/06 檢舉 我要評論

番外以皓都和樂嫣為主線,從皓都贏下擂台賽這一時間點向后續寫,人設基本不變,會給皓嫣填充必要的劇情,還會給皓都加一些高光,與皓嫣無關的劇情就不贅述了。

喜歡皓嫣的小伙伴們千萬不要錯過。

01

李樂嫣記得,她第一次考察農桑,身邊有皓都陪伴,那時,油菜花剛開出花蕾,兩人化解誤會,冰釋前嫌。

李樂嫣第二次考察農桑,皓都幫她約了叔玉哥哥,她在花田邊鼓起勇氣跟魏叔玉表白,那時,大朵的油菜花正放肆地開得漫山遍野,明媚的金色花海讓人心曠神怡,一如她當時的心情。

她只顧著跟叔玉哥哥玩耍,看不見身后的皓都是如何的黯然傷神,聽不見皓都心碎的聲音。

皓都他,真傻。

此時此刻,明媚已然褪去大半,取而代之的是飽滿的籽粒,豐收的喜悅。

前方便是她跟叔玉哥哥表白的花田了,皓都他,會不會心有芥蒂?他,現在還會不會難過?

李樂嫣不知道答案,只能時不時地偷瞟一眼身旁的人。

李樂嫣心里清楚,在她為皓都心痛的那一刻,她就徹底放下了叔玉哥哥。

畢竟她的心很小,只能容納一人。

但皓都會如何想?李樂嫣心里沒底,她暗想著,但凡皓都問起,她定會如實相告。

李樂嫣見皓都神色如常,遲遲不發問,自己忍不住開了口。

「皓,皓都,」在皓都面前,李樂嫣一緊張還是會結巴,時光仿佛回到了幽州那會兒,她還是那個怕被皓都扔下的慌亂膽小的兔子。

「嗯?樂嫣,你怎麼了?哪里不舒服嗎?」見李樂嫣神情有異,皓都上下打量,關切地問道。

李樂嫣頓了頓,這才仰頭迎上皓都的目光,「皓都,叔玉哥哥永遠是哥哥,以后我不會再弄錯了。」

原來她扭捏這麼久,是為了解釋這件事,讓自己寬心!

感受到了李樂嫣的情意,皓都覺得心里暖暖的,唇角抑制不住地微微上揚。

兩人來到花田,皓都自然也會想起樂嫣和魏叔玉的事,雖然他對樂嫣的感情總是患得患失,卻也不是玻璃心。

皓都從來都是個鍥而不舍的人,過去,縱使情竇初開讓他患得患失,縱使他心中明白樂嫣愛慕的人是魏叔玉,縱使你他覺得這份感情無望,也不想輕易放棄。

那日,在油菜花田中,他本想告白的。

後來,阿詩勒部咄咄相逼,以大唐和大漠各部的合盟為要挾,要求大唐兌現往日婚約,將公主嫁入草原,看著眼前驚惶失措的樂嫣,他內心深處的保護欲油然而生。

他再次忍不住想要表白,話已到嘴邊,卻被陡然出現的魏叔玉生生掐滅。

「公主,如果你愿意,我這就帶你離開。」

魏叔玉來是來了,一顆心卻長在了李長歌身上,不愿給樂嫣任何承諾。

擂台上,他拼盡全力,一招一式都是他對樂嫣未曾說出口的愛戀與許諾。

可是,面對樂嫣直白的追問,皓都生平第一次怯懦了,退縮了,他言不由衷地說是為了大唐, 他贏了擂台,最期待的是還她自由,不愿讓她懷揣著感恩嫁給自己。

畢竟他的感情比起公主的自由,是如此的微不足道。

他做夢都沒想到,這一次,他贏的是公主的心。

如今,他多日的期盼與等待有了結果,今生和樂嫣結下情緣,這輩子便再也不會放手了。

他以為樂嫣只字未提魏叔玉,是怕他難過,畢竟長久的感情不是說放就能放下的。

樂嫣對魏叔玉的情,已是無法改變的事實,他昨日就已下定決心,定要陪樂嫣走過漫漫時間長河,陪她一起忘記魏叔玉。

他相信樂嫣終有一日能放下,卻想不到樂嫣給了他一個很大的驚喜。

「樂嫣,只要你心里有我,其他的我什麼都不在乎。」皓都柔聲說道。

比武招親時,李樂嫣終于懂了皓都的隱忍,她從未懷疑皓都的情,此刻,她發現皓都硬朗的五官變得前所未有的柔軟,望向她的雙眸溫柔又清澈,未見半分素日里凌厲的神情。

「皓都,我真的很喜歡你,感謝上蒼讓你來到我身邊。」李樂嫣挽住皓都的手臂,情不自禁對他展露如花的笑顏。

樂嫣表白魏叔玉的一字一句,盡數刻在了皓都的心上,皓都甚至連身在夢中,都能聽見樂嫣對情敵的那句「我喜歡你」。

雖然樂嫣如今喜歡他,在意他,他沒想到能聽到樂嫣更加直白熱烈的告白。

神魂深處的痛楚被徹底治愈,皓都的身體一顫,熱血倏地涌了上來,待他反應過來之時,身邊的人兒已被他緊緊箍在懷中。

他嚇了一跳,連忙松開鉗制,一字一句鄭重地道出誓言: 「我也是,樂嫣,我這輩子都不會離開你,除非我死。」

李樂嫣的心猛地一抽,急急捂住他的嘴,「我不準你這麼說。」

說罷,李樂嫣極其不放心地再次強調:「皓都,本公主命令你,以后不準再說這種話!」

「屬下遵命。」 皓都輕輕攬過李樂嫣,溫柔地摟她入懷,兩人在花田邊徘徊許久,舍不得離開。

02

皓都轉過身悠閑地看著田間耕種的人們,還有菜農牽著水牛,老漢挑著滿擔沉甸甸的糧食走在田間小道旁,忙碌又充實,戰亂已飄然遠去,這兒的一切都是那麼寧靜美好。

「希望大唐能夠有一天,百姓不再受戰亂之苦,不再饑寒交迫,顛沛流離,每個人都有飯吃,都有一方田地耕作,能夠路不拾遺,夜不閉戶,這應該就是太平盛世。」

皓都的腦海中浮現出李樂嫣曾說過的話。

「太平盛世很快就會來臨。」皓都暗想,笑意從眼角眉梢中不自覺流淌出來,天下太平,伊人在側,他第一次覺得無比滿足。

殊不知,身旁的少女正沉醉在他的側顏里,明亮的雙眸裝滿了情意,一刻都舍不得移開眼。

雖然他覺得自己鼻青臉腫,實在沒什麼好看的。

對李樂嫣而言,一直一直守在身后的人,如今站在她面前,第一次從這個角度看皓都,李樂嫣覺得新奇又興奮,怎麼也看不夠。

以前怎麼沒發現皓都這樣好呢?

如今,李樂嫣對皓都的感覺已完全不同了,過去,她覺得皓都冷冰冰的,他手執利劍,周身散發著森森寒意,讓人望而生畏,如今,他周身的冰寒盡數消融在春日的花田間。

即使手握利劍也沒有關系,她知道,他守護的人是她,他守護的城池是大唐。

李樂嫣感嘆道:「這樣的太平日子,若是能一直持續下去就好了,愿大唐的每一位子民都有糧吃,有衣穿。」

「一定會的,陛下治國有方,親民愛民,大唐一定是太平盛世。」皓都將目光移回李樂嫣身邊。

微風輕拂著皓都笑意盈盈的面頰,落在少女的眼中,竟是那般耀眼,李樂嫣霎時臉頰微紅,心口輕顫,一顆芳心都淪陷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