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吹半夏》王全永遠不知,許半夏與他「和解」,才是最狠的算計

古月 2022/12/14 檢舉 我要評論

許半夏和趙壘交往一年后,準備和趙壘結婚。

許半夏帶趙壘回家見父母,許半夏的父親許友仁意味深長地問趙壘:

「她結過婚你知道吧?」

趙壘平靜地答道:

「我認識童驍騎。」

《風吹半夏》許半夏的第一段婚姻,是許半夏心底的一塊疤,沒人敢輕易提起,因為那段失敗的婚姻,有三個人為之付出了沉重的代價。

許半夏的隱痛

當年王全本番,被許半夏當場發現,王全卻對許半夏上手,王全對許半夏上手早就是家常便飯。

那時候許半夏還不是「許總」,她只是個普普通通收廢品的年輕女子,她一心一意對待王全,掙了點錢還特意給王全買了新衣服,沒想到回到家里,卻看到王全在和別的女人。

王全對許半夏上手,童驍騎一心想保護許半夏,情急之下狠狠給了王全一腳。

《風吹半夏》童驍騎的那一腳,傷了王全的下半身,王全落下了病根。

一場不堪的感情,導致王全「ㄒㄧㄥ無能」,童驍騎被判五年,而許半夏落下了心理陰影。

許半夏果斷和王全離了婚,但許半夏不敢在新的感情里投入,哪怕遇到了優秀且愛她到骨子里的趙壘,許半夏也遲遲不敢邁出那一步。

許半夏很難完全信任一個人,王全的背叛是她心里的一根刺,許半夏覺得她只要碰到感情問題,就會變得悲慘。

直到趙壘用實際行動,堅定不移地選擇了許半夏,許半夏才有了再婚的想法。

就在許半夏和趙壘準備結婚的時候,王全回來了。

王全的報復

王全和許半夏失婚后,勉強靠開出租車維持生計,由于病根,王全只能用導管連接著塑料瓶子,身體上的問題,讓王全心理扭曲了。

王全打聽到了許半夏的近況,得知了許半夏再婚的消息,連許半夏的住址他都一清二楚,他想要報復許半夏,跟許半夏算清「童驍騎那一腳」的舊賬。

許半夏和童驍騎拿著十萬塊錢找到王全,許半夏想用錢彌補王全,王全卻狠狠的說:

「自從挨了那一腳,我就存不住尿了,我車上得放一個塑料桶,隨時隨地可以方便。我還整日整日的不敢喝水,有時候不能攜帶尿桶,我只能去買紙尿褲。

開出租車,忙的時候連紙尿褲你都換不了,就這樣,我也不能去澡堂子。你說,這樣,你該怎麼彌補?」

王全拒絕收許半夏的錢,他覺得許半夏毀了他的一生,是金錢無法彌補的,他想要的,是許半夏跟著他一起活在黑暗里。

王全找許半夏復仇,是因為許半夏生意做得很大,有錢又風光,她成了人上人,而他過著螻蟻般的卑微日子,和許半夏一對比,王全心態失衡了。

王全瘋狂地嫉妒許半夏,他瞪著眼對許半夏說:

「生意做得挺大呀,許總,聽說你又要結婚了,也是,你還能結婚,你說怎麼辦吧?只要你過得開心,我心里就不舒服。我這次回來,我就是想來報復你的!」

許半夏還有再婚的機會,而下半身受傷的王全再也無法擁有愛情,長達九年無愛的生活,讓王全非常壓抑。

難堪和壓力疊加,在王全心里轉化為仇恨,他需要一個情緒的出口,把這一切都怪到許半夏的頭上,就是王全尋找的發泄方式。

其實王全很清楚,當年的事他自己是有很大的責任的,如果不是他背叛婚姻,還對許半夏上手,童驍騎不可能會給他一腳。

但心理偏激的王全,為了讓自己痛快,已經不愿意去面對真相了,王全夜晚跟隨許半夏,把許半夏ㄉㄚ住院。

許半夏醒來后,趙壘說他要讓王全付出代價,許半夏卻告訴趙壘,她不想告王全了。

許半夏不僅放過了王全,還給了王全一張銀行卡,王全在看守所門外仰天痛哭,許半夏「感化」了王全,消除了王全多年的怨恨。

《風吹半夏》王全直到最后也不懂,許半夏主動與他「和解」,其實才是許半夏對他最狠的算計,許半夏的「示好」,是精明的「一箭四雕」。

許半夏的手段

王全在看守所被關了一個月,許半夏放棄告王全,王全從看守所被放出來,許半夏特意和趙壘去見王全。

許半夏打扮得略顯滄桑,她坐在輪椅上對王全說:

「這一切都能結束了嗎?王全,十年前我嫁給你,是一個錯誤,這里邊有你的錯,也有我的錯。我之前傷害了你,你現在也傷了我,你該承擔的責任,也都承擔了。咱倆扯平了吧?我希望我們都能放下,重新開始。」

許半夏這段推心置腹的攤牌,中了王全的軟肋。

王全打過許半夏之后,心里的怨氣早就減少了一大半了, 許半夏的「低姿態」,讓王全慢慢放下了防備。

許半夏坐著輪椅來見王全,就是為了讓王全誤以為自己上手很重,給許半夏造成了嚴重的傷。

王全纏著許半夏,是因為許半夏過得風生水起,他眼紅嫉妒了,他如果早知道許半夏會有這麼大的成就,當初肯定不會和別的女人混。

王全對許半夏的仇視里面,其實藏著他的后悔。

許半夏越是在王全面前趾高氣昂,高人一等,王全的心態就會越不平衡,許半夏很清楚這一點,所以她選擇了坐在輪椅上,有氣無力地面對王全。

許半夏給了王全一張銀行卡,她說每個月往里面打錢,資助他和他收留的孩子的生活。

許半夏的這招是真的高明,她用最少的錢,達到了最好的效果,這比一下子給王全十萬塊還劃算。

王全開出租車謀生,只能住在城中村最破爛的房子里,他表面上不是為錢而來,但不得不承認,王全是很需要錢的。

許半夏按月貼補,不會給王全太多,這就是溫水煮青蛙,讓王全踏踏實實過日子,許半夏每個月的打款,慢慢就會消磨掉王全的野心。

王全不再好高騖遠,也就不會再因為疾病而自卑,也就不會再找許半夏的麻煩。

許半夏反復強調自己知道王全養了孩子,是為了勸王全回歸家庭,安心把孩子撫養長大,王全能夠養孩子,說明他對家庭有渴望,許半夏打感情牌一定是有效的。

許半夏對王全說:

「收下這張卡,好好過日子吧,這輩子還長著呢,你保重。」

王全的心理防線徹底被許半夏弄崩潰,許半夏走后,王全大聲痛哭了一場。

王全的痛哭,是情緒的發泄,也是自責和愧疚,這代表他終于釋懷了九年前的悲劇,放下了他對許半夏的恩怨。

許半夏的「一箭四雕」

許半夏在王全面前精心上演了「和解」的感情大戲,許半夏還有更深的用意。

其一,許半夏不告王全,因為王全就算進去,也會再次被放出來,到時候王全戾氣只會更重,這樣做無疑是給自己留下了一個巨大的隱患。

許半夏與王全說開心里話,感化王全,才是穩住王全的最好方式。

其二,許半夏彌補王全,也消除了自己心底的愧疚,王全當年的確有錯,但不至于付出如此大的代價。

其三,許半夏放過王全,也給趙壘吃了一顆定心丸,如果許半夏對前任睚眥必報,趙壘一定會對許半夏有戒心,許半夏的寬容,反而堅定了趙壘要娶她的念頭。

送走了王全,趙壘就同意了許半夏提出的「婚前財產公證」,說明趙壘已經迫不及待要娶許半夏了。

其四,童驍騎當年坐五年牢是為了保護許半夏,許半夏和王全雙雙放下過去,許半夏把對王全的傷都攬在自己的身上,也保護了童驍騎,穩固了童驍騎的忠心。

王全和許半夏失婚的真相

《風吹半夏》王全和許半夏分開九年,王全的人生在倒退,而許半夏早就不是那個賣廢品的稚嫩姑娘了。

許半夏的眼界和計謀,已經遠遠超過了王全。

看到這對夫妻的差距,才懂當年王全為何會背叛。

以王全的思維,看不到許半夏的優秀,只會把心思放在欲望那方面,他娶了好女人而不珍惜,更不懂得跟隨許半夏成長和進步,兩個人的婚姻注定是會出問題的。

有句話說得很好:

「婚姻的紐帶,不是孩子,不是金錢,而是精神上的共同成長。好的婚姻,除了愛,還要有義氣,不離不棄的默契,以及恩情。」

目光短淺的王全,配不上許半夏,他的背叛,對于許半夏來說,其實是一種幸運。

王全和許半夏的結合,是錯誤的時間遇到了錯誤的人,許半夏嫁給趙壘,才是真正的勢均力敵,精神上的門當戶對。

王全落得要靠前妻施舍度日的下場,全是他咎由自取,看到許半夏發達后的格局,王全才知道自己錯過了什麼,可惜他早已出局。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