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漢燦爛:駱濟通到死也不知,少商和凌不疑為了除掉她到底有多拼

古月 2022/11/24 檢舉 我要評論

在最新的電視劇劇情中,皇后壽宴上,駱濟通一直暗中觀察少商和凌不疑的一舉一動,面部表情也非常的不尋常,因為她和五公主一樣,也在憋著怎麼除掉少商。

可惜她勢單力薄,又沒有倚仗,只能暗中幫助五公主,希望能借五公主之手除掉少商,自己好坐收漁翁之利。

可惜,少商和凌不疑都非等閑之輩,二人陷害少商殺人的小伎倆,很快就被戳穿了。

駱濟通的聰明之處在于,她一直躲在暗處借刀殺人,就算五公主失敗了,事情也很難查到她頭上。所以,最后事情敗露,五公主被禁足在公主府中,駱濟通卻能全身而退。

駱濟通婚后給丈夫下毒被凌不疑查出,還妄想嫁給凌不疑

為了確保自己完全不受牽連,駱濟通提前嫁到了西北賈家。

不過,在賈家她可就太不安分了。她的丈夫本來身體就不好,在她的「悉心照料」下,她嫁過去不到一年,丈夫就死了。

為了避免閑言閑語,說她等著改嫁。駱濟通在丈夫死后,又服侍了自己重病臥床的公婆幾年,得到了夫家的大加贊賞。

幾乎所有人都認為,駱濟通不但賢惠,還很能干,有很多世家子弟都想要將她娶進門。不過,駱濟通一個都不想嫁,她跑去照顧了當時同樣在西北,因為私自調兵誅殺凌氏全族,被皇帝重罰鎮守西北的重病的凌不疑。

太子有意撮合她和凌不疑,希望凌不疑能放下過去,開始新生活。畢竟當時少商已經和袁慎定親了。

在所有人都瘋傳,駱濟通即將和凌不疑定親的消息時,凌不疑卻當著許多人的面,送了一架鏡屏給駱濟通的父親,指名是給駱濟通做嫁妝的。這一下就打了駱濟通的臉。

駱濟通一氣之下,不顧平日的「端莊賢淑」,跑去質問凌不疑:為什麼要這樣羞辱她?

凌不疑卻很平靜: 「我很早就知道五公主是什麼人了,暴戾,偏狹,驕奢淫逸,可素以賢淑明理聞名的駱娘子你,卻與她相處甚諧——你說,我是怎麼看你的。」

「駱娘子別裝了,你的用心別人猜不出,卻瞞不過我。駱氏最近數十年來暗弱,族中女娘的婚事都用來交聯權貴了。你的姑母姊妹都認了命,可你不肯,便明知賈家兒郎體弱多病,還一派大義凌然的要嫁過去,人前人后各種委屈做作,于是令尊令堂答應你,待改嫁時,一應都由你自己做主。」

駱濟通使的那些見不得光的「手段」,凌不疑早就心中有數,甚至連她的丈夫的死因,凌不疑都查得一清二楚。

當年長秋宮中,有一位體弱老邁的侍醫,駱濟通曾在他身邊跟前跟后數月,那位侍醫擅長的就是藥食調弄。駱濟通就是利用食物相克的道理,在給丈夫的食物中做了手腳,他才會這麼快病逝,不然他最少可以多活二十年。

凌不疑本來是要直接除掉駱濟通的,因為駱濟通曾經放出靈犬,搜尋在雪山中受傷的梁邱飛,凌不疑才放她一馬。

而凌不疑之所以讓所有人誤會,他愿意娶駱濟通,是因為他希望少商能幸福。他不愿阻礙她的幸福,也不能讓皇帝和太子阻礙她。所以由始至終,駱濟通只是一個借口而已。

駱濟通與凌不疑親事被毀,她懷恨在心暗殺少商反被少商逼至絕路

駱濟通愛而不得,便因愛生恨。在和凌不疑攤牌之前,她跑去找過少商。

一個男人不想娶一個女人,除非權勢利益逆差極大,不然誰也無法改變他的主意;然而連皇帝都沒有逼迫凌不疑成功,駱濟通的父親顯然更無能為力了,何況凌不疑和駱濟通本就沒有名分。

駱濟通只能厚顏無恥地去請求少商,勸凌不疑能夠娶她。

少商從來就不是良善之人,當即不留情面地回復: 「你別看我,我不愿和凌不疑打交道。我不會替你向凌不疑說情,也不會求凌不疑娶你——這是你自己的事。再說了,要是我求他他就肯辦;那我求凌不疑別來煩我,你看他聽是不聽。」

駱濟通知道自己是病急亂投醫,正準備放棄回家的時候,意外看到了少商手臂上和凌不疑一模一樣的牙齒印,知道凌不疑從來沒有忘記少商。而她被凌不疑當面拒絕,戳穿真面目后,更是惱羞成怒,暗暗下定決心,一定要殺了少商,她得不到凌不疑,程少商也別想得到。

皇后被貶為宣太后以后,幾年后就郁郁而終了。死前托付少商,將她的骨灰帶回家鄉。駱濟通暗中跟著少商,準備在合適的地方暗殺少商,來個神不知鬼不覺。

少商發現以后,一面派人去搬救兵,另一面故意請駱濟通,在她搭好的茅亭處,煮酒敘話拖延時間。

駱濟通看了看茅亭兩邊,山坡平緩,根本不能安放滾石之類的埋伏,再看了眼前方區區六七十的人馬,淡淡道:「我知道你去搬救兵了,你不用想著拖延,我和你頂多說小半個時辰的話,你今日總歸是難逃一死。」

駱濟通果然上鉤,不過壞人總是死于話多,少商被駱濟通氣得忍無可忍:

「最后再告訴你兩件事。第一,無論你勝過敵方多少人馬,絕不要在別人預先安置好的地方打仗。第二,接下來我讓你領教的一切,都是凌不疑教的!」

不等駱濟通身邊的武婢拔劍,立刻下令火燒茅亭。然而火苗仿佛被施了魔法般,只在駱濟通所在的南半面燃燒,少商所在的半座亭子絲毫無損。

原來,同樣材料搭建的一座亭子,少商那邊的木板稻草都是用水浸透的,而駱濟通這邊不但是干的,而且還刷了油,更重要的是,這里的風勢是由北向南。

少商經歷過兩次與賊匪和訓練有素的軍隊的對戰,駱濟通帶的這些整日吃香喝辣的家丁,加上少商的火攻之計,駱濟通盡管人多勢眾,也很快擺下陣來,要不是跟著駱濟通的武婢拼死守護,她必死無疑。

王延姬為夫報仇,故意「保護少商」好引蛇出洞,暗地里截殺駱濟通

駱濟通雖然最后從少商手里逃了出來,可是卻在逃跑途中遇上了,處心積慮為夫報仇的王延姬。

王延姬的丈夫樓犇,在銅牛縣通敵賣國的罪證,是凌不疑和袁慎一起查出的。樓犇為了不連累家族,當眾自盡。也就是說,凌不疑和袁慎間接害死了樓犇。

王延姬在京城勢單力孤無法動手,所以她要利用少商這次遠行,將他們三人一網打盡。她一直在暗地里監視著少商,也絕對不可能讓駱濟通破壞,她苦心籌謀多時的計劃,因為她要利用少商,引出凌不疑和袁慎。

世道有時候是不公平,但對于善與惡還是分得很清楚的,善有善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而惡也一定有惡報,不是在明天,就是在下一刻。駱濟通最終被段位更高的「惡人」王延姬所殺。

寫在最后

季羨林在《一生自在》中說:「如果總是糾纏,那麼痛苦會時時刻刻都新鮮生動,時時刻刻劇烈殘酷地折磨你,不如淡漠、再淡漠、再淡漠。」

人生如果不能忘記許多,生活便無法繼續。那些令我們不甘的事,終究已成過去;那些曾經怨恨的人,終究只是生命里的路人。

駱濟通不甘心得不到凌不疑的愛,選擇了錯誤的愛人方式,最終被這份得不到的愛,折磨得面目可憎,不但害了別人,更加失去了自己。因果循環,最終自食惡果。

用戶評論