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漢燦爛 番外篇 再次出征 城墻上張望等待十日有余

不加糖 2022/10/23 檢舉 我要評論

給思想一片飛翔的天空,影視番外小劇場帶你走進不一樣的天空!

話還真如賈老大人說的那般 :這西北當真熱鬧起來了。

首先得說說 虞候,輕車熟路的托著如山的財貨大搖大擺入了西北軍營。還沒來的急和霍不疑聊兩句家常喝上兩壇美酒,程少商立即找來黑甲衛麻利的卸貨清點。

???

「虞候莫怪,少商想幫助城里的流民,所以有些急·····」

「哦!無妨無妨,反正都是陛下賞賜給程娘子的。」

「把值錢的這些拿去典當,綾羅綢緞去換成普通御寒的布料,其它的先送去霍府。」少商一邊挑選一邊吩咐道。

又是一陣喧鬧聲,只見守門的士兵來報;兩位牧民趕著二十頭羊來在了軍營大門口,說是程娘子買的。送到西北軍營。

「少商妹妹,」

聽到親熱的叫喚聲,少商停下手來,抬頭朝著傳來聲音的方向看去。

崔候領著崔姨娘和崔家二公子的兩位小妻子踏馬而來,身后還跟著幾個崔府下人。

虞候與霍不疑面面相覷?霍不疑難得的表示他不知‍♂️。

少商看向守門的士卒:「可是牧民送來羊群?」

「是」

「甚好,那趕快把羊群牽進來,」少商開心的臉笑成了一朵花。「崔姨娘,之后的事就麻煩你了。」

崔夫人點了點頭,朝著崔候笑了笑,便領著崔府的下人朝后廚走去。

「這西北缺衣少食的,鄉民大多以游牧為生,少商也不知去哪尋到了當地的牧民,用身上的珠釵換了牧民二十頭羊,說要給你們霍家將士們改善伙食。子晟啊!這般優秀的女娘,還是要早早的娶回家才安穩啊!」崔候說罷拍了拍虞候的肩膀,「走吧,老兄弟,我陪你喝一杯給你接風洗塵如何?」

在西北的這些年,每每夜深人靜他就會想:自己孤苦的活在這世上是為了什麼?看著孤城滿城被屠,父母兄弟慘死,姑母瘋癲含恨而終,自己認賊作父十余年,一朝終大仇得報,卻與摯愛分離,害她傷心傷情·····想死 死不得,他還沒讓她放下怨恨,何來資格求死;活著,不敢與之相見,只能行尸走肉般躲在邊城守護她……

霍不疑呆呆的望向前邊忙碌的女子。

此刻他明白了,原來一切的苦難皆是為了換來她。

「營中的賬篷太過簡陋不保暖,特別是傷兵處,還有漏風漏雪的醫爐,缺少新鮮吃食的庖廚,我便‬托‬崔夫人買來了一些油布,厚厚的棉被,和一些經常要用到的藥品,到時候······」少商話還沒說完,就被霍不疑扯入懷中。少商扭頭看了看周圍,用手推了推他,那人力氣之大怎是她一小女子可以推脫的開?程少商無奈,只能抽出雙手拍了拍他的背,示意他放開。

霍不疑收緊了些力道埋頭在她頸窩,眾將士們嚇得一愣,趕忙轉身不再看向這邊。

頸間似有溫溫的水劃過

程少商感受到霍不疑的情緒異常,雙手輕輕的掰過他的頭,看到霍不疑似委屈似悔恨的臉上掛著些許淚痕,「你可否原宥我?少商?」

看著面前的少女沒有回答,霍不疑松開手,不敢強求。

「何事?」不知何時梁邱起已等在旁側。

「邊境有胡人來犯,張擅已命人探查清楚 ,權渠單于率領五萬兵馬,準備一舉進攻。」

「好,先去放了烏閭禪布。按照之前我們的安排,把弓弩隊借給他。隨后讓賈先生再與吐哈渾好好說一番道理。」阿起拱手退下。

少商站在營賬前思緒萬千。

將士們大塊吃肉大口喝酒,恣意暢快,虞候與霍不疑聊了幾句便拉著幾名副將叮鈴囑咐,神情嚴肅。

天尚未亮,霍不疑帶大軍出發前往邊境處,留下梁邱飛與半數黑甲衛駐守大營保護程娘子。(本來留下的是梁邱起小將軍,但在程娘子的強烈要求下留下了阿飛小兄弟,至于為什麼大家哼哼就行。)

目送霍不疑帶大軍出營,少商感覺軍營一下子安靜了下來,冷清了許多····

她有點后悔沒有回答他的問題。

想著城里還有很多事情要做,少商收回心思, 看了看手中那枚熟悉的印章,轉身回營。

偏僻荒蕪的霍將軍府在少商領著黑甲衛與木工的一番修整之下,西邊的流民安置地已布置妥當,南邊的書院也初成模樣。

賈老大人和夫人帶著那些流民住進了西屋,男女各一室,因戰亂失去父母的孩童們,則由崔夫人送來的婢女照顧。

西北城中不少豪族聽聞程娘子善舉,紛紛派人送來糧食,銀兩。霍府門前一時門庭若市 車水馬龍······

程娘子雖然年輕,可是料理事物很有一套,那麼大的宅邸被她管理的井井有條,府里的氣氛輕松愉快。多日相處之下,賈老夫人十分喜愛少商,在少商的甜言蜜語竄托之下,居然做起了女夫子。在沒有選到合適的夫子之前,賈老夫人教孩子們簡單的識字,禮儀,賈老大人則教幼童們練武 強身。

霍府府邸任何事情都聽她吩咐,隨她調遣,無人不從。

軍營亦是如此。

想必是那個人出征之前的吩咐。

「我出征之后,霍家私印由她掌管,府內 一切事宜皆聽程娘子安排,霍家部曲由她調遣······」

前方傳來軍情緊急,好些傷員被送回救治,少商帶著府里的女娘們幫著醫侍們在臨時搭建的賬篷旁煎草藥,搗藥泥,順便幫忙包扎做一下簡單的事情。那些身強力壯的男子則幫忙擔抬傷員。黑甲衛城門駐守,以防敵軍偷襲。

戰事不定,城門緊閉,少商時不時伸著脖子在城墻上張望,一等就是十日有余‬。

歡迎進入充斥著復雜情愫、自由氣息及獨特品味的影視番外小劇場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