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漢燦爛》「連累母親被廢的」太子:他的拎不清,害了很多人

古月 2022/11/25 檢舉 我要評論

隨著凌不疑與程少商的感情線發展,《星漢燦爛》的點也即將到來。

在凌不疑和程少商大婚前夕,霍君華走了,成為了壓凌不疑的最后一根稻草,眼看著收集證據通過文帝扳凌益的希望渺茫,凌家即將與皇室結親(在原著里,淳于氏有兒子,要娶裕昌郡主),凌不疑實在是受不了了,不顧程少商,調兵馬包圍凌家,趁著凌益舉辦五十歲大壽的機會,為父報。

凌不疑此舉震驚朝野,引起了很大的影響,他的身世曝光了,程少商無法原諒他,不顧自己的行為,要跟凌不疑退婚,而宣后和太子也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機。

凌不疑之所以選擇用這麼冒險的方式,不僅是因為擔遲則生變,也是因為他想通過這種方式告訴文帝和全天下,太子不適合承位,三皇子才是最適合做皇帝的人。

沒錯,他明面上是太子的人,畢竟,他是皇后養大的,跟太子一起長大,感情很好,太子也對他信任,一遇到事情就找他,實際上,他支持三皇子,在雁回塔,那個商量要廢了太子的人中就有他,只不過他沒出聲,沒被程少商發現,也正因如此,他才順利救了程少商。

也許,很多人看到這里,會無法懂凌不疑,認為其負了皇后的養育之恩,對不起宣后太子。然而,凌不疑這麼做,也是迫不得已。

「臣與三殿下來往十幾年,可是動了易儲念頭,不過四五年。從那時起,臣就知道,自己將來難逃忘恩負主之名。可是,陛下……」

他之所以寧可被說忘恩負主,愧對宣后太子,是因為他忠的是社稷江山,而太子拎不清,最后還連累母親,他擔不起社稷江山。

讓他上位,文帝辛辛苦苦的江山很有可能很快就沒了,天下很有可能再陷戰,這是凌不疑不想看到的。

01.太子妃在外胡作非為,仗的就是太子的心軟;

隨著劇情的深入,即使沒看過原著的人也可以發現一點,那就是太子妃沒有表面上看上去的那麼純良,她不是個好人,一直在用程少商。

的確,太子妃不是個好人,事實上,她是一個毫無國母氣場的人。

本來,在迎娶太子妃之前,太子已經有了喜歡的人,也就是曲泠君,而文帝出于聯姻的目的,給太子定了親事。太子雖然不樂意,但不愿父親為難,還是娶了太子妃。

太子是一個寬厚的人,知道曲泠君不愿,便決定不再與其聯系,一別兩寬,可是,太子妃卻非要過不去,即使曲泠君也嫁人了,太子妃依然不肯放過她。

為了對曲泠君,太子妃裝賢良,經常用著太子的旗號,送一些物品給曲泠君,在曲泠君丈夫的面前亂語說太子一直思念曲泠君,致曲泠君的丈夫認定妻子,對妻子上手,讓曲泠君這些年來過得很不好。

「還能做什麼?在太子和娘娘面前做的一副賢良淑德的樣子,等到了河東梁家,送禮的小黃門就假是太子派去的人,當著他們夫婦的面胡說八,什麼‘殿下近日偶感風寒,甚是惦念夫人’,什麼‘殿下常嘆息再無人能為知音’……還盡賞些親昵之物,去年是金絲涼席,明年就是青玉枕,哦,這回太子妃賞的就是這種用來做里衣的綾緞!」她指著那一小塊的雪白布料。

不僅如此,太子妃還縱容家人在外面胡作非為,圈了很多地。

太子妃之所以敢這麼,就是因為她知道太子心慈手軟,不會對待自己這個妻子過于無情。

果不其然,即使因為太子妃的堂兄,太子差點背上了黑鍋,程少商又揭開了太子妃陷曲泠君的事情,太子都下不了心,只是把她圈了起來。

這跟三皇子形成了對比,三皇子有個寵,懷了身孕,家人仗著她得寵在外面胡作,三皇子知道了之后,絲毫不念情誼,把她家人移交廷尉。

太子要是能這樣,不徇私枉法,不包身邊犯了錯的人,誰還敢胡作非為?

他的心軟,成為了身邊的人胡作非為、不把律當回事的底氣。而他可是未來的王,要是他一味地心軟,身邊的人犯了不舍得罰,那殃民的程度能少嗎?

03.太子對身邊的人毫不設防,一旦當了皇帝,江山真的會完蛋。

除了手軟、太子還有一個點,那就是對身邊的人信任,毫不設防。

「君主無所謂仁厚與薄,只需依情理行事。獎與罰,原本就是君王手中的兩柄利器,上能馭群臣,下能治百姓。而太子的仁厚,恰恰是棄了這兩件。從太子妃到東宮諸臣,皇兄該獎的不獎,該罰的不罰,弄的身邊處處憂。父皇以為這種仁厚是好事麼?」

就因孫勝是太子妃的堂兄,太子就對孫勝信任,將虎符帶出,結果,中了小越侯的計,要不是凌不疑解圍,后果不堪設想。

太子對凌不疑信任,將東宮的一切都交給了他,致凌不疑可以直接調動兵馬,這要是換作其他人,豈不是可以架空他,讓他大權旁落?

「臣在太子身邊才短短數年,就能總領東宮所有能轄制的隊官吏稅收密報,一應令符印信俱在臣手。等將來太子登基,臣就能專國!陛下,您愿意看到這樣麼?」

既無秉公,又無權衡朝局,太子無帝王之心,也沒有手段,擔不起江山社稷。

最后,宣后為了保兒子,不讓皇帝為難,只好讓出皇后之位,讓越妃上位,這樣,三皇子就成為了嫡長子,太子就能無過脫身。

欲戴王冠,必先承其重,你要是拎不清,能力無法匹配上現在的地位,只會惹禍上身。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