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漢燦爛番外,龍鳳胎兒女生病,少商衣不解帶地照料著

wang 2022/12/31 檢舉 我要評論

太子和蕭黛眉的婚期如約而至。

婚禮場面之浩大,出乎少商意外。

想太子殿下本是一個低調的人,再加上當今陛下崇尚節儉,這場婚禮場面怎會如此盛大呢?這貌似不符合太子殿下在少商心目中的形象。他一向謹慎自律,她可不信他是因為喜歡蕭表妹而如此費心思。

不過,太子是何許人也,若是能被少商看破,那他還有什麼資格成為儲君呢?

太子的反常,便是要告訴朝廷中的老臣,他不是好拿捏之人,也不是固守成規之人,莫要揣摩他的意圖,莫想要掌握他的喜好,想要得到他的認可,那麼唯有勵精圖治這一條路。

不得不說,太子的反常婚禮,反常表現,確實讓朝中大臣議論紛紛。這個喜怒不形于色的未來儲君,讓人難以捉摸。

眾人私底下竊竊私語,「不管怎樣,看來這太子十分重視蕭家的小女娘,要不然不會如此大張旗鼓。」

無形之中,太子殿下便幫蕭黛眉樹立了威嚴。

作為東宮的女主人,威嚴極其重要。太子殿下擔憂蕭黛眉是小門小戶出身,會受宮中之人的排擠,有了他無形之中的助力,想必她入東宮,便會少了許多的麻煩。

當然,個中心思,只有越皇后和霍不疑能夠看明白。

越皇后看在眼中,并未揭穿,她很開心,她那個沒人情味的兒子,能夠如此用心待自己的結發妻子。

霍不疑自然也不是一個多嘴多舌的人,別人幸福與否,他全然不關心。在他心目中,少商好,他便好,如此簡單明了。他這個人,最厭惡道德綁架,在他心目中,若是他連少商都保護不好,還談什麼大義。

太子和蕭黛眉的婚禮結束后,少商便也安分了許多。生活又恢復了原有的樣子,朋友們都擁有了屬于自己的生活,八卦趣事少了許多,少商便也沒有了出門的興趣。

不過,少商卻又發現了新的趣事。

那就是自家的一雙兒女,阿洛和阿梔。

兩個娃娃剛剛出生那段時日,兩個孩子除了吃便是睡,長得又不是很俊俏,讓少商一度很失望,久而久之,便也對照料小娃娃失去了興趣。

可如今卻不一樣了,兩個娃娃在奶娘精心地照料下,長得白胖白胖的,最主要的是兩個小娃娃也不整日整日睡覺了。

將近三個月大小的娃娃,如今已然知曉沖著爹爹和娘親笑了。尤其是那一雙小胖手和小胖腳,呼扇呼扇地,格外惹人喜歡。

最近的少商,整日混在孩子的房間,不肯出來。

這不,少商一邊喜滋滋地喝著甜湯,一邊樂呵呵地逗弄著兩個娃娃。

見阿梔一直伸手抓自己手中的勺子,又一直吧唧著嘴,少商笑得合不上嘴。

她實在是受不了女兒這般可愛的模樣,直接拿起勺子,喂起了女兒甜湯。

小女娃感覺到甜味,吧唧吧唧地喝了起來,少商見狀,欣喜異常,一勺一勺地喂著什麼都不懂的小娃娃。

然,她卻因為自己的無知犯了錯誤。

這麼小的娃娃,怎麼可能喝甜湯呢?

兩個娃娃,夜間忽得嚎啕大哭,嚇得奶媽立刻尋找原因,看著一直腹瀉不止的娃娃,奶媽們立刻稟告了霍將軍。

霍不疑連夜請來了太醫診治,最終的結論:誤食所致。

看著兩個小小的娃娃腹瀉不止,少商一臉自責,卻又無濟于事。

她守在阿洛和阿梔身邊,一臉愧疚,看著兩個娃娃因為腹痛兒哭鬧不止,她感覺自己的心都碎了,懷抱著阿梔也開始不自覺地抹眼淚。

霍不疑看見少商傷心的模樣,手按在了她的肩膀上,安慰道:「小孩子難免生病,莫要擔心,過幾日便好了。」

「他們才這麼小,便受這個罪,都怪我,我不該沒問過奶娘,便私自喂這麼小的寶寶吃東西。要不是我粗心大意,他們兄妹倆個根本不會生病。」少商哭得更大聲了,房間內,瞬間充斥著哭聲,霍不疑整個人的心都亂了。

他見安慰少商沒有效果,便立刻從她懷中接過了孩子,學著奶娘的姿勢,抱著阿梔,在地中央來回踱步。

奶娘看著這對夫妻倆笨拙的模樣,忍不住上前規勸:「少主公、少女君,小少爺和小小姐交給我們照料便好,妳們先去休息吧。」

少商哪里肯,搖了搖頭,從另一個奶娘手中接過阿洛,親自照料著。

夫妻兩人一人抱著一個孩子,在房間內走來走去。大約過了半個時辰之久,兩個孩子方才停止了哭聲,進入到夢鄉之中。

少商不放心,將兩個孩子抱回了自己的房間,親自照料。想到因為自己的粗心大意,導致孩子生病,她便愧疚不已。

霍不疑緊緊地抱著少商,安慰道:「我們第一次為人父母,難免有不懂之處,妳不要自責,孩子大了,便好了。」

「可是,看著他們那麼小,便那麼痛,我真的好心疼。母子連心,我現在方才懂得這句話的含義。子晟,以后妳要監督我,不可以犯這種錯誤了。」

「好。」

霍不疑將少商摟入了懷中,兩人坐在床沿邊,默默地守著這一雙兒女。

少商此刻真切地體會到,為人父母,當真是不想讓自己的孩子吃一點苦。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