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升滄海:駱娘子為了離間程少商和凌不疑,都幫五公主做了哪些事

wang 2022/12/30 檢舉 我要評論

要說長秋宮里最能偽裝之人,駱娘子數第二沒人敢排第一。

在皇后壽宴上,明知五公主開始構陷程少商,駱娘子不但沒有提醒,還湊到有三分醉意的凌不疑桌前敬酒。聽到春笤吞吞吐吐污蔑程少商和五皇子時,更是一副置身事外的樣子,她真的是什麼都不知道?

五公主被程少商教訓以后,大鬧長秋宮,被皇帝罰去皇陵思過半日。駱娘子一副看熱鬧不嫌事多的樣子,如若越妃不發話,她也沒打算處置春笤。

之前看這一段覺得她有點冤枉,明明是婢女做的,她全程一概不知,越妃為何要說出那樣一段意味深長的話呢?再刷才發現,駱娘子真是個好演員。只是騙過了長秋宮所有人,卻沒有騙過越妃。

駱娘子是五公主的伴讀,是最了解五公主的人。這個公主因從小受帝后的優待,不但囂張跋扈,心思也很歹毒,一不如意就遷怒于人。從小到大,駱娘子陪在五公主身邊,無數次目睹過她欺辱別人的過程。

程少商與凌不疑定親后,成了所有愛慕凌不疑女娘的眼中釘。一向愛慕凌不疑的五公主和駱娘子也不例外,但是駱娘子一直隱藏自己的心思,表面上從不得罪程少商,但是一旦有人設計陷害程少商,就會暗中助力。

駱娘子了解五公主,五公主何嘗不了解她。她不但清楚駱娘子愛慕凌不疑,還知道她擅于算計。所以推程少商下水那天,五公主雖然貌似警告駱娘子管住嘴,其實她深知駱娘子決不會將此事宣揚出去,所以有恃無恐。

五皇子無意中介入,的確讓五公主慌了一秒鐘,不過她同樣清楚五皇子的為人。因為母親的身份低微,又不受皇帝待見,所以五皇子一直夾著尾巴做人,更別說公然與其他皇子為敵了。五公主自恃皇后嫡出,平日里沒少欺負他,所以五公主不但不忌諱五皇子,還想到了要利用他來構陷程少商的想法。

五公主說:「我看五皇兄和程少商倒是挺般配的!」這句話在普通人聽來,不過就是一句玩笑,但是駱娘子卻聽懂了。

在皇后壽宴上,賓客們的焦點在帝后妃三人身上,駱娘子卻一眼不眨地觀察著程少商的舉動,這僅僅是愛慕凌不疑那麼簡單嗎?那就把她想得太單純了。之所以如此,她是在等五公主實施構陷計劃,她好實施自己的計劃。

當五皇子跟著程少商出去以后,駱娘子就佯裝看凌不疑入迷,給春笤跟著五皇子「做證」的機會。自己則去給凌不疑敬酒。

駱娘子和凌不疑從小就認識,她深知凌不疑面冷心熱,心地善良,同情弱小。而且此時凌不疑處于微醉狀態,有可能被酒精麻痹神經,情難自禁,看到她楚楚可憐的樣子,或許會與她做出一些親昵的舉動。

心愛之人與異性有親昵之舉,對情侶的殺傷力勝過任何壓力,駱娘子深諳人性的弱點,欲一舉離間凌不疑和程少商。

只是一切按照計劃發展,五皇子和程少商私會的事從春笤口中流出時,凌不疑別說關注,就連正眼都沒有瞧她一眼就匆匆離席。待看到五皇子和程少商出現,五公主一番天衣無縫的「解說」也沒有引來凌不疑的勃然大怒。

駱娘子一心算計程少商,不想弄巧成拙,不但沒達到目的,還與凌不疑結了仇!

有些人終其一生都覺得沒過好,其實是把日子過反了,過度關注別人,忘了做好自己才是最重要的!

駱娘子明知凌不疑做事一向執著,認定的事就不會改變,非要處心積慮觸碰他的底線,得不嘗失也是她咎由自取!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