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漢燦爛:你以為二皇子很聰明,其實不然,荒誕不羈的五皇子才是王者玩家

wang 2022/09/20 檢舉 我要評論

原著中,皇帝的十多個兒女中,一共出場了十位——五位公主和五位皇子。而電視劇中,只出場了三位皇子和三位公主。

今天我們就來說說,電視劇中出場的這幾位皇子和公主,在原著中的結局。

二公主

二公主是越妃所生的,是皇帝所生的幾個女兒中,最會討皇帝開心,最受皇帝寵愛的,也最無心爭奪權勢和榮華富貴的。二公主平生最喜風雅之事,琴棋書畫都有涉獵。

二公主和二駙馬,也是眾多皇室姻緣中,難得的神仙眷侶。 二公主擅長跳舞,二附馬則為她作曲,夫妻倆淡泊名利,最大的心愿便是于青山綠水之畔,清歌妙舞,吟誦一生。

三公主

三公主也是越妃所生,生性風流多情。她與三駙馬的婚事也是利益交換,二人并沒什麼情分。越妃教養子女特別嚴厲,三公主可不如二公主懂事優秀,她老是闖禍,所以不被越妃和皇帝待見,以致被駙馬家族輕慢。

她當年懷孕后,被氣得直接挺著大肚子跑去城外的莊園。后來她在鄉野難產,若非凌不疑及時相助,連夜扣開宮門,讓被蒙在鼓里的皇帝賜下侍醫,那一關她就過不去了。

自此以后,三公主就和三駙馬分府別居。除非有重要宮宴,礙于禮儀非要同時出席做做樣子,平時兩個人都是老死不相往來。

因此,三公主也開始在自己的公主府中養面首(在現在就是小三的意思)。但是 三公主與五公主不同,越妃對她教導格外嚴厲,三公主雖然廣邀俊俏的文士調笑親昵,但真要說什麼傷風敗俗之事,卻不見得做過。

時間有時候真的能改變一個人,何況三公主并非大奸大惡之人。在她最后一次出場中,她告訴二公主:「我與駙馬全家和好了,我與自己亂七八糟的前半輩子和解了。」

三公主就算不能和三駙馬做神仙眷侶,將來也能相敬如賓了。

五公主

五公主可是皇帝幾個兒女中,最為囂張跋扈,目中無人的。她自私嫉妒,心狠手辣,仗著公主的身份膽大包天,多次陷害少商,破壞少商和凌不疑的感情。所以電視劇中,連小越侯都不愿意讓自己兒子娶她,說不定哪天,越氏就因為她大禍臨頭了。

不僅如此,她在婚前就開始養面首。本來公主養面首,也不是稀奇事,就跟當時的皇子納側妃、良娣一樣,差別在于什麼時候養面首而已。守寡后養面首,那叫剛需,生兒育女后養面首,也算有職業道德了。像五公主這樣婚前就養面首的,那可就聞所未聞了。

后來又私自圈地、逃稅、瞞報人丁,加上陷害少商、婚前養面首,數罪并罰,皇帝下旨將她圈禁公主府,除非嫁人半步不得離開。

五公主未來的五駙馬小越侯之子,也是位眠花宿柳的好手。五公主后來嫁給他后,兩人幾乎天天打架吵架,雙方都渾身是傷,房頂都快被掀翻了。

這世上,有的人能知錯就改,有的人卻拼死也要一條道走到黑。五公主,終有一天會自食惡果。

太子

如果太子生在平常百姓家,倒也是一位仁厚君子。 可是他身在帝王家,那他的個性就過于優柔寡斷、善良可欺、偏聽偏信了。

凌不疑不只一次勸過他:「莫要任人唯親」。

可是,他從來不聽勸告。不管身邊的人,到底有無才能,只要跟自己沾親帶故的,就算犯了錯,也要想辦法為他們求情脫罪。

后來,凌不疑用太子印信私調軍隊,暗殺凌氏全族,為霍氏全族報仇,也是因為他過于任人唯親,早早地將印信交與凌不疑,讓他代為處理東宮事務,以致他和凌不疑都犯下大錯。

皇帝也終于因為,太子的監察不力與任人唯親,看清楚了太子實在沒有能力擔當儲君,動了易儲的心思。 畢竟任人唯親,可使外戚專權,霍亂朝綱。

皇后看穿一切后,請求皇帝廢去自己皇后之位,太子也可順勢辭去太子之位,宣氏一族得以毫發無傷地退出權利爭奪中心。皇后此舉的確聰明,將所有人的傷害減到了最小。

仁厚善良有時候能成事,卻也能壞事,區別在于如何分析情勢與拿捏尺度。太子和皇后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太子是敗事的那個人,而皇后卻是成事的那個人。

三皇子

三皇子一直有儲君的風范。 他認為君主無所謂仁厚與刻薄,只需依情理行事。獎賞與懲罰,原本就是君王手中的兩柄利器,上能駕馭群臣,下能治理百姓。他處事冷靜果決,不偏不倚,也從不沉溺于酒色美人。

三皇子府中有姬妾,三皇子妃之位卻一直空懸。他府中的事物與財政大權,從不讓姬妾插手,全權交由幕僚處理。

三皇子原先有個得寵的姬妾,她的父兄仗著她身懷有孕,欺壓百姓強取豪奪。后來三皇子知道了,一怒之下,不但將寵姬的父兄捉到廷尉府,還叫紀遵嚴加審訊,最后二死三流放,家產盡沒。那寵姬得知后,當夜就自盡了。

凌不疑也一直暗中幫助三皇子。凌不疑故意以太子印信私調軍隊,便是算計到太子會因此失掉皇帝的信任。

三皇子繼位后,果然「愛江山不愛美人」,在凌不疑的幫助下,將文帝留下的江山,治理得更加豐饒富庶,百姓安居樂業。

五皇子

五皇子表面上看著風流不羈,行事荒唐,實際上那只是他的偽裝而已。在大是大非面前,他十分會察言觀色。

因為生母地位卑微,他早就知道自己與儲君之位無緣,也不受皇帝與各宮皇子、公主待見。為了放棄他母妃心中不切實際的幻想,他故意不讓自己去學治世救國之論,不過書卻讀得不錯,常有獨到的見解。他不喜歡那些儒生們的典籍經文,偏好異域風土之說,上古苗裔神祇。

少商與個性自由、灑脫、不羈的五皇子臭味相投,反而與他成為了一對歡喜冤家,整日在宮中打打鬧鬧。

少商曾經問五皇子:你平素為什麼上躥下跳的惹人討厭?

五皇子道: 「我若不顛簸些事情出來,父皇都未必記得我。他若不記得我,將來封爵賞賜能落到好的麼。況且,我鬧的越愚蠢,越可笑,我那幫兄弟姊妹們就越放心。」

真正的大智若愚,不是會察言觀色,扮豬吃老虎,而是一直知道自己是什麼樣的人,將來要成為什麼樣的人,要去往何處做何事,活得清醒又自知。五皇子便是這樣的人。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