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漢燦爛番外,少商獨自回門

不加糖 2023/01/02 檢舉 我要評論

自成親那日后,少商再也沒有看見過凌不疑的身影。

白天,她在阿飛、阿起的陪伴下,招搖地在都城內買、買、買,雖不是她本意,但貌似卻又不給她拒絕的機會。

反正現在在都城人的眼中,這程四娘子備受凌將軍寵愛,驕奢無比,惹人羨慕嫉妒恨。

夜間,因為沒有郎婿的干擾,少商過得倒是還算愜意,與在程家無異。

可蓮房卻心中不滿,不免抱怨兩句:「姑爺這到底是鬧哪出?明明是他強行將女公子娶回家的,可如今卻又這般冷落女公子,簡直太過分了。」

少商不以為意,反而安慰蓮房:「他不在家,豈不是更自由嗎?妳這樣想,是不是好事一樁。」

「哪里自由了?那阿飛和阿起寸步不離地跟著,不知道的還以為咱們是犯人呢?」蓮房撇著小嘴,一副哀怨的小模樣。

「自有真相大白的一天,反正也無事,我們慢慢等。」

「可今日是回門日,姑爺不在家,我們該怎麼辦呢?」蓮房焦急地說著。

「他不在家,那我們就自己回去,這有什麼的?」少商說完一拍腿,便立刻下床找衣衫,決定獨自帶著蓮房回家。

「可若我們單獨回去,女君定會擔心的。」蓮房一臉為難,總覺得這不是良策。

「若我們哭哭唧唧回府阿母才會擔心,可如今我們樂樂呵呵地回家,阿母有什麼擔心的?好了,蓮房莫要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我們就這樣光明正大地回府。」

少商是這樣說的,也是這樣做的,她從自己的嫁妝內挑選了一些回門禮,便風風火火地帶著蓮房歸家。

阿飛看見絲毫不惱怒的少女君,一臉佩服:「兄長,妳說少主公是不是有些過分了,怎麼能讓少女君獨自一人回門呢?」

「少主公這樣行事自是有他的道理,莫要妄議少主公的私事。」

「我只是覺得少女君這樣好,少主公不該如此待她。」

「我看妳是挨罰沒夠。」

「我錯了,兄長。」阿飛立刻道歉,乖乖地閉上了嘴。

少商帶著黑甲衛,優哉游哉地獨自回了門。

程家老老少少早已在門口等待,當他們看見只有少商一人回門時,臉色瞬間都沉了下來。

程始小聲抱怨著:「這凌不疑太過分了,怎麼可以讓嫋嫋獨自一人回門呢?」

蕭元漪亦是一臉不滿,可她卻不想少商不開心,小聲提醒道:「小點聲,不要影響嫋嫋的心情。」

程始心疼地上前,故作開心地說著:「嫋嫋,妳終于回來了。阿父準備了妳最愛吃的烤羊腿,快去看一看。」

「我就知道阿父對我最好了。」少商笑呵呵地往屋內走去,故意忽略凌不疑未同她一起歸家的事情。

程老夫人往遠處望了望,見一直不見凌不疑的身影,氣道:「這新姑爺太過分了,怎麼可以讓嫋嫋獨自一人回家呢?」

程二夫人見狀,嘲諷道:「我就說嘛,我們程家是高攀凌家,妳看吧,這凌不疑根本沒有將程家放在眼中。」

少商白了一眼程二夫人,兇巴巴地說著:「就算凌不疑未曾將程家放在眼中又何妨?我也是堂堂正正的凌少夫人,二叔母莫不是想要公然打臉凌家不成。」

程二夫人見蕭元漪和少商一同瞪向自己,不敢再言語,只能心中嘀咕著:「有什麼可神氣的?哼,我將秧秧將來嫁的郎婿定會強于凌家百倍。」

少商和蕭元漪白了一眼程二夫人,便率先往府邸走去,不再理會程二夫人。

蕭元漪帶著少商吃了烤羊排,隨即,又偷偷地將少商叫回了房中,關切地問道:「嫋嫋,妳同阿母說實話,這凌不疑待妳如何?」

「阿母,妳放心吧,凌不疑雖未同我回門,但是卻并未為難我。」

「若他欺負妳,妳一定要告訴阿母,阿母決計不會放任不管。」

「阿母盡管放心,誰欺負誰還不一定呢?我是程家兒女,怎麼可能會讓他人欺負去了。」

「妳同阿母說實話,他為何沒有與妳一起回門?」

「他朝中有要事要處理,阿母,您就莫要擔心了。」

「什麼要事,能比陪新婦回門更重要。」程始從屋外走了進來,一臉不悅地說著。

「阿父,我好不容易回來一次,咱們莫要因為外人而硬性心情,好不好。」少商細聲慢語地勸著,她不想阿父阿母因為凌不疑而擔憂。

程始無奈,只能心疼地摸了摸女兒的頭,早知道這般,就算被殺頭,他也不該將女兒嫁給那凌不疑。

正當三口人互相安慰時,門外的小廝來報:「將軍、女君,凌將軍來了。」

三人妳看看我,我看看妳,一臉詫異。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