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漢燦爛》:從被老太厭惡到奪權成功,他們是怎麼做的?

wang 2023/01/02 檢舉 我要評論

1.

《星漢燦爛》現在已經播放到24集了。

我現在只追到一半的程度。關上了平板,默默想了一下劇情,發現宅斗這些劇情前幾集是講得很細致的。

宅斗的部分交待了程家家族大房與二房的權力更迭。

但現在宅斗劇情不僅僅是這樣,這些劇情也很大程度上交待了女主的來處與去處。

從前,由于權力旁落,女主生存環境很差,于是必須得學習陰損招數才能活下來。

現在,權力回到父母這里,但是由于母女相處并不合契,所以女主雖然不必再苦苦思考如何活下來,但是女主思考的方向變成了如何逃出這個家獲得自己想要的東西。

權力顯然不能讓人幸福。

但是權力顯然可以讓人更近一步接近想要的東西。

2.

那麼大房程始夫婦為什麼要奪二房葛氏的權呢?

這里涉及到三方的關系,程始的母親程老太,大房程始夫婦,二房程承夫婦。

確實在很大程度上推動程家地位飛升是程始。

但是在程老太心里,離得最近的卻是二房媳婦兒葛氏。

程始夫婦在外拼死拼活戰場打仗,給家里出錢,為家庭奮斗,但是家里的二房媳婦兒葛氏呢,會貪沒妳的財產,會刁難妳的女兒 ,妳辛辛苦苦為別人做嫁衣裳,妳開心麼?

那麼到底是為什麼,一家之主出錢出力,卻沒有辦法在家里享受到應有的地位呢?

這就涉及到在程老太眼里的偏向問題了。

從一開始,程老太就不喜歡程始娶的媳婦兒蕭元漪。

當然啦,在程老太眼里,兒子們都像情郎一樣,而媳婦們都是外人配不上自己寶貴的兒子。而葛氏恰好因為二房程承是殘障,程老太不喜歡,所以逃過了程老太的討厭。

而且程始一家在外征戰多年,跟程老太這麼多年離得太遠,程始對自己媳婦又很喜歡,在剛回家的時候確實是存在缺陷。

大家都會一般都會更偏向于天天能夠在眼前服侍的人。少部分人才會偏幫道理。

而程老太腦子不清,很顯然看的不是誰那邊更有道理,而完全是看自己更喜歡誰。

雖然在兒子中,會更喜歡大兒子,但是家宅里的事兒,那當然是二房的媳婦兒葛氏更符合她的要求。

葛氏之所以在家里能活這麼長時間,還能夠把大房寄回來的財產拿走貪污掉,也是有葛氏的花活兒在的。

首先,她跟程老太利益一致,都討厭蕭元漪,會跟程老太聯合起來一起對付蕭元漪。

俗話說,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

其次,對程老太深信的老神仙也很推崇,葛氏也愿意跟程老太一起搞封建迷信,從而程老太也會當自己人多說話。

第三,葛氏當初對程家確實出了很多錢,以程老太的財迷程度,也會聯合自家弟弟去葛氏布莊投錢,這利益就更捆綁在一起了。

所以程始在家里宅斗,誰贏誰輸還真不一定呢。

不過話說回來,程始當初打仗確實是需要有個人在宅子里看家的,當初也是二房在宅子里更為合適。

不能說二房就沒有為家里出力。

但是當葛氏地肆無忌憚把大房掙回來的錢貪吞的時候,這個矛盾就無法消弭了。

葛氏,大房一定要把她弄走的。

3.

程始夫婦把葛氏弄走,是從葛氏與程老太分別入手,分而治之。

第一步,在程老太面前挑撥離間。

因為葛氏等人欺負自己的女兒程少商,程始夫婦先把葛氏的得力助手仆婦給發落了,讓葛氏失去了左右臂膀。

接著蕭元漪當著程老太面兒抓住了葛氏的言語失誤,挑撥程老太跟葛氏的關系。

再從程老太身邊的胡媼入手,讓胡媼多服侍老太太,替代了一部分葛氏的功能,讓葛氏對程老太的利用價值降低。

讓程老太生活上沒那麼需要葛氏,是這一階段的目的。

第二步,就是讓程老太認識到跟誰才是利益共同體。

程少商把程老太弟弟董舅爺給告發了,罪名為貪沒軍械。而董舅爺在葛氏投了八萬貫,董氏跟葛氏是有利益往來的。

所以程老太一開始哭著喊著要讓程始把自己弟弟救回來。

這里程始親自上場,讓程老太看到自己身上的刀疤,喚醒程老太的愛子之情,以及點出軍械被貪墨,對在征戰的將士來說是事關生死的事情,從來都會受到朝廷的重責。

讓程老太明白需要與自己弟弟切割利益,否則程氏一族自身也難保。

這里程始還說如果一定要讓董舅爺回來,那只有程始自己去代替了。這完全迫使程老太心頭那桿秤偏向了程始。

這一出也切割開了程老太與葛氏的利益捆綁。

而之后程始也允諾程老太,朝廷賞賜的財物還會都給母親的。

程老太財也回來了,也認識到了董舅爺這件事是自己無法決定的,那自然也就放棄了幫葛氏說話。

第三步,將計就計分離葛氏與二房程承。

結束利益捆綁之后,大房夫婦拿回一家之主的權力,首先便是要搬主屋去。

葛氏不肯搬,推托老神仙說自己住主屋才能得兒子,來讓程老太發話令二房繼續住。

跟老神仙對上,那誰都贏不了。

這是一些宗教信仰。

程家就沒提之后會搬到大房子里住的話,等到皇帝的賞賜下來,事成定局后,才發話讓家里除了葛氏其他人都搬去新房子住。

并且拉攏了二房程承,投其所好,把賜下來的書簡都送給二房。

葛氏至此徹底興不起任何風浪,程老太不幫她,自己夫君也不幫她,她只能回房去打罵自己的夫君,惹夫君不堪羞辱要休棄她。

到家里來人將她領走時,葛氏已經實屬是完全失敗。

程始夫婦完勝,從而把家里的屬于自己的權力完整的奪了回來。

KO。

4.

其實很多人在這個世界上都會走極端,一部分人極端討厭爭斗。

覺得世界上的人都追名逐利,屬自己最明白。

于是他們早早退出了名利場,過著時而會被侵占的生活,放下世俗,可能有些人能夠求得內心平靜。

而一部分人又極端熱愛爭斗,熱愛權力。

覺得權力場中的自己是真正的自己,也利用權力去侵占、去欺壓、去剝奪他人。

于是這一部分人在權力場上熱愛搞事,挑起斗爭,從中牟利。

我認為呢,這兩種,都有其極端之處,自然都不可取。

因為人身在世上,爭斗其實不可避免,只要還想追求世俗意義上的成功,就定要學會與爭斗共處。

要保護自己,也不要欺負別人。

看清楚,想明白,認識到權力斗爭的本質,然后最大程度保護自己。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